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神醫棄女 > 第4210章 大慈悲印
    到了這步,葉凌月幾乎可以十成十肯定,這次伏擊事件,一定和長孫雪纓有關。

    先伏擊,再救人,借著施恩之名,獲取車輦。

    不得不說,論起卑鄙和算計,長孫雪纓可算是葉凌月見過的人中,排得進前三的存在了。

    “她也有佛印,難道她也修了佛像,可是她不是道門的人,怎么可能修繕佛像。”

    葉凌月暗想道。

    “不過好在,她只有一個佛印。”

    大巫的語氣里,有幾分嘲諷,也有幾分慶幸。

    對于長孫雪纓這樣的趁火打劫之輩,一向民風淳樸的匠矮人部落,是不歡迎的。

    尤其是長孫雪纓還提出了要購買車輦。

    若不是女族長還要偽裝傷勢未愈,只怕當場就會發作了。

    長孫雪纓并不知道這一切,她本以為,女族長會滿口答應。

    可沒想到,她卻收到了冷遇,連人帶著她的濟世慈悲印,一起被趕了出來。

    “大巫就不怕,我和長孫雪纓是一伙的?”

    葉凌月聽罷,試探道。

    “我也活了一大把年紀了,這么點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

    大巫喝光了肉糜湯,笑道。

    “可是,長孫雪纓會這么就放過我們部落?”

    龐骨擔憂道。

    他去過比丘廢城,也算是見識過長孫雪纓的手段了。

    那女人,連九命佛都不看在眼里。

    “她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你們也看到了,她和龐咋走得很近。她敗興而回,龐咋就跟只癩皮狗似的,跟在她后頭。真是丟盡了我們匠矮人部落的臉。”

    大巫呸了一聲,滿臉的鄙夷。

    “不過族長的意思是,先清理族內的內奸,再想法子對付道門。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我們大不了搬出老山區。”

    大巫說道。

    她又寬慰了葉凌月和龐骨幾句,就起身告辭了。

    “對了,楊念師。那些佛印,你要小心保存,切不可胡亂使用,今日你救了女族長一命,應該已經耗費了一枚慈悲印。如果能夠集齊一百枚慈悲印,也許,會有奇事發生。”

    大巫起身時,遲疑片刻,還是說道。

    “大巫此言何意?”

    葉凌月說罷,看了看手背。

    沒有動用念力時,這些佛印都是看不出來的。

    不過,就如大巫所說,的確,在治好了女族長后,幾十枚佛印中,黯淡了一枚。

    所以她的救治,也并非全無代價的,而是要耗費慈悲印,也就是佛印?

    “我也只是聽族里的老巫說起過。老巫是我的師父,去世已經多年。她說一枚慈悲印,那叫做小慈悲印,若是一百枚慈悲印融合在一起,那就是大慈悲印。曾經的昆侖女皇,就擁有大慈悲印。可也有一種說法,女皇隕落時,已經將大慈悲印分解,所以女皇的大慈悲印,已經失落在外。我能提點你的,也就這些了,還望你善用慈悲印,切不可像那長孫雪纓那樣,肆意妄為。她濫用慈悲印,早晚有一天會結出惡果。”

    大巫嘆息道,佝僂著老邁的身軀,走出了屋舍。

    葉凌月沉默片刻,思忖著大巫的話。

    “葉凌月,我……我想留在匠矮人部落幫助部落找到內奸,否則,我不放心離開。”

    龐骨說道。

    “我也有這個打算,我們還有幾天時間,可以在匠矮人部落逗留下。我對你們部落的兵器也很感興趣,我們也剛好可以等待比翼祖鳥王那邊的答復。”

    葉凌月頷首。

    女族長的傷勢雖然控制住了,但是想要痊愈,怕還是要她照看著。

    大巫的醫術不俗,可她年紀很大了,怕有所不便。

    龐骨一聽,也很是歡喜,幾人當即決定,現在匠矮人部落逗留三天。

    葉凌月幾人在匠矮人部落短暫停留,另一方面,長孫雪纓被女族長拒絕后,很是惱火,怒氣沖沖,走出了部落。

    “長孫掌教,還請息怒,族長年紀大了,冥頑不靈,我一定讓我娘好好勸勸她。”

    龐咋邁著短腿,跟在長孫雪纓身后,又是道歉,又是哈腰。

    長孫雪纓紅唇微抿,輕嗤道。

    “既然是年紀大了,不如直接讓她退位讓賢,勸說有什么用?要知道,人年紀越大,越是固執,根本聽不見各種真知灼見。你娘不是副族長,她年富力強,剛好可以取而代之。她如果成了族長,你就是少族長,將來匠矮人部落就是你的了。等到我們這些外來的念師一離開,你就是整個昆侖舊址的主人了。”

    掌心里的那枚慈悲印,被長孫雪纓握在了手中。

    她想到了女族長的不識好歹,就滿肚子火氣。

    上一次,也是這個匠矮人部落。

    一個不起眼的叫做龐骨的矮人,幫助葉凌月用了一件皮囊衣,就騙過了太陰圣女,導致了比丘廢城的淪陷。

    一想到比丘廢城如今滿目的瘡痍,還有好些道門念師被海賊們抓走,長孫雪纓心底的怒火就更盛了。

    “這……我娘怕是不會答應。她雖然心高氣傲,卻獨獨服氣族長一個人。”

    龐咋做夢都想當族長。

    可女族長在族里的威望實在是抬高了,他娘一點機會都沒有。

    “那就讓她改變主意,必須答應。”

    長孫雪纓冷笑。

    “你有法子?”

    龐咋大喜。

    要是能說服他老娘篡位,他什么都愿意答應。

    通知昆侖舊址,這是多大的誘惑啊。

    他在這個環境險惡的老山區,早已經呆膩了。

    他們匠矮人部落,也早就該復興了。

    “你想想,在你娘心中,到底是你重要,還是沒有血緣關系的族長重要?”

    長孫雪纓冷笑道。

    龐咋想也不想。

    “那當然是我重要了。我可是她唯一的兒子,這次的伏擊事件,我娘其實也有所發現,可她顧忌著我,所以沒有上報。”

    龐咋得意道。

    族長的行車路線,非常隱秘,知道的人不超過五個。

    他因為娘親無意中的一句話,得到了路線,這才偷偷賣給了長孫雪纓。

    “你清楚就好。我來這里之前,已經聯絡了幾個老山區的部落,他們斗魚匠矮人部落有仇,再過三天的深夜,你想法子,把你們的護山大陣關閉。”

    長孫雪纓道。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