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朔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安全感
    聊得夜深,高進才離去,范秀安的見識是他認識的人里最廣博的,即便是閑談,也能讓他了解到其他很多有用的信息。

    送走高進,范秀安坐了回來,朝身旁的范勇問道,“你覺得這位高爺如何?”

    “這位高爺是豪杰,就是太仁厚了些。”

    范勇是常年跟著范秀安做生意的心腹,見慣了各自爾虞我詐和邊地貪婪入骨的軍將,頭回碰上高進這樣“愛民如子”的,一時間還真不好做評判,只是他心里面始終是佩服高進這樣的人。

    “仁厚,倒也貼切,只希望不是婦人之仁就好。”

    在古北寨的時候,范秀安見識過高進立威的手段,言談中也能窺探到高進的野心,本以為兩人是同類,只是沒想到這趟河口堡之行卻叫他看到了高進的另一面。

    白天里河口堡上下對高進的那種崇敬,范秀安都看在眼里,這固然能說是高進得了人心,可也全是高進用白花花的銀子還有糧食換來的,只是這樣做長久得了嗎?

    河口堡這種窮地方,范秀安是瞧不上的,而且按著高進那等性子,在這河口堡百姓身上也盤剝不出什么銀兩,日后高進要賺錢,終究是要落在古北寨那里,而這便是可以拿捏高進的軟肋。

    這般一想,自己這趟河口堡來得也算值得!范秀安笑了起來,高進這種豪杰固然能得人,但也就囿于一地罷了,倒是讓他先前的擔心顯得有些多余。

    “去把那爐子取來我看看!”

    在古北寨的時候,范秀安也見過那取暖用的煤爐,只是當時不曾放在心上,今晚他住在高府,隨從自帶了上好的銀霜炭點了取暖,沒有半點煙火氣,倒是叫他一時忘了這茬事。

    “是,老爺。”

    范勇去了角落,將那土黃色的煤爐拎了過來,這煤爐是用陶土燒的,外面箍了幾層鐵圈加固,內里是加眉的地方,底下有風門,高府下人拿過來時還配了煤餅和火鉗。

    范秀安也拎了拎那煤爐,入手沉得很,和在古北寨那里全用鐵打的有些不同,“點了試試!”

    “老爺,這東西煙氣大。”

    “無妨,把窗開了就是。”

    在古北寨的時候,用過煤爐的范秀安當然曉得這物件的好壞,取暖不比他用的炭盆差,只是那味道重了些,范秀安這些年養尊處優,自然是有些不習慣,可他作為商人自然瞧得出這煤爐的商機。

    范勇見過高府的下人是如何升煤爐,于是便將煤爐拎到廂房外,先是塞了引火的木屑碎木,點燃以后等火旺了才把那高府下人口中的蜂窩煤塞進去,這時候天已入冬,晚上西北風大,都不需要往火門扇風,那冷風灌進去不一會那烏黑的煤團便見了紅,這時候范勇才領著提手拿進房內。

    “老爺,這煤爐味大,您擔待著些。”

    范勇一邊說話,一邊給窗開了條縫,煤爐點了以后,屋子里著實暖得很,外面冷風灌進來,反倒是叫人有些舒適。

    “你覺得這煤爐怎么樣?”

    范秀安起身,負手走到窗前,由著那進屋后不怎么冷的風撲在臉上,笑著問道。

    “這煤爐太過笨重了些,不過用起來倒是方便。”

    范勇老實答道,然后他盯著那煤爐,皺了皺眉頭,試探著問道,“老爺覺得這東西能賺錢?”

    范家商號入綏德商幫最晚,在鹽引的利益上占得最少,所以范秀安是七大掌柜里最銳意進取的那個,其他六家商號瞧不上的小生意,他都愿意做一做,更何況在他眼中這煤爐生意真能做起來,也不算小生意了。

    不說邊地,就是整個西北也都是苦寒之地,每年冬天哪里沒有人凍死,反倒是稀奇事。

    這取暖一事上,富家大戶自然是用得起木炭,可是普通百姓到了冬天,要么囤積柴火,要么便燒煤取暖,只是煤炭這東西大家用得極少。

    “自然能賺錢,如今這木炭價格年年都在漲,這煤爐能替代木炭取暖。”

    范秀安口中說道,大戶人家都用木炭取暖,可是像銀霜炭這種沒有煙火氣的上好木炭卻是要用好木材入窯仔細烘烤制成,陜西這邊本就林木不茂,年年用木炭,這木炭價格自然是水漲船高。

    高進讓匠戶造煤爐,是為了讓河口堡的百姓不必再受凍寒之苦,至于靠這煤爐賺錢,他倒是想都沒想過,一來這煤爐構造簡單,你拿到市面上去賣,稍微有些手藝的匠戶看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至于那蜂窩煤也是同樣的道理,無非就是把煤壓碎了摻入黃土再重新捏制成型。就是造了拿來賣,也不過是一時賺筆快錢罷了。

    范秀安則不同,一來綏德商幫勢大,二來則是他自家的范記商號在神木東路甚至大半個陜西都有分號,更何況這煤爐的生意里,后續那賣蜂窩煤這等消耗品才是真正的大頭。

    “這煤爐你也看到了,不過是用陶土燒的,外面箍了鐵圈,真要算成本,也就一錢銀子不到,不說那些中戶人家,就是普通人家也用得起。”

    “若是這西北地面上,家家戶戶都用煤爐,每日消耗的蜂窩煤得要多少?”

