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神級插班生 > 正文 第三千九百五十一章 軟硬兼施!
    “不對吧?散仙渡劫有這威力?”心海疑惑道。

    “要知道,散仙再次渡劫,天劫的威力是會變大的!”心河說道。

    “就算再次渡劫,應該也不可能強大到這種程度吧?”看著那天雷恐怖的場面,心海覺得這還是有些太夸張了些。

    這么恐怖的渡劫場面,怎么看都不像是散仙渡劫。

    “這就很難說了,不過有宇師弟在,想必也出不了什么事,咱們就當看看熱鬧好了!”心河搖搖頭說道。

    那場面確實有些太夸張了,這難免也讓他有所懷疑。

    “說的也是!”眾人點點頭,哪怕心中有再多的懷疑,也絕對不會對程宇的實力有什么懷疑。

    他們實在想不出這個世界還有什么力量能夠阻止程宇。

    就算王朝也不可能!

    他們就算打的過程宇,他們打的過兩萬白骨戰斗嗎?打的過那幾只異獸嗎?打的過神樹嗎?

    雖然司徒世家的人都很好奇后山的天空之上的恐怖異象,但是后山是所有弟子的禁地,在沒有得到允許的時候,沒有人敢前往查看。

    后山!

    “死了!都死了!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我和司徒世家了!”司徒德天激動的大吼道。

    沒有了圣城的威脅,司徒世家永遠都不用再遵循祖訓了。

    嗖!

    可是天雷慢慢的消失了,金光在陣法之中閃爍。

    司徒德天驚訝的擋住眼睛。

    轟!

    天雷消失,一聲炸響,一個巨大的金色寶塔出現在陣法的上方!

    “這......這是什么?”司徒德天一臉吃驚的望著上方的金色巨塔。

    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金色巨塔之下突然飛出無數身影!

    “你......你們......”司徒德天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一個人都沒死?

    這怎么可能?

    他們竟然破開了九曲天雷陣,而且一個人都沒有死,怎么可能有這樣的事?

    但是這些人卻是貨真價實的站在他的面前!

    豈止是司徒德天,即便是其他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回過頭來看著身后的九曲天雷陣內已經是面目全非,頓時心驚不已。

    沒有想到圣主真的救下了他們,而且還帶他們脫離了陣法,這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個都敬佩不已的看著程宇,這個圣主的實力實在是深不可測,連這么恐怖的陣法都能夠安然無恙,而且還保住了所有人的性命。

    尤其是司徒世家的人,他們可是聽說過九曲天雷陣的恐怖,剛才更是親身的體驗了其恐怖。

    沒有想到就這么輕易的躲過了這一劫!

    “師兄,你認輸吧?這是真正的圣主,你別再執迷不悟了!”司徒德海看著愣愣發呆的司徒德天說道。

    圣主的實力如此強大,他們想要跟這樣的圣主作對,這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更何況,之前他們想要殺掉圣主,可是圣主不計前嫌,還救了他們司徒世家這么多人一命,他們還能夠對圣主下手嗎?

    嗖!

    司徒德天沒有任何話語,清醒過來的第一反應就是逃離后山,逃離司徒世家。

    司徒德天這一跑,所有人的心中一驚,甚至很多司徒世家的人都著急了。

    畢竟司徒德天做出那么沒有人性的事情來,連他們自己人都要坑殺,他們自己心里那一關都過不去。

    不過,他們心里雖然不希望司徒德天跑掉,可是卻也沒有人上前去追。

    倒是三大世家的人速度比較快,但是還有比他們更快的。

    只見司徒德天飛起而走,卻見懸在天上的金色巨塔直接就飛出去朝著司徒德天給壓了下來。

    轟!

    一聲巨響,金色巨塔扎扎實實的落在地上,卷起數十丈的塵土,其他人趕緊第一時間向著身后退去。

    “司徒德天被抓住了?”風義倡疑惑道。

    “應該是被抓了,圣主出手,他怎么可能逃的掉!”東方和言說道。

    “這么大的巨塔砸下來,怕是已經被砸成肉餅了!”陳睿陽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倒是便宜他了,要不然就他的所做所為,將他千刀萬剮都不算過分。而且,就算我們不動手,怕是司徒世家的人也不會放過他吧!”東方和言說道。

    司徒世家的老祖可都在這里了,結果差點被司徒德天一下子給全滅了。

    要不是圣主的實力太過強大,將他們所有人都救了下來。雖然他們三大世家的損失也不少,但是損失最大的絕對是司徒世家本身。

    沒有了這些老祖的坐鎮,就算是修真界的一些較大的勢力都能夠把司徒世家給滅掉,更不要說其他世家了。

    雖然他口口聲聲說這是為了司徒世家,其實還不是為了自己的性命,要不然他豈會這么做。

    所以不管結果如何,司徒德天已經成為了司徒世家的罪人!

