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你的靈獸看起來很好吃 > 第461章 九天隕鐵
    真的是葉笑做的嗎?

    在場的人都在疑惑,包括葉笑自己,但很快這個疑惑就被一件事情給解釋通了,因為此時一道猶如閃電的影子劃過,帶起一個巨大的深痕,那寬度可以容納八輛大車通過。

    而最后,影子撞擊在后面的小山坡上,瞬間倒塌,灰塵漫天飛散。

    如此強大的沖擊力,也不知道這個影子是什么,難道是一顆流星?

    如果是的話,那相信也是一個破碎的流星了!

    “九天隕鐵!”

    葉笑想到流星的時候,就立刻想到了這個經常會在武俠小說之中出現的設定,天上掉下來的隕鐵可以制造出神兵利器來。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當然是去挖隕鐵了,還在這里傻站著干嘛呢?

    于是,葉笑就準備沖向前去,但這個時候,突然從里面生出一道強烈的氣場,里面好像有東西跳了起來,重重落在葉笑等人的前面,在落地的時候,附近的灰塵也散開了。

    竟然是一個人,一個長得美麗的少女,但卻這少女一看就不像是一個人族,因為全身上下都好像是玉做的,是的,這不是形容她如花似玉,而是她真的好像是一塊玉石,白玉的顏色,而她眼睛是一種紅色,沒有眼白,并且還發著光芒。

    頭發也是一樣,那是一條條比較大的雕刻玉石,看起來就好像是頭發綁在一起的樣子,但仔細看的話,那應該就是雕刻上面的那種造型。

    這是一種功法呢,還是她原本就是一種玉石精呢?

    雖然這種非生命的妖精很稀有,但稀有不代表沒有,像玉石琵琶精一樣。

    等下,玉石精,這么說的話,天上掉下來的就是一塊玉石了,只是這塊玉石成精了,這還是符合九天隕鐵這個概念,這塊玉石肯定可以打造成神兵利器,這個時候,葉笑想到用這個玉石精熔煉到自己的劍中,那不是能讓自己的劍+1?

    好像就是這個道理啊,于是,葉笑就準備上前,乘著大家都還沒有開始搶奪的時候,將這個寶物搶到自己的手中。

    然而——

    “受死吧,賤人!”

    虛空之中響起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好聽,即便是她在罵人也讓人覺得十分的動聽,仿佛有一種特殊的魔力一般,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聲音的來源。

    此時,大家都看到,在虛空之中看似緩緩地走下一個女子,那女子就猶如仙女一般,身穿五彩羽衣,頭上還插著幾根羽毛,這一身或許在別人身上會覺得很奇怪,但在她身上卻是如此的貼合,十分完美。

    就如那句賤人一樣,放在別人嘴里是粗口,但放在她的嘴里就變得十分的正常,甚至還覺得理所當然的。

    當然,葉笑對此倒是并沒有什么想法,他只是看了看雙方的情況,然后決定——

    “我們還是先走吧,這兩個人看起來有恩怨要解決,留在這里的話,很容易就殃及池魚了。”葉笑對著圣姑說道。

    圣姑點點頭:“走!”

    這種江湖恩怨見多了,圣姑也是老江湖了,知道這種時候該怎么做,當然是帶著一群弟子離開了。

    而此時,這兩位大人物也沒有看葉笑等人一眼,在她們兩人的眼中,這些人就好像螻蟻一樣,完全不值一提。

    所以,葉笑等人撤退她們也沒有阻攔,甚至有點盼著葉笑等人離開,畢竟葉笑等人對她們來說是不安定的因素,誰知道這些人會不會幫自己的對手。

    雖然說在她們眼里,葉笑等人感覺上就是螻蟻,但有時候螻蟻也是很強壯的,是可以給于對手幫助的,只要關鍵時刻的時候來那么一下,就能給自己造成極大的麻煩。

    “咦?”

    那頭上插著羽毛的女子突然看向葉笑身邊的小黃鴨,然后一手就抓向了小黃鴨。

    什么?

    有人要搶你的雞?

    這還能忍?

    葉笑當然是不能容忍這一點,準備上去把那女子的羽毛都給拔掉,然后用羽毛咯吱她,讓她嘗嘗身不如死的感覺。

    而在葉笑還沒有出手的時候,圣姑就已經動手了,一劍指向了女子的手,那劍光就如激光一樣,遇到什么就會將其割斷,包括那女子的手,如果那女子的手不離開的話,那必定會被分割開來。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的,雖然看起來這兩個女子很強,但實際上——

    她們很是真的強!

    不過,就算是她們真的強,圣姑也是有能力與之一戰的,剛剛圣姑離開并不是怕她們,只是不想要卷入不必要的麻煩。

    而圣姑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讓這兩個女子都嚇一跳,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這么強的女人,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人,當然,這只是外表,事實上年紀這個事情,她們都已經忘記了。

    或者說,她們是故意遺忘了自己的年齡,只知道自己的外表就是這么的青年。

    當然,這只是葉笑的猜測而已,葉笑覺得這兩個女子這么強大,并且還有一個是玉石精,怎么看都不會是年紀小的,肯定都是老妖精,沒有一千幾百歲的,怎么能對得起她們的實力。

    而說到這個事情,葉笑感覺十分的慚愧,自己實在有愧自己的實力啊!

    “且慢,這位姑娘請不要誤會,我只是想要看看這只靈獸,它似乎有著極為特殊的血脈。”羽毛女子立刻說道。

    此時此刻,她可不想要樹立這么一個敵人,放在平時的話,她肯定是不放在眼里,但現在自己要和那個賤人戰斗之中,怎么能讓自己有了這樣的一個新敵人。

    “你說小黃鴨,它是很奇怪。”葉笑接話道。

    “小黃鴨?它并不是那些扁嘴畜生。”那羽毛女子臉色有些難看,似乎對這個稱呼很不喜歡。

    “它的名字就叫小黃鴨,我取的。”葉笑說道,一副你不高興的話,那就請先忍著。

    “原來你是它的主人,它是什么血脈?”羽毛女子問道。

    “不知道,它媽應該是一只變異的鬼步鳥。”

    “不可能,鬼步鳥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后代,難道是鬼車血脈?”

    “誰知道啊,你們繼續打架啊,別管我們,我們先走了!”

    葉笑聳聳肩,招呼兩人繼續,自己先撤了。

    是的,他的想法就是這樣,但能如愿嗎?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