    范勇心下立馬算了筆賬,也不由咋舌不已,眼下市面上多是拿煤炭來治鐵,這煤爐生意一旦做起來,每日消耗的煤炭必然難以計數,而且這生意做起來以后,怕是西北地面上那些開礦的大豪都要承自家老爺的恩情,這可等于是硬生生開辟出了好大財源。

    “老爺,這么好的生意,那高爺就不曾動了心思?”

    仔細想了想,范勇最后遲疑了下,還是問道,這煤爐可是那位高爺讓匠戶打出來的,自家老爺能想到的,這位高爺難道就想不到嗎?

    “動了心思又如何,這生意我做得,他做不得,他就是做了,也不過賺一時之財。”

    范秀安頗為自負地說道,這煤爐和蜂窩煤是好東西,可是別人要仿制也簡單得很,也只有綏德商幫能全部吃下來,畢竟煤爐仿造容易,但是那每日消耗的蜂窩煤才是賺錢的大頭。

    “只是如此一來,反倒是我欠他人情了。”

    范秀安自語起來,然后看向范勇,“等明日天明,你騎快馬回去一趟,河口堡要的這批東西,你親自督辦,另外數量上多加一些,糧食牲口也都翻個一倍。”

    范秀安是生意人,換了普通人弄出這煤爐蜂窩煤,他必然是強取豪奪,不會這般客氣,可高進不一樣,值得他這般加碼。

    “是,老爺。”

    范勇點點頭,他跟著范秀安許多年,當然曉得自家老爺在這煤爐生意上真正想要的還是西北那些開礦的大豪們的交情。

    “高老弟啊高老弟,你這是故意為之,還是……”

    想到高進,范秀安臉上不禁有些躑躅難定,他和高進也算半個朋友,打過交道,可現在仔細想來,還是窺不破高進的心思。

    ……

    回到書房的高進自然想不到范秀安居然目光那般敏銳,看到煤爐后便意識到這里面的商機,只不過就像是范秀安說的,這種要靠壟斷才能獲利豐厚的生意,當真不是現在的他能插手的。

    “老爺,這湯正熱,你剛好喝了解解酒!”

    高進萬萬沒想到木蘭一直沒睡,反倒是在書房里升了爐火,一直給他熱著親手做的胡辣湯,只等他回來。

    于是明明在范秀安那里喝了一肚子茶水的高進,還是很自然地從木蘭手里接過碗羹,眉頭不皺半下地喝了個精光。

    “老爺,怎地去了那么久,那位范掌柜沒為難你吧?”

    接過空掉的大碗,木蘭開心地笑了起來,卻沒有發覺高進臉上的笑意有幾分勉強。

    “這位范大掌柜是精明人,他還要為為他打開鹽路,怎么會為難我?”

    高進自說起來,如今堡寨里能和他商量大事的不多,但木蘭絕對是其中一個,也不知道當初魏叔那大半年怎么教的木蘭,都快趕得上那些老江湖。

    “鹽路,什么鹽路,他們綏德商幫不就是咱們這邊最大的鹽販子嗎!”

    木蘭眉頭緊蹙,這邊地還有神木東路的私鹽販子,說穿了全都是綏德商幫下面討飯吃的,私鹽販子們手里販賣的私鹽,還不是鹽場里的官鹽,無非是他們沒有鹽引不能光明正大地做買賣,可是這貨源可都是綏德商幫那里漏出來的。

    “這位范大掌柜野心不小,想爭一爭那會長的位子。”

    高進當下自把范秀安說的那些消息告訴了木蘭,只聽的木蘭臉色不停變化。

    “如今揚州那邊,南商勢大,我以前在神木堡也聽其他地方的商人說過,只是這草原上的鹽路可不是那么好趟的,老爺你可得小心行事。”

    木蘭過去大半年跟著義父魏連海,去過不少地方,天南海北的消息也聽過不少,這揚州的鹽商之爭自然是知道一些,只是不如范秀安說的那般細罷了。

    草原上有鹽不假,那茂水掌里就有鹽洞,可是范秀安要的是打通鹽路,是可以支撐起整個神木東路乃至于陜西地面上的私鹽,又豈是區區一個鹽洞能滿足的。

    “你放心,這件事上我自有主意,鹽路哪是那么好打通的,左右不過是先吊著他,等咱們日后兵強馬壯了再說不遲。”

    看著滿臉擔心的木蘭,高進自是笑起來說道,好寬慰木蘭,免得木蘭又誤會他要去弄險,說起來他其實并不喜歡做冒險的事情,先前無論是殺張貴,還是用那些韃子首級和總兵府做交易,都是不得已而為之,如果可以的話,他自然是愿意把河口堡經營起來,直到麾下有個千把家丁才會有些安全感。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