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張沾沾卡 > 第七八一章 萬敵匯聚一人出(第三更)
    十五位掌握了天地至理的強者!

    伴隨著這十五道身影的出現,就算是一直在外觀戰的原始之主,此時的神色中,都露出了一絲的驚訝。

    他讓月皇去聯系各方覺醒的強者,卻沒有想到,月皇竟然聯系到了如此多的強者。

    這些強者的到來,固然能夠讓五大圣地和唐銳的計劃毀于一旦,卻也讓原始之主感到了一絲絲的壓力。

    這種壓力,自然是能夠和他競爭的人,變的如此之多。

    他的壓力是以后的,但是五大圣地的壓力,卻是現在的。

    幾乎就在這些強者顯現出來的瞬間,所有五大圣地的強者,都用一種無比凝重的神情,注視著虛空中的一道道身影。

    這些身影,幾乎每一個,都擁有著擊潰五大圣地聯盟的實力!

    如果這一次,他們抵擋不住這些強者的壓力,那么以后,整個玄天,就要成為這些強者的魚肉。

    他們……連同他們的一切,都存亡在這些頂級存在的一念之間。

    “唐銳,立即解散神庭,可饒你一命!”充斥著森森冷意的聲音,從冰凍之主的口中傳出。

    而伴隨著這句話,他輕輕的朝著萬劍圣地拍出了一掌。

    這一掌,看上去無比輕柔,可是在這一掌拍出的瞬間,幾乎整個萬劍圣地,都處在了一種永恒的冰凍之中。

    處在萬劍圣地中的武者,雖然在這一刻,都已經感到了這種冰凍的感覺,而且不少修煉至陽至剛大道的人物,更是第一時間催動了自己修煉的法門。

    可是這種寒冷依舊存在!

    在這種寒冷下,他們感覺自己就好似一個螻蟻,絲毫反抗不了這種籠罩而來的寒意。

    這種寒意,要將他們全部凍澈!

    幾乎第一時間,那些成為巨頭的存在心中就升起了一個念頭,一個讓他們心中悲哀不已的念頭。

    不掌至理,終為螻蟻。

    執掌天地至理,才能夠抵擋其他天地至理的攻擊,執掌天地至理,就能夠殺人于一念之間。

    雖然他們都清楚,自己等人絕對不會如此輕易死去,可是此時此刻的情形,卻是讓他們從心底有些發寒。

    就在這徹骨的冰寒來臨之際,一道絢麗的劍光,從萬劍圣地升起。

    這道劍光,劃破了蒼穹,劃破了天地萬道,更將那好似要講一切都凍澈的冰寒,直接從中間劃成了兩段。

    “小輩敢爾!”冰凍之主怒吼,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之意。對于這位冰凍之主而言,唐銳的突然出手,讓他感到了無邊的憤怒。

    可是那充滿了毀滅的劍光,并沒有因為冰凍之主的怒吼而破碎,他依舊斬向了冰凍之主。

    這等的情形,讓冰凍之主的臉色,變得很不好看。

    冰凍之主是一個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的人物。可是現在,從他和唐銳的交手之中看,吃虧的人是他,輸掉了這場比試的人同樣是他。

    不過冰凍之主光怒吼還不行,現而今的他,還要抵擋住唐銳的毀滅劍意。

    要是不抵擋這毀滅劍意,他整個人都要背著毀滅的天地至理,整個化成碎粉。

    他快速的握拳,將自己冰凍一切的天地至理,朝著唐銳的毀滅劍意重重的轟出。

    充滿了毀滅的劍意,在虛空中被寒冰凝結,而那凍澈一切的寒冰,也在這一刻消失的無隱無蹤。

    這個時候看,唐銳和冰凍之主好似是棋逢對手,但是實際上,幾乎所有的頂級強者,都已經生出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一次贏的人是唐銳。

    唐銳贏了!

    因為他只是出了一招,而冰凍之主出了兩招,才算是擋住了唐銳的一劍。

    和冰凍之主并不是太友好的焚空之主,此時并沒有因為冰凍之主的失利而出口譏諷,相反他神色凝重的看著那已經被寒冰凍澈的毀滅一劍。

    好一會,他才沉聲的道:“毀滅至理,果然比我們的至理,要強不少。”

    冰凍之主沒有說話,只不過他看向焚空之主的目光,卻是越發的有些不善。

    雖然焚空之主這句話用上了我們,但是失敗的冰凍之主,卻覺得焚空之主說的是他。

    焚空之主對于這種情況,到也生出了反應,但是他只是淡淡的看著冰凍之主,并沒有任何的解釋之意。

    “各位此時來我神庭,如果是來觀禮,我自然是歡迎,如果想要挑戰,那就盡管出手。”淡淡的聲音中,唐銳一步從萬劍圣地中走出來。

    唐銳的出現,瞬間吸引了所有頂級強者的目光。

    對于唐銳要聯合玄天五大圣地,成立神庭的事情,這些從沉睡封禁之中醒來的上古強者,更多的是譏諷。

    一種對自不量力這的譏諷!

