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金庸絕學異世橫行 > 正文 【498】兩人兩毒
    葉清玄輕微一嘆,語氣深重地道:“想來是有人在貴妃娘娘的飲食中投放了此物,而且長時間投放,累積了極大劑量,最終將貴妃娘娘的經絡全部郁結,而那些大量的精元對于習武之人來說,還可以通過調理化為罡氣納入丹田,貴妃娘娘不習武功,這些精元積聚全身,尤其是丹田之內,只怕會令她常年不適,尤其以腹脹頭痛居多,除此之外,還會有精神恍惚之狀,明明困倦乏力,偏偏精神亢奮,徹夜難眠……”

    虞圣嘆和南宮長生聽得眉頭緊皺,面面相覷,反倒是旁邊的貼身宮女驚呼出聲,大加贊同:“是啊,是啊……娘娘就說總是頭疼,還有腹痛……娘娘也總是整宿整宿睡不著覺……神醫說的一點都沒錯。”

    得到了貴妃娘娘貼身宮女的證明,南宮長生和虞圣嘆頓時升起希望。

    虞圣嘆來回踱步,搓著手道:“是了,是了。那‘大雷音破天丸’乃是當年羅破敵研制之物,數量之巨,歷史罕見。若說這里面沒有涅羅的功勞,打死我也不信。羅破敵死后,九宗瓜分日宗遺產,定是沒少得到‘大雷音破天丸’,若是再偷偷加入姐姐的飲食之中……”

    虞圣嘆想到此處,突然心有所悟,連忙止住話語,看了周圍的太監和尚宮女一眼,冷聲道:“好了,這里沒你們的事,退下吧。”

    “遵命。”這些負責照料虞貴妃的太監宮女施了一禮,齊齊退下,最后只剩下一名老和尚和兩名貼身宮女。

    “嗯?你們……”虞圣嘆微微一愣,皺眉詢問。

    “虞大人息怒。”老和尚笑嘻嘻地一禮,歉然道:“我們幾個是奉了陛下的命,必須時刻留在娘娘身邊,不得離開半步,否則身家性命不保,還請與虞大人莫要為難。”

    哼。

    虞圣嘆冷哼一聲,轉身對著葉清玄道:“既然如此,還請華神醫稍稍移步。”

    虞圣嘆拂袖離去,穿堂過室帶二人到了三樓的一個隱秘廂房,確認左右無人之后,方才一臉緊張地問道:“華神醫,如你所言,可是我姐姐身邊親近人出了問題?否則怎能日積月累到這個地步?”

    南宮長生連連點頭,“虞大人分析的有禮。而且此人一定是娘娘最信任的一個,否則絕不會至此。”

    葉清玄捋著胡須,嘆息道:“老朽只是大夫,不是探子。具體是什么情況,老朽可不敢斷言。”

    “那先生可有辦法為家姐治病?”虞圣嘆追問道。

    “方法倒是有,但……極為兇險。”葉清玄實話實說。

    “方法何在?”虞圣嘆目光堅定地道。

    葉清玄想了想,道:“要救虞貴妃,必須打通她全身上下經脈,尤其是腦脈。而論及這種方法,世上恐怕只有兩種東西可以做到……”

    能做到打通“大雷音破天丸”造成的經脈淤積?

    葉清玄的這句話簡直要嚇死南宮長生和虞圣嘆。

    一瞬間二人同時變得興奮起來,如果這個華佗所言非虛,豈不是可以將“大雷音破天丸”的藥效發揮到極致,又不怕有任何副作用,豈不成了神丹?

    南宮長生和虞圣嘆對視一眼,齊齊想到了這輝煌的可能性。

    “何物?”虞圣嘆激動異常,直接沖上來緊緊握住了葉清玄的雙手,大喜過望道:“無論何物,只要存在這世上,我拼盡全力,也要找到……”

    葉清玄想了想,微微一嘆,道:“這兩個東西,都是至兇至險之物,又都是‘武林十大奇毒’之一,一個是‘萬蝕毒蠟’,另一個便是‘朽元甘露’。”

    “啊!?”南宮長生大吃一驚,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治療“大雷音破天丸”的關鍵,竟然是兩個極具腐蝕性的“武林十大奇毒”!?

    “這兩種劇毒,可以從哪里得到?”虞圣嘆幾乎咬牙切齒地問道。

    葉清玄幽幽說道:“兩個人——‘人面獸心’周正學,‘刀邪’宗軒。”

    **********

    嗚,嗚,嗚——

    江寧府的大街上,無數身穿白蓮教服飾的教眾排列整齊,從街上列隊而過。

    挨家挨戶的民眾被趕到街道兩旁,跪倒在地,不斷地叩頭祈愿。

    這是一支極為龐大的游行隊伍,打頭的是五十名白蓮教僧團的白蓮僧高手,每個人都手持蓮花法杖,頭戴僧帽,緊隨其后的五十僧眾則拿著木魚,一路敲敲打打,口念彌勒佛號。

    再之后,挑著長幡的武士有上百人,接下來便是白蓮教的騎士,上百名美女信徒,接著才是隊伍的核心部分,一座巨大的蓮花法座,底下裝著輪子,由兩百名赤著上身的壯漢合力推動,其后是不斷散發白蓮教義傳單的教眾,再是敲鑼打鼓的隊伍和護衛……

    這支龐大的游行隊伍,正中法座上端坐的,便是大吳國的皇帝霍爾頓。

    這位肥頭大耳的碩大胖子,簡直就是豬妖轉世,寬大的下巴足有十層,肚大十圍,雙手過膝,巨大的肚皮站起來能耷拉到膝蓋上。

    臉上抹著奇怪妝容,所有眉毛全都剃掉,在距離原本眉毛一寸的腦門上,又重新紋了兩個小黑圓點,稱為“天上眉”,雪白的臉上還涂著白粉,簡直像個藝妓一樣。

    “吳皇出宮,眾神避讓;眾生平等,無間無生。”

    幾名功力深厚的護衛站在蓮花法座的正前方,一路前行,一路高喝。

    四周百姓沒有一人敢抬頭看上一眼,好奇之人的腦袋早就被砍下來掛在了墻頭。

    幾乎完全是匍匐在地民眾們,口中喊著彌勒佛祖的佛號,同時攤開雙手,手心朝上。蓮花法座上還站著四名絕色美人,人人手中一個羊脂玉凈瓶,不停用柳枝向外拋灑水滴,稱之為“圣水”,號稱能醫治人間百病,但前提是你必須對白蓮教的信仰足夠虔誠。

    這一派邪教作風,看得縮在角落里的宗軒滿眼冷光。

    妖言惑眾,貽害民間。這等妖孽,比涂毒江湖的魔門還要可惡……

    “大叔?你生氣了嗎?”小男孩在宗軒身后問道。

    宗軒冷冷看著街外,最后冷冷說道:“記住了,日后我不管你是要從善還是從惡,但只要遇到邪教中人,不問因由,一劍殺之。”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