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朔明 > 第一百零八章 勞動是萬靈藥
    長夜將過,黎明前的黑暗漸漸消散,整座河口堡靜悄悄的,靠近堡寨大門的空曠地上,五座村莊的青壯們和衣而臥,人挨著人睡在一塊兒,幾個人蜷著,底下是堡寨里人家給的茅草墊著,上面則是被蓋湊合著。

    高進并沒有回高府,同樣領著一群伙伴在寨門口將就了一晚,翟大父子戰戰兢兢地過了一夜,昨晚這位高爺說了要組織眾人興修水渠道路,堡寨和治下五村沒有一個青壯落下,尤其是那些百戶府過往收攏的流民,更是長跪在地上求高爺收留。

    “阿大,你還好嗎?”

    翟寶看著醒來的翟大,不由輕聲問道,他阿大年紀大,身子骨不如他強壯,他生怕這一晚上熬下來會病倒。

    “兒啊,你總算是開竅了。”

    翟大睜開眼,瞧著頭上裹了圈白布的兒子,滿臉感慨,自家這一劫可算是過去了,說話間,翟大看向不遠處被綁在木樁上,嘴里塞了破布,只剩下半條命的徐三才幾人,心中人有余悸。

    翟大本以為昨晚高爺會當場砍了這幾個豬狗的腦袋,可是沒想到卻只是被綁在木樁上示眾,高爺說是要等神木堡那邊的官身文書下來,再處置徐三才幾人。

    這等年紀,做事情就如此滴水不漏!著實叫翟大心生畏懼,他看向兒子道,“兒啊,你今后可要記著,萬不能再行事莽撞,沖撞了高爺!”

    “阿大,我想明白了,我要去高爺手下做家丁。”

    翟寶低著的頭抬了起來,看著老父,一臉認真,他過去仗著家里有財,沒少干混賬事,可是經過這番大變,見識到高進這位小高爺的威武仁義,才曉得自己要是繼續渾渾噩噩下去,遲早沒什么好下場。

    “你,……哎,也好,去給高爺當個家丁,說不定以后還能有大出息!”

    翟大聽到兒子的話,一開始有些發愣,畢竟他就這么個兒子,可是仔細想想,兒子這是頭回有了上進的心思,就算給高爺當家丁要上陣廝殺,也好過如今這般。

    父子兩人對話時,天開始亮了起來,隨著青壯們陸續醒來,這時候堡寨里自有馬武他們護衛著木蘭一行,用大車裝了煮好的粥松了過來。

    小米粥的香氣隨風而散,勾得那些青壯們都是肚子里直叫起來,不過卻沒人上前亂了秩序,昨晚他們在秦忠那里報名給高爺做工,秦忠也是把話講了明白,高爺重規矩,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講究。

    “木蘭,來了啊!”

    看到一臉英氣的木蘭,高進干笑了起來,他昨日本該回府里,聽陳升那小子說,木蘭給他燒了洗澡水,還整治了不少好吃的菜肴,結果他徑直在堡寨門口呆了一夜,壓根就沒回去,這時候見到木蘭,難免有些歉疚。

    “老爺,先吃一口,待會咱們總能回家了吧!”

    木蘭心里是有些怨氣的,不過她更加心疼看上去顯得有些憔悴的高進,她還記得沒有出塞前,高進哪怕長年習武,可也是白白凈凈的,如今卻黑了一大圈,胡須如劍戟,瞧著像是辛伯口中那位張三爺。

    “等放完粥,安排完各村的老弱婦孺回去,我就回去。”

    高進忙不迭地答道,然后笑呵呵地從木蘭手里接過那碗添了碎肉的醬香小米粥,開心地喝了起來。

    六口大鍋一字排開,英娘她們六個女子站在鍋前,老練地給來打粥的青壯還有官軍派粥,里面不乏有幾個光棍多瞧她們幾眼,只是都被她們那冰冷的眼神給嚇到了,心里直道不愧是高閻羅府上的,就是女人也這般兇悍。

    秦忠機靈,看到木蘭站在高進身邊,連忙從別處搬了張馬扎一溜煙小跑過來,臉上堆笑道,“魏姑娘,您坐。”

    “秦總旗,有勞了。”

    木蘭大方地坐了下來,然后朝秦忠謝道,而秦忠看到高進也為此多看了他一眼,更是樂得連連道,“魏姑娘客氣了,要不是有您在,這堡寨里還不知道得亂成什么樣呢?”

