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建造狂魔 > 第270章 只因為年少輕狂……
    “???”

    這就投了?

    聽到少白頭大領導的話,一屋子本地最強富豪企業家萬分錯愕。

    表率投資兩個億?!

    不對,你倆在聊個啥子?

    聽不懂啊!

    為什么有種……被人家合起伙來一起忽悠的錯覺。

    可是,這些東西聽著似乎也挺有道理……

    萬事金融科技的大佬有些心動,市里帶頭,不能不跟啊,當然,該問的必須得問清楚:“領導,您確認這個方案可行?”

    “很可行!早在六七十年代,毛熊、北美就將燃氣渦輪發動機應用在軌道列車中,并創下三百公里每小時,目前依舊無法超越的時速記錄。可惜,當時計算機遠沒有現在廣泛,沒有精準控制、沒有電腦管理程序,無法降低能耗……并且,受技術影響,成本也十分高昂,以至于逐漸被人們遺棄,但現在卻不同了,我們可以改,比如渦輪噴氣發動機、渦輪風扇發電機、混合排氣渦輪組……”

    “領導,這可都是航天技術,咱們哪怕想投資,也要考慮考慮天成的實力啊!”

    “天成有米-26啊,渦輪軸發動機!目前世界起重能力最強的航空發動機,雖然不完善,但咱可以仿制,并且,這個技術一點都不難!”

    少白頭大領導說著,拿筆記本計算一番,“保留燃氣渦輪引擎主要結構,航空發動機本身就很輕,通過比率縮小后,質量更輕!”

    “之后,加入電子學管理,包括無人運作、電網電腦化、電力切換調度系統,再將發電機加入渦輪構造……”

    “如此一來,最少能提供兩倍的效能!”

    “嗯,說了你們也不懂。舉個簡單例子,以純乙醇作為燃料的微型渦輪機,需要在高溫高壓下運作,勢必產生廢熱!”

    “我們可以通過簡單裝置,在冬天的時候,將廢熱轉換成‘暖氣’,在夏天通過吸收式冷卻法,轉換為‘冷氣’,這是一種不利用電能就能達到‘空調’效果的‘簡單裝置’,節能吧?僅僅憑借這一點,他的效率就已經碾壓‘往復式發動機’,也就是目前的柴油機、汽油機……俗稱活塞式發動機!”

    “當然,廢熱利用遠遠不止這一點!”

    “通過化學反應,它會產生推力,跟過氧化氫反應一樣,我們可以加入一個推進裝置,就像火箭騰空一般!”

    “打個比方,機車、汽車啟動后,怠速(走走停停)時,利用電機工作,如果跑長途,比如跑濟泰高速,直線行駛,時速限制為90km/h-120km/h之間,那么我們可以停止電機工作,通過簡單的泄壓裝置把這個‘廢氣’排出來,當做推進動力……節省吧?根本不耗油!”

    看著傻眼的一群‘聰明人’,少白頭大領導忽然找到一種比‘揮斥方遒’還要舒服、刺激、爽的感覺。

    多少年了?

    當初在大學演講的感受再次回來了!

    喝口水,繼續說道:

    “燃氣渦輪機的效率本身就很高,要不然也不會用在飛機、航天事業中。如果典型的燃氣渦輪機的效率只有20%—35%,那么這種‘氣電共生’的微型純乙醇渦輪機,能達到80%!”

    “換個數據說法,充電鋰離子電池只有120-150Wh/kg的能量比,而縮小到厘米大小的燃氣渦輪機……等等,我算算……如果能成功,可以達到500—700Wh/kg的能量比,如果通過‘氣電共生’系統加強,有希望突破1200—1500Wh/kg,十倍啊!”

    “啥意思呢?”

    “加兩個空氣動力學前翼,穩定車頭,加一條空氣動力學尾翼,穩定車身,組裝一輛F1方程式賽車,或者越野賽車,不需要技術太牛的賽車手……不,最好是飛行員,我們絕對能輕輕松松拿下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冠軍!”

    “你們啥眼神?不信?我父親可是航空第一集團院士,研究了一輩子航空發動機,而我,從小被父親逼迫著學習各種航天知識、理論,可惜,當初年少輕狂,心懷逆反……”少白頭大領導說著,嘆口氣搖搖頭。

    另一名富豪企業家似懂非懂,遲疑道:“領導,即便‘微型燃氣渦輪機’再簡單,但也要重新進行研發。并且,機車、汽車、電動車,跟火箭不一樣,天成可沒有向您這般厲害的科研人員!”

