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我是這樣的作者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真愛槽點,遠離……
    李懷一直在觀察著眾人的表情,注意到很多人放松之后,他卻緊張起來。

    實際上,他現在的決定,無異于是在賭博,若是一個不好,眾人再次習慣性的要依靠自己,然后說一切全憑自己做主,那可就真是抓瞎了。

    “希望能有個人好好帶頭……”他剛剛這般想著,轉臉就注意到有個人要開口,不由眼前一黑,感到自己怕是流年不利。

    第一個發言的,是河東軍的武暢。

    武將軍不負眾望的扯著嗓子喊道:“既然是暢所欲言,那我武暢肯定是要先說啊!我這話簡單,老武也沒有什么花花腸子,就實話實說,君侯也別客氣,還有什么好商討的?我等為何來此?還不是為了跟著君侯立功,君侯心中早有定計,只管吩咐下來,我老武必然全力以赴,但凡有半點皺眉,就不是好漢!”

    喵了個咪的!

    李懷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說這武暢,平時咋咋呼呼也就算了,沒事帶著一群兄貴兵卒喊口號也罷了,總算還是一員猛將,聽著過去戰績也還行,可架不住老是在這個時候好心拆臺啊,你這么一說,其他人還怎么開口?不知道,還以為我是在試探他們呢!

    很快,李懷就注意到,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沉思之色,似乎是在考慮武暢的觀點,他立刻就有捂臉的沖動,但為了不破壞形象,生生忍住了,可這心里卻是一陣無奈。

    怎么就這么倒霉呢!

    “哼哼!”

    突然一聲冷笑響起。

    “你這娃子,笑個啥?”武暢聽出了那笑聲中的嘲諷之意,立刻順著聲音看過去,對蔣班怒目而視。

    蔣班絲毫也不畏懼,直視比自己足足大了一圈的武暢,冷笑著說道:“我笑你毫無志氣,更無智慧,不知君侯的深意!”

    李懷本來一聽蔣班冷笑,就暗道不妙,想著本來是要搜集一下大家的智慧結晶,群策群力,結果讓武暢這個渾人攪合了,就夠添堵了,若是你們再來一場當面對質,那咱們這仗也別打了,大家都做好準備,一起去世吧。

    結果聽著聽著,卻是心中一動,覺得好像這次不像是壞事了,畢竟類似的情況,李懷過去也不知道經歷多少次了,很快就駕輕就熟的擺出了一副微笑的表情,神色不變的看著場面,一副笑看風云的樣子。

    他的這個樣子一擺出來,正在用余光觀察李懷的蔣班,頓時就松了一口氣,隨后底氣更加足了,直接就道:“武將軍,君侯的本事,無需你來贅述,也不需要你來強調,我等聚集在這里,就是最好的證明……”

    李懷聽著心頭狂跳,但還是要保持微笑。

    “……但現在君侯說出這番話,莫非是真的想要我等去指揮?制定戰略?”蔣班注意到武暢略顯錯愕的表情,越發得意起來,尤其是注意到李懷臉上的笑容,就越發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對的,這聲音不由提高了幾分,“君侯分明是要考較我等,想來從我等的判斷與策略匯總,很容易就能分出個高下,到時候君侯分派、命令的時候,好有個側重點。”

    說著,他的目光從武暢身上慢慢轉移到其他幾人身上,意有所指的道:“到時候,誰應該主攻,誰作為先鋒,誰人沖鋒陷陣,誰人在旁策應,在君侯的心中,都已經有了座次!”

    聽到這里,本來還是一副怒氣沖沖模樣的武暢,也不由冷靜下來,做出了沉思之色,想著想著,眉頭皺起,最后看向李懷,很干脆的問道:“君侯,蔣班所說的,是否為真?您真是這般打算的?”

    李懷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

    你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經歷過很多類似局面的李懷,對于武暢這么直腸子的人,真是感到有些無奈了,你就不能多腦補腦補么?非要問出來!人家蔣班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氣氛,就這么被你給破壞了啊!

    對于這樣的提問,李懷頓時犯了難,你說要是直接回答,那這情況還怎么進行下去?說是這個意思,那不是顯得我是個心機男嗎?要說不是,這戲就徹底演不下去了。

    在這一瞬間,李懷有一種遠離武暢的沖動,偏偏這位武將軍還就喜歡往李懷身邊貼,甩都甩不掉!

    心中權衡著,李懷表面維持笑容,忽然轉念一想,反正自己是打算要回溯時間的,那這次不由就順其自然一些,于是便用淡然的語氣反問了一句:“你說呢?”

    這一個反問,模棱兩可,似是承認,但似乎還有偏差,連李懷都不由對自己的急中生智感到佩服了。

    “讓我老武說的話,就覺得好像是這么回事,但既然如此,君侯你就直說唄,讓我們都露點本事!”武暢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我老武先說清楚啊,我自家知自家事,我是沒什么本事的,一切全憑將軍吩咐!”

    他這邊話音一落,那邊朱涇次也馬上出列,拱手道:“俺也一樣!”

    “……”

    李懷頓時覺得這第一次回溯的機會,要浪費了。

    “等第二次,我這邊回溯完成,第一件事,就是讓他們這兩個家伙閉嘴!簡直拆臺專業戶!”

    就在他打算默念回溯之際,那位很多時候不會輕易表態的忠武軍秦修將軍,忽然說道:“關于這攻伐之事,末將有些想法,一直想要稟報于君侯,只是先前沒有機會,如今既然君侯詢問,正要訴說。”

    李懷一聽,不由停下了心中默念。

    正好,那禁軍南路統領顧天明也道:“我等先前也有商討,只是覺得比起君侯您的謀劃,必然不值一提,所以不敢獻丑,既然君侯問起,我等便斗膽一說!”

    李懷眼中一亮,笑容濃郁了幾分。

    這時,那位徐泗軍出身的白子龍將軍,同樣出列,笑道:“末將也有一些心得,想要說出來,請君侯指點!”

    “好好好!”李懷見著幾人,開懷說道,“一個一個說來,待我幫爾等分析分析……”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