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朔明 > 第四十六章 各有心思不自知
    李老根喝醉了,但是并沒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當高進帶著蘇德進了他的營帳時,他雖然有些發懵,但還是穩了下來。

    “李管事,這位是我叔叔蘇德臺吉,他本是這阿計部的主人,但是卻被烏力罕這個老賊……”

    高進把蘇德的身份和來意都說了出來,說蘇德想借助綏德商幫的力量干掉烏力罕,而蘇德上位之后自然會給綏德商幫行商的好處。

    “這,這個……”

    李老根猶豫起來,他壓根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于是一臉的猶豫和躑躅難言。

    “李管事,事到如今,我便直說了,只要你愿意幫我除去烏力罕,我有一筆大買賣能和貴商幫做!”

    蘇德誤以為李老根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索性把自己的底牌給掀了出來,“每年至少萬斤的鐵器交易,我想對貴商幫來說也是筆大買賣了。”

    李老根聽得目瞪口呆,出塞經商,最暴利的莫過于鹽鐵茶布這幾樣,其中鐵器布匹都是十倍以上的利潤。

    李老根是山西人,他們那邊潞安澤州都是出鐵的地方,精鐵也就差不多銀錢三分半一斤,萬斤精鐵也就三百多兩,雖然路上轉運消耗頗大,可頂多翻個一番,但是只要賣到蒙古人手上,那就是三千多兩的生意。

    “每年萬斤?”

    李老根的聲音有些發抖,他這輩子最多也就摸過幾百兩銀子,一想到眼前的韃子竟然要和自己談那么大的買賣,他都有些傻了。

    “沒錯。”

    “李管事,我這位叔叔不是信口開河之人,他說這鐵器生意每年萬斤那就絕對錯不了。”見李老根再次看向自己,高進故作冷靜地說道,能否誆騙住蘇德,就看接下來李老根夠不夠聰明了,“李管事,古北寨那里,不是有商幫的馬隊么,這生意只要談下來,您便能升任大掌柜。”

    “對啊,商幫的馬隊閑著也是閑著,幫一把蘇臺吉也沒什么!”

    李老根恍然大悟般的一拍大腿道,然后朝著蘇德道,“蘇臺吉,商幫幫你不是不行,但是你說的買賣太大,大到我都不敢相信,以貴部的情形,我……”

    看到李老根欲言又止的詢問,高進亦是心中大定,這老家伙果然聰明得很,他這么一問,反倒是比直接一口答應更容易取信蘇德。

    “這些鐵器自然不是我阿計部買去,而是有其他大部要買,只要貴商幫能穩下這生意,日后自然有更多好處……”

    蘇德沉聲說道,他也是從安插在烏力罕身邊的細作那里知道,烏力罕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搭上了察哈爾部的門路,幫察哈爾部收購鐵器,要是真讓烏力罕做成了,自己想要奪回汗位,那就更加希望渺茫了。

    “蘇臺吉,這口說無憑,你要我如何相信你。”李老根眼珠子一轉,卻是直接朝蘇德道,“商幫的馬隊出動,若是有所損傷,我可擔待不起,您說的大買賣,那就是再大也只是空口白牙罷了,你叫我如何說服其他人。”

    “那李管事的意思是?”

    蘇德也是果斷之人,看到李老根還有些猶豫,索性問道,“李管事想要蘇某如何表示誠意。”

    “好,蘇臺吉果然痛快。”李老根見到蘇德上套,一旁的高進毫無表示,心里面懸著的心徹底放下,亦是直接道,“蘇臺吉,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也知道這鐵器買賣的規矩,得先付定金。”

    看到李老根理直氣壯地討要定金,蘇德也不惱怒,甚至直接道,“這是應有之意,不過我這里現銀不多,只能奉銀百兩,若是李管事還不滿意,我可以用皮貨馬匹再相抵部分。”

    “那便按蘇臺吉說的辦,我這次帶來的貨物,便請蘇臺吉盡快折換成馬匹皮貨。”李老根故作沉吟,過了會兒才道,“只是商幫的馬隊,不是我一個人的,若是馬隊到時候覺得蘇臺吉你這里不對勁跑了,可不關我的事。”

    看著和蘇德胡扯的李老根,高進眼中閃過異彩,這李老根以前肯定是個經驗豐富的老騙子,他這番話絕對讓蘇德深信不疑。

    蘇德和李老根又商量了一番后,方才心滿意足地離開,當他走后,李老根才癱倒在地,看著高進的目光一言難盡。

    “巴老弟,你可是把老哥我給坑慘了,這要是萬一出了差池,我這商隊上下都得死啊!”

    “李老哥,正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現在這結局不是皆大歡喜嗎!”