    “誰說的?”這記馬屁似乎拍錯地方了,少白頭大領導示意統戰部,后者拿出一疊材料,“這也是我跟葛小天,打算在拍賣會之后討論的事情!天成在這個月中旬,從北美、冰熊,引進一百一十余名科研人員,包括加利福尼亞遠程操控系統研究所人員、智能機械系統研究所人員、3Dfx圖形芯片研發公司主要工程師、為軟集成電路開發……還有十多名加利福尼亞航天公司的主干成員,對方合伙把天成給告了,當然,挖個人而已,只要不泄露企業機密,算不上什么大事,市里能抗住壓力!”

    “???”

    飛快記錄領導想法的葛小天驚了。

    我特么什么時候挖人家航天公司的主干成員了?

    再說,這類人才,北美會放行……

    等等!

    老洪似乎是偷渡回來的!

    “目前,天成面對的主要難題是制造!”少白頭大領導關上筆記本電腦,“咱們國內對精準零件的生產能力,大伙心里都清楚,如何克服這一難題,需要資金來解決,比如花大價錢購買高精密儀器、數控機床、研發設備等等,依據我的估算,前期沒有二十個億,很難做出成果!”

    “不過,如果能研發出來,這是咱們華夏人自己的技術,能為汽車行業、列車行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利國利民,作為本地領導,我有責任為天成買單,首期兩個億!”

    “嘶……”除了何順、魏長豐,剩下的十幾名企業家倒吸一口涼氣,眼神轉動,不知在考慮什么。

    而葛小天則是飛快搜索燃氣渦輪機構造圖。

    比劃良久,忽然心中一動。

    這發動機做工確實精美,容不得絲毫差錯。

    但是……

    如果把它拆解成無數零散金屬部件,似乎可以用鐵匠鋪造出來。

    啥?批量生產?

    多蓋幾個鐵匠鋪啊!

    這樣一來……

    還有什么難題?

    無非就是尋找液氧與純乙醇的契合點,研究出能效比最高的化學反應公式。

    說白了就是調試!

    “葛先生,我們太陽紙業投了!不過,我們剛剛改制,首期投資我們就不參與了,三個月后,我們會拿出一個億資金……”

    “葛先生,我們萬事金融科技集團有錢,本身就有科技項目,我們可以增發股票,參與投資,您說吧,要多少資金?”

    “葛先生,五千萬,還能買到零點五么?”

    “我出一個億!”

    “葛先生……”

    “葛先生……”

    “葛……”

    看著爭先恐后,猶如揮舞著鈔票的大佬們,葛小天忽然很心虛。

    解決制造問題,無疑能省出一大筆資金,這個‘大’有多大……

    企業家們能投多大,就有多大!

    但是,有項目才叫投資!

    而沒項目卻憑空捏造項目,這叫非法集……資!

    我特么不會是又要進去了吧?

    這次……

    估計出不來了!

    “領導,咱趕緊吃飯吧,下午還要進行拍賣會呢!”

    “哦?”少白頭大領導微微一怔,看看腕表,拍手道:“對對對,拍賣拍賣,把地皮賣出去,市里剛好有錢了!”

    “???”

    怪不得您這么慷慨!

    ………………

    午餐還算可以,從天成大食堂訂購的外賣,兩葷一素倆饅頭,外帶一碗紫菜蛋花湯。

    只要兩塊錢!

    嗯,漲價了!

    坐在角落里,吃著,喝著,陳鋒很難受。

    本來打算坑姓葛的,可是,為啥你們都去送錢了?

    不是說好的‘忽悠’么?

    你們咋就信了呢?

    還有,領導,您解釋辣么多……

    難道……

    真是個好項目?!

    陳鋒眼神一轉,挪動輪椅,湊到‘啃雞腿的葛小天’身邊,“我有一個億,能買多少股份?”

    “不賣!”

    “咱們可是病友、戰友,等我退休了,搬到葛家村,咱們還能做鄰居!”

    “呵呵!”

    “真的,我有一個億!”

    “之前我讓你投,你說你沒錢,現在你有錢了,可我卻不需要錢了!有些東西,錯過了就是錯過了,追悔莫及!”

    “分我百分之二,之前兩千萬零點五,現在一個億百分之二,吃虧的是我!”

    “死了那份心吧!不賣!”葛小天拒絕后,遺憾到:“可惜了,如果這個項目能上市,科技潛力股、新能源發展股、技術專利股……雖然只有百分之二,卻屬于原始股……到時候,吃喝無憂,子孫不愁啊!”

    “……”

    陳鋒更難受了,跟秘書擺擺手,“走,回家睡覺!”