    在他們看來,唐銳也就是一個偶然掌握了一套天地至理的小輩,覺得自己擊殺了幾個弱小的上古神魔,就覺得自己擁有了和上古神魔對抗的資本。

    對于這樣的小輩,他們以為自己根本就不必太放在心上。

    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強者匯聚,最主要的原因不是阻止神庭建立,而是因為唐銳手中的天地至理。

    毀滅天地至理本身就強大無比,這些上古神魔雖然都掌握著不同的天地至理,但是他們卻希望自己能夠掌握更多的至理。

    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走得更遠。

    現在的唐銳,在他們的眼中,就是一個機遇,一個難得的機遇。

    可是現在,冰凍之主的出手,卻讓他們感到,唐銳比他們想的,要強大的多,他們想要一舉擊潰唐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哈哈哈,我等來此,自然是要擊殺你!”那焚空之主長笑一聲道:“唐銳,你剛剛的出手,確實不弱,但是想要憑此建立神庭,你還差了不少。”

    “哦,不知道我差了什么?還請閣下指教!”唐銳神色平淡,一副請教的模樣道。

    那焚空之主嘿嘿一笑道:“在上古之時,只有元帝建立了神庭!而當時據我所知,元帝可是不還手,接下了前去觀禮的所有強者每人一擊。”

    “也正是因為這個,所以他的神庭,受到了整個上古時期的承認。”

    “唐銳你要是建立神庭,那也接我一拳,只要是你接我一拳無事,我可以承認你的神庭。”

    唐銳朝著焚空之主淡淡的看了一眼,而后沉聲的道:“雖然我的神庭不用你來承認,但是我還是決定接你一拳。”

    “不管怎么說,你遠來是客,我不能讓你空手而歸。”

    雖然焚天之主此刻憤怒異常,但是表面上,他卻依舊是云淡風輕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啦。”

    說話間,焚空之主重重的朝著唐銳的方向,狠狠的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看似普通,但是在這一拳轟出的瞬間,一股無窮的焚燒之意,就已經朝著唐銳,朝著萬劍圣地籠罩了過去。

    如果說冰凍之主的一掌隱含著無窮的冰凍凝結之力,那么焚空之主此時的一擊,則蘊含磅礴的焚燃之意。

    在這焚燃之力的作用下,萬物都要燃燒成為廢墟。

    拳光籠罩之地,就連空氣之中,都焚燃了起來。

    十五位頂級的存在,一個個靜靜的注視著唐銳,他們從剛剛唐銳揮出的一劍中,感覺到唐銳的修為,應該能夠劈開焚空之主的這一拳。

    可是一旦唐銳用這種方法擊潰焚空之主的這一拳,那么就代表著他沒有能夠猶如元帝一般,那么壓制四方。

    月輪回和劍主等人,更是顯得有些緊張,他們大多數人所期盼的,都是唐銳快點出手。

    因為只有唐銳快點出手,才能夠讓唐銳從焚空之主的威脅中解脫出來。

    可是他們看到的,并不是唐銳使用毀滅一劍的反擊,他們看到的,是一朵朵青色的云團,從唐銳的頭頂快速的升起。

    硬接我的攻擊,焚空之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譏諷。

    對于自己攻擊的強度,焚空之主可以說無比的清楚。以招式破解和硬撼,那絕對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想要硬接自己隱含著天地至理的一招,除非是修成了至理道身的存在有能夠完成。

    唐銳沒有修成至理道身,他就難以接下自己的攻擊。

    在焚空之主期待的眼神中,他的拳頭重重的轟擊在了唐銳頭頂升起的青色云團上。

    在焚空之主看來,青色的云團在自己的天地至理下,要化成一團火焰,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擊,雖然將青色的云團焚燃,但是那青色的云團在熊熊燃燒的火焰之中,并沒有任何的變化。

    也就是十個彈指的功夫,隱含著無窮焚燃之力的一拳,就已經耗盡了威能,而唐銳頭頂青色的云團,卻依舊高懸在虛空中。

    這等的情況,讓焚空之主的面容發緊!

    他有心再次朝著唐銳攻擊,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在揮拳。而他看向唐銳的目光中,更是出現了深深的忌憚之意。

    冰凍之主的神色,也變得有些難看。如果說剛給唐銳破了他一掌的時候,他還覺得自己和唐銳的差距并不是太大的話,那么現在,他是真的感到,自己和唐銳之間,存在著不小的差距。

    雖然唐銳沒有修成至理道身,但是他卻覺得,唐銳和修成至理道身強者的差別,好似并不大。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