    “師伯還活著嗎?”一個司徒世家的老祖看著巨大的金色巨塔,心中震撼不已。

    “都這樣了,怎么可能還活下來!”

    “就算死了,那也是死有余辜。要不是圣主相救,我們早就被他先殺死了!”有人卻是一點惋惜之情都沒有。

    雖然司徒德天是他們的長輩,可是沒有誰會去尊重一個差點殺死自己的長輩。

    現在看到他有這樣的結果,雖然也有人感覺到惋惜,但是那畢竟只是少數。

    嗖!

    金色巨塔突然化作一道金光回到了程宇的體內。

    所有人都盯著金塔壓下來的地方,那里除了一個巨大的土坑之外,再無其他了。

    “連渣都沒有剩下?”眾人一愣。

    這也太慘了吧,一個渡劫期后期的老祖,修煉了數千年的時間,沒有想到最后卻是落得這樣的下場,如同這些飄飛的塵土,消散在這個世界。

    “圣主!我們司徒世家違背了祖訓,犯下了死罪。但是還請圣主放過司徒世家,如果真的需要有人來承擔責任的話,圣主就取我的性命吧,只求圣主留司徒世家一條活路!”司徒德海跪在程宇的面前,慚愧的說道。

    對于司徒德天的死,司徒德海心里也是唏噓一片,但是眼前卻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需要解決。

    不管這件事是不是司徒德天一手策劃的,但是司徒世家違背了祖訓卻也是事實。而且還顛倒黑白,想要殺掉圣主。

    從這一點來說,司徒世家已經犯下了死罪。

    尤其是他們現在意識到這個圣主的實力有多么恐怖的時候,他已經興不起半點再與圣主作對的想法了。

    如果再走司徒德天的老路,那只能徹底的毀掉司徒世家。

    看著司徒德海的行為,司徒世家的人真正的被感動了。跟剛剛死掉的司徒德天相比,司徒德海的人格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只是其他人卻把目光都放在了圣主的身上,不知道圣主會怎么決定。

    司徒世家的每個人只感覺自己的心“砰砰砰”的快速跳動著。

    如果圣主真的要處死司徒德海,那他們該怎么辦?又或許圣主要處死他們所有人又該怎么辦?

    “起來吧!”可是讓所有人意外的是,程宇的聲音很平淡!

    “圣......圣主,這是什么意思?”司徒德海疑惑道。

    “既然此事是你師兄所為,那他已經付出了該有的代價。至于你們,雖然事情不是你們所決定的,但是你們卻是參與者,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我暫且記下了,若是你們想要免除懲罰,以后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圣主看著司徒世家數十個老祖,說道。

    “這......多謝圣主不殺之恩!多謝圣主!”司徒德海一愣,趕緊磕頭道。

    “多謝圣主不殺之恩!”其他人也是欣喜不已,趕緊跪下來朝著圣主磕頭道。

    剛才他們的心里可真的是緊張的不得了,就怕圣主不會放過他們。就算放過了他們,肯定也不會放過司徒德海。

    可是讓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圣主竟然如此仁義,竟然放過了他們所有人。

    雖然圣主說了會懲罰他們,可是卻也給了他們將功抵罪的機會,只要司徒世家以后表現好,他們便可以逃過罪責!

    “都起來吧!你們每個人都要記住今天在這里發生的一切,否則,到時候受到懲罰可不僅僅只是你們,而是你們整個司徒世家!”程宇看著這些人說道。

    “是!”眾人心中一驚,這句話可把他們堵的死死的。

    如果他們以后再做錯事,那后果可就是很嚴重的,那必須要讓整個司徒世家來買單了。

    這個代價太大了,而且,他們已經見識到圣主的強大了,他們哪里還敢有異心?

    現在他們只希望以后要如何來彌補今天的過錯,好讓司徒世家免除他們的責罰。

    “如今他們三大世家已經選擇了回歸圣城,現在聽聽你們的想法吧!”程宇說道。

    該硬氣的時候就要硬氣,但是該軟的時候也要軟一些。

    留下一個完整的司徒世家遠遠要比除掉一個世家要劃算的多。

    相信經過此事以后,司徒世家的這些老祖心里會很有數的,也許司徒世家以后還會成為圣城一支強大的力量。

    至于他手上有更多的力量來對付王朝,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