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朔明 > 第一百零七章 俺愿意
    “升哥!”

    徐府前的大街上,看著被馬武這群阿弟們押著的徐三才,陳升一臉的驚詫,當日他們離開堡寨時,馬武他們在回家看過自家阿娘后,便回了高府代他們守靈,卻是沒想到居然在這地方碰上了。

    “這是怎么回事?”

    陳升點了點被五花大綁,滿臉淌血的徐三才,朝馬武問道。

    “升哥,這廝從翟大府里出來后,回家沒多久就換了身下人衣裳……”

    見陳升發問,馬武便回答起來,原來他們一群人住在高府里,除了每日守靈之外便是練武,但是少年心性,總歸是耐不住性子,再加上他們也覺得要為高進分憂,便自然而然地默默注意起堡寨內各家動靜。

    高進走時把堡寨交給秦忠、倪大、馬巢三人,不過他們卻不知曉,暗地里早就被馬武這群少年給盯上了,要是他們敢作出背叛高進的事情,只怕就會被他們給取了性命。

    “阿兄,你忘了,這街面上到處是我的眼線,這幾個賊廝鳥出門時鬼鬼祟祟,還帶了弓弩,我才和武哥兒過來拿下了他們!”

    馬武身后,陳發探出頭,一臉的自得,陳升走后,他看到馬武他們都搬進高府,便也攛掇了阿娘一起住過去,說是要給阿大守靈,留下阿娘在家里不放心。

    陳發本就是孩子王,住到高府里,又多了馬武這群哥哥們給他撐腰,在街面上倒是越發地有牌面,堡寨里家家戶戶的屁大孩子都認他做大哥。

    秋收過了以后,堡寨里人家自沒那么忙,所以那些孩子都是整日在街面上玩耍,于是都成了陳發的眼線,今日點了狼煙以后,雖然整個堡寨大亂,下面幾個村里的人都擠了進來,可倪大馬巢他們還算機警,留下了各村青壯,只放了老弱婦孺進來。

    當時高府里因為有木蘭在,倒是不曾亂了半分,原本馬武他們是要去寨墻幫忙守備,卻被木蘭喝止,只是讓他們隨自己巡視街面,穩住了堡寨里的秩序。

    后來高進得勝歸來的消息傳來,于是原本藏家里的那些娃兒孩子復又上了街,結果正好叫徐府附近的兩個娃兒看到徐府里有人鬼鬼祟祟地出來,還帶了弓弩,于是便跑去給陳發通風報信。

    “阿兄,你可不知道,剛才這幾個賊廝鳥還想和咱們放對,卻是叫武哥兒他們一個照面就放倒了!”

    陳發眉飛色舞地說道,馬武倒是靦腆地笑了起來,一群半大少年里,他年紀最大,也才十五歲不到,雖然身體沒長開,可是三五歲就開始習武,那日日演練的刀法招式早就熟稔于心,遇上徐三才這等三腳貓功夫的大人,自然是不夠他打的。

    “對了,阿兄,我也賞了那賊廝鳥一磚頭呢!”

    “行了,就你能耐!”

    陳升看著一臉意猶未盡的阿弟,倒是不好呵斥他犯險,不過他也不會去夸這小子,只是朝馬武他們道,“做得不錯,不過你們拿了徐三才這老狗,徐府里沒動靜?”

    “好叫升哥知曉,咱們拿了這老狗以后,徐府里聽到動靜,也有人沖出來想要搭救,不過都叫嫂……木蘭姐給殺了個落花流水!”

    馬武回答的時候,朝著徐府打開的大門看了眼,滿臉的敬畏。

    高進不在,木蘭便是高府的主人,馬武陳發他們也都把木蘭當成了嫂子,在他們心里也只有木蘭才配的上高進這位二哥。

    馬武他們出門要抓徐三才,木蘭放心不下,自然是帶了人給他們壓陣,結果徐府那些沖出來救人的下人就被她一個人給殺退了。

    “原來是木蘭姐。”

    陳升的臉也抽了抽,他們這群伙伴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傻大膽如同王斗楊大眼他們,遇到木蘭也是心里發憷,徐府那些下人犯在她手上,也是倒了血霉。

    說話間,陳升領著倪大他們和馬武一起進了徐府,只見徐府的大院里,跪了一地的徐家人,木蘭大馬金刀地坐在一張馬扎上,正自點著從徐府里抄出來的金銀,那雙鳳眼笑得瞇成了月牙兒。

    陳升沒敢打擾數錢的木蘭,木蘭是高家的大管家,向來管著銀錢用度,誰都知道木蘭數錢的時候,是萬萬不能打擾的!