    ……………

    午休的空檔。

    濟市大院辦公室。

    少白頭大領導雖然說一不二,但也要讓手底下服氣。

    天成名聲很大,實力卻不咋地。

    至少不是濟市前十!

    所以,他要讓在座的各位,對天成有個清醒認知。

    當然,他自己也很想知道這匹黑馬的價值。

    “天成目前有多少資金?”

    負責這一塊的工局領導們,連忙取出材料。

    “天成對公賬戶和葛小天個人賬戶,全都加起來,現在只有兩百三十二塊五毛一!”

    “多少?”

    “兩百三十二塊五毛一!”

    “他的錢呢?電動車需要啟動資金吧?!”

    “電動車……他沒投錢,聯絡了商會制造業,聯絡比亞帝,他只負責組裝,屬于技術入股,然后依靠汽貿城、零散展廳、自行車行等等,進行銷售。原材料訂單,先到貨,后付款,似乎是月底結算……”

    “……”整個辦公室鴉雀無聲。

    少白頭大領導深吸一口氣,“這么說吧,天成總資產有多少!”

    “您等等!”

    工局領導似乎沒算過,飛快拿起計算器……

    “情況有些復雜,先算天成主公司資產,天成建筑、天成房地產開發、天樂旅游、天衛物業、天衛安防、天寶古玩、汶縣天成建筑、天成勞務派遣……總計十三個!根據稅務……一月份總營業額十六個億,包括十二個億的房地產銷售、預售,五千萬旅游……總資產八個億。”

    少白頭大領導對天成企業結構有過研究,但那是年前,如今聽到天成總資產從十一個億降到八個億,跟十四個億貸款一對比,負債率都快百分之二百了,忍不住皺眉道,“他的餐飲、養殖、制衣呢?”

    “剛才說的是天成總公司和分公司,此外還有一批子公司、獨立公司、控股企業,以及一個我們也不怎么清楚的離岸公司。”工局領導忍不住拿出資料。

    “天恒汽貿子公司,法人代表齊菲菲,營業額……,總資產一億七千萬。”

    “天飾裝修子公司,法人代表葛順風,營業額……,總資產五千萬。”

    “天味餐飲子公司,法人代表秦鳴,營業額……,總資產七千五百萬。”

    “天成商會……”(林楊)

    “天成超市……”(大毛)

    “天成置業(D區商廈)……”

    “天成公交……”

    “天成航運……”

    “新成立的天行電動車子公司,法人代表洪xx,在建,注冊資金一千萬。”

    ……

    “天成旗下的獨立企業有:”

    “鄆縣天豪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豪哥)

    “鄆縣天蘭房地產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情報部小蘭)

    “剛剛重組的天娛集團,包括天娛影院,并下設六個子公司……”

    “組建中的天科新能源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之前的天成機械部、遠程操控系統研究室……”

    “東山建筑設計研究院……”

    “東山天成……應該已經改為:東山天成中等職業學院……”

    “東山濟府錦繡川水利……”

    “錦繡川天成房地產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錦繡川天成建筑……”

    “以及立項的……”

    “天成體育事業擴展集團,今后負責運營蓮花體育館、飛碟體育館……”

    “天成小商品市場……”

    “天成廣場……”

    “樞紐計劃……”

    ……

    “控股的外部企業……”

    “大泰路橋……”

    “李氏制衣廠、制鞋廠、制帽廠……”

    “葛老四紡織廠……”

    “秀秀養殖場……”

    “三岔鄉石沙廠……”

    “三岔鄉鋼筋廠……”

    “南洼動植物培育基地……”

    “西鄉蔬菜基地……”

    ……

    “此外還有……”

    “天成慈善事業……建造希望小學……”

    “天成‘鐘表式計劃’擴展部……”

    “天成(冰熊)農業……”

    “天成特種車輛管理公司……即將運達二十輛T80、BTR80裝甲車……”

    “天成航空事業……擁有四架米-26……”

    ……

    “停!”

    少白頭大領導看看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個多小時!

    而工局手里……還有三分之一的資料!

    這么下去,估計今天的拍賣會搞不成了。

    “說總資產,給我個具體數字!”

    “固定資產、流動資產、長期投資、土地使用權、專利權、商標權、商譽……總資產應該有三十五個億!”

    “不可能吧?”少白頭大領導很是懷疑,“春節前只有十一個億,春節后這半個月,直接跳到三十五了?股市都沒這么牛!”