    高進可不覺得李老根真有看上去那么害怕,他要是膽子小的話,剛才就不會想到主動下套,從蘇德那里糊弄銀子。

    “巴老弟,事情都到這地步了,您還不打算告訴我,您到底是什么人?”李老根看著高進,一本正經地問道。

    “我是誰重要嗎?”高進自語著笑了起來,然后看向李老根,低聲問道,“你是聰明人,應該看得出我一身麻煩,你確定想知道我是什么人?”

    “哎,別,聽您這么一說,還是算了,老漢我還想多活幾年,只是接下來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等著拿錢就是,明天換好東西,咱們就啟程回古北寨。”

    “好,回去好,早點回去早太平。”

    李老根也巴不得拿了銀錢貨物趕緊走,騙人可不是件容易事,萬一對方想起些什么,或是瞧出些什么,那可就要真交代在這里了。

    翌日清晨,哈巴丹特爾便帶著東西來了,那包價值百兩的碎銀被他親自送到李老根手上,然后又拿了不少皮貨馬匹和商隊交易,直接把李老根帶來的貨物給換了個清光。

    李老根也沒有逗留,幾乎哈巴丹特爾前腳剛走,他就讓手下把營地收拾清楚,便離開阿計部的大營,都不需要高進催促,就趕著伙計們快馬加鞭,朝古北寨去了。

    這趟出來風險大歸大,可是李老根也賺了個盆滿缽滿,只是這成了一錘子買賣,起碼阿計部這邊他是不敢再來了。

    離開茂水掌后,高進便和李老根他們分道揚鑣,先行回古北寨去了,臨走之前,他朝著李老根亮出自己那塊四海貨棧的朱紅牌子,和他想得無差,這塊牌子分量不小,起碼李老根在看到之后,眼神不再飄忽,應該會去古北寨尋他。

    ……

    河口堡里,張貴點齊官軍出了關墻,眼下古北寨里商隊越來越多,他正好前去把高家商隊那批皮貨都給賣了,然后想法子從晉商那里多弄些鐵器。

    四海貨棧里頭,張貴找上關爺,雖然他平時很囂張跋扈,可是在關爺面前卻絕不敢擺譜,“關爺,這可是大買賣,萬斤鐵器,轉手就是三千兩,以后只多不少。”

    “這鐵器我幫你留意,其他事我不管。”關七看著口沫橫飛的張貴,起身相送道,他早已派人查了張貴的老底,想不到他做的腌臜事那么多,而且和黑沙那伙馬賊勾結也不是一年半載的事情,這如此種種都讓關七不怎么信任張貴。

    當張貴在古北寨大肆收購鐵器的時候,高進也趕了回來,而且直接去見了關爺。

    依然是四海貨棧的練功房,這一回關爺沒有舞刀,反倒把手里的毛巾扔給高進,“好好擦把臉。”

    “看起來你已經做好準備了。”關七看著人雖然疲累,但是精神十足的高進,直接問道。

    “關爺……”

    高進剛要回答,關七已自開了口,“張貴那里,你不用擔心,等他死了,自有人會去找徐通。”

    徐通是神木堡千戶,張貴便是他手下心腹,高進印象里聽父親提過,那位徐千戶是個氣量狹小之輩。

    “你殺張貴沒關系,但是張貴死了,他的因果你就得擔著。”關七朝林河說道,張貴是給徐通做事情,“徐通那里,你需得做好準備。”

    “是,關爺。”高進應了下來,自己頂替了張貴,就要為那位徐千戶做事,倒也是應有之意。

    “對了,關爺,我這次去阿計部,發現阿計部正在為某個大部收購鐵器。”

    “是察哈爾部吧,這事情你不用去管。”

    聽著高進的話,關爺擺手道,那察哈爾部的林丹汗,年紀不大,野心倒是不小,打主意打到了河套蒙古這邊。

    聽到關七口中的察哈爾部,高進亦是馬上明白之前在阿計部時,蘇德為何吞吞吐吐的了,大明朝和蒙古的貿易,都集中在右翼蒙古,對于左翼蒙古,尤其是自詡蒙古共主的察哈爾部,朝廷向來極為戒備。

    看起來這又是一個有用的消息,想到阿計部和察哈爾部之間隔了整個土默特部,高進覺得可以用來制約蘇德。土默特部經歷連年內斗漸漸衰弱,如今汗位雖然定了,可是素囊臺吉手握近萬部眾,不過是表面臣服于卜失兔這個侄子罷了,今后少不得還要打上一場。

    只不過土默特部再內斗,要是知道阿計部偷偷給察哈爾部收購鐵器,不管是卜失兔也好,還是素囊也好,只怕都要先收拾了阿計部再說。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