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金庸絕學異世橫行 > 正文 【499】他鄉相逢
    “大威天德圣王——大吳皇帝陛下駕到!”隨著外間的一聲高喝,已經成了豬妖般的霍爾頓被四個膀大腰圓的壯漢抬進了小樓。

    聽著樓梯嘎吱嘎吱的響聲,葉清玄真怕一個堅持不住,整棟小樓都被壓塌了下去。

    “虞圣嘆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不等霍爾頓等人到近前,虞圣嘆便帶著南宮長生和葉清玄便跪倒在地,迎接這位南方大吳政權名義上的主子。

    “起來吧,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氣。”霍爾頓說話都喘著粗氣,但見到虞圣嘆之時,卻在臉上硬擠出一副笑容,遙遙一擺手,一股拖力就將三人還未來得及落地的身子給抬了起來。

    葉清玄眉頭微皺,這位大吳的皇帝看上去比以前更胖了,但功力也更見強悍。

    顯然這位大吳皇帝也不是個自甘為傀儡的蠢貨。

    大吳政權的權力架構極為復雜,雖然依托邪教白蓮而成國,偏偏又搞了世俗的那一***出一個皇帝。

    既沒有搞****,也沒有獨尊皇權。

    正如他們政權體制學習的大西藩國那樣,教權和皇權早晚會發生沖突。

    霍爾頓能夠崇信虞圣嘆,不僅僅是為了貪戀美色,很大程度上還是為了培養跟自己一條心皇親國戚,增加與教權競爭的砝碼。

    想明白這一點,霍爾頓能夠縱容虞圣嘆與自己親兒子爭寵,也就可以理解了。

    霍爾頓扶著自己耷拉到膝蓋的大肚子,看著葉清玄的瞇縫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笑容可親地問道:“虞愛卿,想必這位就是你提及的華佗華神醫了吧?”

    “正是。”虞圣嘆答道。

    “草民華佗見過皇帝陛下。”葉清玄上前一禮。

    虞圣嘆連忙笑道:“哎呀呀,華先生乃是陛下的太醫院大學士,哪里還是草民,該稱臣。”

    霍爾頓哈哈大笑,擺手道:“務須多禮。華先生世外高人做派,稱臣就有些羞辱先生了。你我之間,當以江湖身份論處,我便稱你一聲華兄吧。”

    “誒,微臣不敢。”葉清玄有病才會跟他稱兄道弟。

    霍爾頓滿意大笑,他敢稱呼葉清玄為“華兄”,葉清玄卻不能稱呼他為“霍老弟”。

    “華先生,我虞愛妃病況如何?”霍爾頓問道。

    虞圣嘆連忙將葉清玄的診斷說了一遍。

    聽到虞貴妃身旁有人暗算,霍爾頓眉頭大皺,殺氣頓時飆升。

    “陛下息怒,下官當有辦法將此人搜查出來,問個水落石出。”虞圣嘆連忙壓低聲線說道。

    “還查什么?”霍爾頓冷冷一笑,“既然身邊人有問題,那還等什么一一排查,來人啊,將虞貴妃身邊之人,系數浸入糞坑中溺死,不得收尸……”

    葉清玄聽得目瞪口呆,而虞圣嘆和南宮長生放佛早已知曉是這個結果一般,不動聲色地默許了下來。

    哎呀我去……

    霍爾頓這貨不但狠毒,口味還挺重啊!

    十余名白蓮教的高手紛涌進了虞貴妃的寢榻,不一會便拖著里面數名宮女太監向外離去,任憑那些宮女太監如何哭嚎,霍爾頓只是挑著指甲里的贓物,毫不在意。

    待小樓為之一空,霍爾頓才嘆了口氣,“傳我旨意,命白蓮密使尋找周正學與宗軒二人,我當以重金求此二閑出山,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

    “遵命。”旨意之下,自有屬下領命而去。

    霍爾頓緩步進了床榻,摸了摸虞貴妃的粉臉,沉聲道:“華神醫……”

    “微臣在。”

    “我虞美人便交予神醫診治了。只不過無論是周正學還是宗軒,都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找到的人物,不知先生可有備選方案?”

    葉清玄連忙道:“這……若是根治,必須有此二物,但若是延緩病癥,微臣還是有些手段,可以一試。”

    “那便交給愛卿了。”霍爾頓長身而起,沉聲道:“華神醫為貴妃治病,不能分心,我看從今日起便留在宮內吧,南宮愛卿,虞大人,若無特殊事情,便不要打擾華神醫了。”

    南宮長生與虞圣嘆面面相覷,不敢忤逆,只能拱手告退,同時朝著葉清玄連連眨眼,讓他切莫惹怒霍爾頓。

    我靠!?

    這是要軟禁我嗎?

    葉清玄不由得心中冷笑,就你個肥頭大耳的胖子,也想威脅我?

    “既然陛下要求,微臣便留在宮中吧。”葉清玄深拱一禮,答應下來。

    “來人!”霍爾頓有些困乏地揮了揮手,“待華神醫下去休息。”

    兩名宮女上前,為葉清玄帶路離去。

    “華神醫……”沒走兩步,葉清玄又被霍爾頓喊住,“我兒霍霆玉身體也有些不適,還請幫著診治一二。”

    “遵旨。”葉清玄領命離去。

    霍爾頓說是小王子有病,待葉清玄問過之后,才知道不但是小王子,還有后宮幾位平日里受寵的嬪妃全都抱病在床,只不過病癥七七八八,雖然沒有姓名之憂,卻是無法在御前爭寵。

    尤其有幾位貌美的嬪妃,身上更有糜爛之創,不但自己痛苦不堪,身上異味還極為惱人。

    葉清玄只用了半日時間,就診斷出這些嬪妃幾乎無一例外,全部中的是蠱蟲之毒,只是下蠱的位置不一,表現出來的狀態也各不一樣。

    葉清玄心中明了,這些人定然都是卷入宮中爭寵的倒霉蛋,被涅羅那個混蛋下蠱整治,就算最后有機會治好,恐怕身上也會留下疤痕,失寵成了必然。

    可看了這些之后,葉清玄心中反而更加疑惑……

    為什么其他嬪妃只是中了蠱毒,而獨獨虞貴妃是受了“大雷音破天丸”的戕害呢?

    唉,這宮中相爭,想想就覺得頭疼,還是不理為妙。

    找準了小王子和極為嬪妃的下蠱位置,葉清玄或是施以銀針挑出蠱蟲,或是以藥物殺死,位置兇險的,就已藥引勾引蠱蟲離體,不過一兩日光景,就把后宮大大小小二十多名嬪妃和王子全部醫治,神醫之名更加響亮。

    這一日,葉清玄剛剛為虞貴妃施針完畢,延緩她發病的時間,回到自己在后宮居住的小樓,面對明月高懸,他推窗而坐,不點燭火,任憑明亮的月光照入房間,獨享這清幽時光。

    一個冷清的身影飄然而至,落在窗外不遠處的院墻之上,冷冷看著葉清玄。

    “你來了?”葉清玄淡淡一嘆,“你跟了我兩日一夜,今晚終于來了。”

    宗軒目光直直地盯著葉清玄,最后嘆息一聲,“我說天下之大,怎會突然鉆出個華神醫,原來那個妙手回春的人,果然是你……”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