    顯然和陳升一樣,馬武陳發他們也都很清楚木蘭的脾性,都是眼觀鼻鼻觀心地站在那里,一言不發,靜靜等著木蘭把那箱金銀數完。

    “居然連四百兩都不到!”

    木蘭數完錢,不由皺了皺眉,然后抬頭看向陳升他們道,“阿升,回來了,老爺可曾說過,要如何發落徐家人?”

    “木蘭姐,二哥說了,只誅首惡,徐家人暫且饒他們性命。”

    “行,那這里便交給你了,我這就回府準備吃的,再讓人燒水。”

    木蘭懶洋洋地從馬扎里站了起來,然后點了點那箱從徐府里搜刮出來的金銀道,“這徐家不可能就這么點家產,等會兒你們再仔細搜一遍,實在不行,就把這里的地皮都給掘了。”

    “是,木蘭姐您放心,咱們到時候一個銅錢都不給他們留下。”

    陳升一口答應道,木蘭是財迷,那是給窮怕了的,先前在河谷地的時候,那可是恨不得把錢掰成兩瓣花兒,兒他也清楚接下來高進到處都要花錢,自然得把徐府上下給搜刮個干凈。

    木蘭帶著英娘她們離開了,這段日子,她每日都帶著她們練武,如今這些當日曾被馬賊凌辱的女子個個都是穿著男子的短打衣衫,腰里掛著薄刃雁翎刀,神情冰冷,看著就叫人望而生畏。

    “木蘭姐真是越發威武了!”

    等到木蘭走后,陳升才干笑著朝身旁的馬武他們說道,英娘那些可憐女子還是他們救下來的,只是想不到這短短時日不見,就被木蘭操練得這般可怕。

    “阿兄,你可不知道,那些阿姐練武的時候有多瘋!”

    陳發亦是心有余悸地說道,木蘭姐手下那幾個阿姐練武的時候,壓根就沒把自己當人,全是拼了命往死里練,勸都勸不住,就是木蘭姐叫他們和她們互相切磋,馬武那幾個阿兄都打不過她們。

    陳升搖頭笑了起來,他知道這些女子受過的苦難,她們跟著木蘭那般拼命練武,只是不想再把自己的命運交給老天爺,而是要把握在自己手上。

    吩咐馬武他們看住徐府后,陳升只帶了徐三才這個已經被打得半死的徐家家主往堡寨外而去,而倪大和馬巢則是分頭去了另外兩家拿人。

    堡寨口,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翟大帶來的幾車糧食已經見了底,不過還有近一半人都沒領到糧食,其實當日高進留下的糧食本就不夠分,甚至還敲打了翟大他們一通,要他們填上這數目,本來翟大他們若是照辦,高進是不吝日后給他們好處的。

    只是翟大他們本性貪婪,最后還是落進了高進的算計里,又被秦忠擺了一道,被高進拿捏住了把柄,生死全在高進的一念之間。

    “高爺,小人家里實在是沒余糧了。”

    翟大硬著頭皮朝高進說道,這時候堡寨口那些官軍都打了火把,把整個寨門口照得亮堂堂一片,他身前還排了好長的隊伍。

    盡管領不到糧食,可是排隊的人群卻沒有半點騷動,因為大家都相信高進不會食言。

    這時候陳升押了徐三才過來,一起的還有徐家的兩個家奴,“二哥,徐家的糧食正在裝車,一會兒就送到。”

    “那就繼續發糧食。”

    高進點了點頭道,這次他回來時,其實也從古北寨帶了不少糧食回來,不過能不動用是最好的,畢竟接下來他當了這個百戶,河口堡的官軍是要他來養的。

    聽到高進的話,人群里再次響起了歡呼聲,而隨著高進的命令,自有一隊官軍進了堡寨,組織里面的老弱婦孺住進百戶府,至于外面的青壯,那便只能擠擠露宿街頭了,不過有高進親自坐鎮,整個堡寨里人心大定,堡寨里的人家也愿意拿出自家的鋪蓋給他們用。