    聽到秦忠這句話,高進不由有些詫異,然后喝完碗里剩下的粥后,看向木蘭,而這時候秦忠則是很自覺地退了下去,雖然有人私底下說魏姑娘出身不好,可他卻是清楚得,這位魏姑娘在高爺心里分量不一般,遲早是高府內宅的女主人,高爺性情冷峻,這馬屁拍的太多未必管用,倒不如好好在魏姑娘身上多花些功夫討好。

    “不過是女人家的事情,沒什么好說的。”

    木蘭微微蹙眉道,不過見高進仍舊盯著她,最后還是說了自己帶著英娘她們管理堡寨內女眷秩序,省得那些婦人們互相廝打鬧起來。

    聽著木蘭細說,高進才恍然明白過來,邊地女人都是性子潑辣的居多,而且女人嗎,大多心眼比較細一點,河口堡這地方又窮困,就是一針一線都能起爭執,昨日狼煙一點,河口堡下面村子里那些婦孺進了堡寨里避禍,里面可不缺和堡寨里婦人素有仇怨的。

    要不是還有韃子的威脅壓著,只怕那些婦人們自己就先能廝打起來,后來高進歸來,韃子被打退的消息傳回來,所有的青壯男人都被留在堡寨口,也虧得木蘭帶了英娘她們巡視街面,否則指不定堡寨里那些婦人能鬧成什么樣!

    高進聽罷也是沉默,他倒是不覺得這有多可笑,自古道人窮志短,邊地苦寒,那些窮困人家的女子有時候甚至還要掩門賣笑去當土娼,只為了幾個銅錢罷了。

    這堡寨里的女子們有仇怨爭吵,說穿了還是太窮了鬧得,因為窮所以什么東西都要爭!

    什么都爭,怎么可能不慪氣以至于結仇!

    “木蘭,這個冬天,我打算組織堡寨里的青壯們修水渠,修道路,我想了想堡寨里的女子也不能閑著,等會兒回去你出面,就說我愿意花錢雇她們給做工的青壯們漿洗縫補衣服,有針線活好的,你也組織起來,給阿升阿斗他們量了尺寸做衣服。”

    高進想了想,河口堡今后是自己的地盤,比起古北寨其實更加重要,畢竟古北寨孤懸塞外,又有總兵府那層關系在,日后真要做大了麻煩也多,自己規劃的那些產業倒是不能全放在那里,還是在河口堡比較踏實。

    “又要花錢。”

    聽到高進又要花錢雇女工,木蘭一下子眉頭蹙緊了,朝高進壓低了聲音道,“老爺,咱們錢再多,也不能這么花啊!”

    “這也花不了多少錢吧?”

    高進算了算,雇堡寨里的女子做些漿洗縫補的活,還當真花不了多少銀錢,一個冬天下來左右也不過百把兩的樣子。

    “老爺,帳不能這么算,這里花個百把兩,那里用個百把兩,用不了幾次,那就是千把兩銀子沒了,等到開春,就算商隊能直接去韃子那里做買賣,這一來一回又是兩三個月,這要是萬一中間出什么事需要用銀子可怎么辦?”

    木蘭認真地說道,甚至還比劃著個高進算起了賬來,在她看來既然給那些青壯們發了工錢,那他們家里的婆娘出來干些縫補漿洗的活兒也是應該,哪有一家人做工拿兩份工錢的事情。

    “這樣不太好吧!”

    聽到木蘭盤算著要怎么讓堡寨里那些婦人女子打白工,高進不由猶豫道,不過最后在木蘭兇狠的目光逼視下,他還是妥協了,“那這事情就交給木蘭你來辦吧!”

    “只是,也要稍微給她們些福利,不,是好處,不然人家要是不好好干活磨洋工怎么辦?”

    “磨洋工?”

    “就是偷懶的意思!”

    “大家在一塊兒干活,互相都看在眼里,哪個敢偷懶,這傳出去,名聲還要不要了。”

    木蘭不以為然地說道,覺得高進就是想太多了,這邊地哪處地方有軍將叫治下百姓干活,不但管飯還給錢的,河口堡里過去被千戶府叫去做活的人家,還得自己帶糧食過去呢!

    “行了,這事情就交給我,扯幾塊土布出來做賞,就能叫她們賣命干活了。”

    最后高進只能聽從木蘭,畢竟木蘭說得有道理,接下來要花錢的地方太多,該省還是得省,青壯們要掘土挑擔運砂石,接下來又是大冬天的,是該拿工錢,可是他們家里的婆娘,本來就要做縫補漿洗的活,好像確實不用再出這份錢了。

    日頭完全升起來時,青壯們都喝了粥,想到接下來給高爺做工還有工錢拿,個個都有使不完的勁。

    “來來來,都給我站好了,羊兒溝的站這邊,馬家村的去那頭……”

    秦忠這個新鮮出爐的工頭走馬上,畢竟眼下堡寨里能識文斷字,又能被高進委以重任的也就他一個,這時候就是向來不服氣他的倪大和馬巢也只能乖乖領著手下軍丁站在一旁聽他差遣。

    “這回去以后,非得下苦功認字讀書。”

    倪大和馬巢看著秦忠一臉嘚瑟地在那里點名記錄,心里發了狠,他們聽馬軍說了,高爺晚上會教陳升王斗他們識字,只要他們愿意也能去學,聽說以后高爺還要在堡寨里建個學堂,教娃娃們讀書。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