    “他搞的全是實體經濟,有些方面……比如祥縣星月灣D區商業街的寫字樓,隨著附近房價增長,它的租金和本身價值也在飛快增長。

    而專利和技術,有用的,價值翻倍,沒用的,分文不值。天成本身就搞建筑,鋼結構技術丟出去,每一樣都能換來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資金……

    解放公交車,年后這段時間賣出五百余輛,天成拿到五千多萬技術分紅……

    濟市星月灣四個社區交房,至少能拿到兩個億利潤……

    飛碟體育館鋼構吊裝馬上結束,直接轉化成價值上億的建筑,當初咱們談好的,它屬于天成獨資建造。

    濟府位于山溝里的七千畝地皮,雖然領導們給的價格低,但不代表那塊地本身價值低,通水通電通路,加上錦繡川項目,瞬間增值十數倍倍……

    其它分公司、子公司、控股公司相繼盈利,又采購了眾多大家伙……

    總的來說,天成前期投資的項目,已經開始產生效益,積少成多,就有了現在的總資產!”

    工局領導似乎想起什么,“并且,T80坦克、BTR裝甲車,看似是鐵疙瘩,但這都是目前世界上主流重武器,如果現在將天成打包銷售,某些國際金融機構估計能開出五十億的價碼……”

    “他還真要成為葛百億啊!”少白頭大領導忍不住點支煙,“這么說,天成進濟市前十了?”

    工局領導搖搖頭,“天成不是整體,分公司全在百名外徘徊,子公司毫無影子,獨立公司不是他的。原本天成確實能擠掉順河商貿,挺進前十,但前段時間天娛忽然獨立……天成又掉到二十名開外,不過,天娛也在前五十。”

    “可惜了!”其他領導嘆息不已。

    “這腦子,不搞金融就是浪費啊!”

    “他一個搞實業的,如果搞金融,以他這種玩法,能蹦跶到現在?”少白頭大領導捏滅僅抽了兩口的煙卷,看向眾人,“投不投?!”

    “肯定投啊!”

    ………………

    下午兩點半。

    準備已久的拍賣會正式開始。

    主持人介紹領導席。

    宣讀參與競拍的企業……

    介紹宗地位置、面積、用途、年限、規劃要求,以及幾項附加條件……

    介紹拍賣師、公證處、執法機構……

    宣讀底價、叫價規則、增幅價格、違約責任……

    “濟市14號宗地拍賣會正式開始,三百畝,每畝五十萬起拍,可舉空牌應價,或者舉牌加價!”

    葛小天為了方便,坐在最后排。

    他這次來的目的,不是吹牛皮,也不是拍賣,而是認識認識濟市的商業巨頭們。

    如今目的達成,似乎還有點超出預期……

    至于科研股份……

    有錢不賺王八蛋,為啥不賣?

    并且,真要研發出來,會觸動多少人的利益?

    比如:柴油機、汽油機、石油!

    多拉一些有實力的人上車,今后也能多一些擋箭牌……

    并且,科研是個無底洞,一代發動機,二代發動機,三代發動機……估計沒有幾個能抗住。

    想到這,葛小天看向十幾個老板。

    全都在跟各自的記錄員交頭接耳,無人舉牌。

    本著玩一玩的心態,他讓宣傳部經理率先打出五萬。

    現在不玩,等會價格上天,萬一不小心拍下來,這樂子可就大了。

    “天成,55萬!”

    幾乎在舉牌和主持人喊價的一瞬間,滿屋子人全都行注目禮。

    十幾個本地商業巨頭露出屬于合作伙伴式的微笑,然后,再次回過頭去。

    “天成,55萬,一次!”

    領導們有些錯愕,紛紛看向孫局。

    后者有點迷。

    你不要,舉啥牌?!

    而察覺到現場詭異氣氛,本打算翻看少白頭大領導語錄的葛小天,忍不住抬起頭。

    嗯?

    怎么都不拍?

    富豪企業家們:我們如果拍了,哪還有錢砸科研?

    而何順、魏長豐……

    等等!

    葛小天環顧左右,猛地瞪大眼睛,看向宣傳部經理,“何順跟魏長豐呢?!”

    “老板,他倆出去吃中午飯,還沒回來……”

    “???”

    “天成,55萬,第二次!”

    臥槽,他倆有毒吧?!

    當初孫局說三十萬一畝的時候,我特么不要,現在卻拍個五十五萬的?!

    葛小天扯扯左側太陽紙業老龐的衣服,“哥,拍啊!”

    “我們沒錢啊,公司剛改制,你知道的!”

    再扯扯右側剛認識的萬事金融科技老總,“哥,拍啊!”

    “不,我想多拿點純乙醇渦輪機的科研股份!”

    “天成,55萬……”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