    天完全黑下來時,倪大和馬巢把另外兩家也給抄了,從地窖里搜刮出來的糧食全都裝車運到堡寨大門口,最后發掉了大半。

    河口堡上上下下兩百多戶人家全都領到了足夠過冬的糧食,而這足以讓所有人都對高進感恩戴德,翟大看著那些領完糧食后,擠在一塊兒的堡內青壯們臉上狂熱的神情,估摸著這時候高進就是帶著他們造反,也沒人會猶豫。

    “鄉親們,咱們河口堡向來窮困,但不是大家不夠勤快,而是以前張貴盤剝太甚。”

    高進站在了大車上,看著底下黑壓壓的一大群人大聲道,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河口堡內幾乎所有青壯勞力都在這里,而且民心可用。

    “我也不瞞大家,接下來高某倒是要坐一坐這百戶的位子!”

    “高爺,只有您當了這百戶,大家才有好日子過!”

    秦忠第一個高聲喊起來,他自忖自己沒什么本事,唯有往死里拍高進馬屁,才能在倪大馬巢他們這群人里顯出些存在感來。

    “對,秦總旗說得對,高爺您當了這個百戶,大家才能吃飽飯!”

    很快人群里有人跟著喊了起來,就連四周的官軍們亦是紛紛鼓噪起來,他們可都還記得在河谷地里,雖然要操練,要干活,要守眾多的規矩,可是卻能吃得飽,還能吃到肉,都是舍不得那樣的日子。

    直到人群發泄了情緒,高進才繼續高聲道,“咱們河口堡這地方不算差,靠著窟野河,只要把水渠修起來,大家都能種上水澆地,不用發愁來年的收成。”

    “眼下難得咱們河口堡五村的青壯都在這里,高某便有話直說了,接下來高某想要組織大伙一起興修水渠,每個村子都不落下,而且高某也不要大家白干,自有工食銀發給大家!”

    聽到高進這番話,底下的人群頓時炸開了鍋,河口堡里帶著河口兩字,便是河口堡靠近窟野河,比起其他地方來,河口堡這里是不缺水的,但是興修水渠這種事情,沒有人組織那是萬萬不成的,過往張貴在時,哪會管這種事情。

    河口堡里那些水渠還是前朝時候建的,雖然早就破舊不堪,但過去仍是叫百戶府霸占著,大家都是從窟野河挑水澆地,如今聽到高進要大修水渠,誰不高興!

    “高爺,這修水渠是大大的好事,大家都受益,哪還能拿您的銀子。”

    人群里,有年紀大的連聲道,大明朝的苛捐雜稅多,賦役也重,而且比起前面歷朝歷代來,大明朝最混賬的地方,便是百姓服勞役,官府壓根不管飯,還得自備干糧給官府做工,甚至還要應付差役的勒索。

    高進要修水渠,不但管飯,還給發工錢,對河口堡的百姓來說,那是聞所未聞的事情,更遑論這水渠修成以后,是對大家都有好處,而不是只有高家能占去。

    “對,咱們不能要這錢,收了那是昧了天良的……”

    看著紛紛叫嚷起來的青壯們,高進一時間也是愕然無言,這大明朝的官府到底是爛到什么地步,居然讓百姓覺得做工拿錢是昧了良心,難怪日后居然叫金錢鼠尾的韃子占了江山。

    “二哥,能省則省啊,咱們管飯就是,木蘭姐可還在府里等著呢!”

    高進站著的大車邊上,陳升看到高進沉默,連忙在一邊壓低了聲音道,他知道自家這位二哥向來覺得“付出便該有回報!”,眼前的這些青壯們出勞力,就該給工食銀,可是這全天下,官府要百姓做工都是不給錢的,反倒是要自備糧食銀錢。

    “阿升,這世道如此,是錯的!”

    高進看著陳升,一字一字地說道,然后他看向了那些河口堡的百姓,抬手示意,看到高進動作,原本嘈雜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等著高進發話。

    “高某既然要組織大家興修水渠道路,大家付出勞力,做工拿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大家不必爭論了,愿意給高某做工的,自去找秦總旗那里報名。”

    高進大聲說道,然后跳下了車,而底下人群在錯愕片刻后,才爆發出了陣陣歡呼聲,然后便是此起彼伏的,“高爺,俺愿意!”的喊聲,接著秦忠便被涌來的人群給淹沒了。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