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影帝重回十八歲 > 239、加戲
    忽明忽暗的燈光,照得袁莉的臉色陰晴不定。

    她到底是家境優渥的任性大小姐,就是驕縱了一些,但卻沒有太大的壞心眼,而現在,這么就把她愛的人拖下水,她內心充滿糾結。

    袁莉在圈子里不算特別漂亮的,但有她的特色,再加上演技,抓住機會就能紅起來。

    說到底,在哪個行業都有投機取巧的,但如果沒有坐在那個位子上的能力,遲早也會被別人代替。

    很多曇花一現的歌手和演員,有的是主動退圈,但更多的,就是拿不到好作品。

    就算有那個能力,也同樣不能坐享其成,守業更比創業辛,畢竟一代更比一代浪,能紅多年的,哪個不是勞模?

    永不瞑目的主要劇情,就是肖童因為接受了歐慶春未婚夫的眼角膜,認識并愛上了歐慶春,機緣巧合下又救了富家女歐陽蘭蘭,后來才知道,歐陽蘭蘭就是大獨梟歐陽天的女兒。

    為了幫助歐慶春,肖童從不喜歡歐陽蘭蘭對自己的死纏爛打,到主動接近她,但歐陽蘭蘭因為一直沒有真正得到肖童的心,大小姐任性起來,于是設計讓肖童染獨。

    盡管這樣,最終肖童依然配合歐慶春他們,將歐陽天眾人一網打盡,但懷了肖童孩子的歐陽蘭蘭,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憤而打死了肖童。

    肖童被歐陽蘭蘭設計染獨,這是這部劇的轉折點,所以趙保剛非常重視。

    盡管那個場景袁莉拍的到位,但趙保剛為了精益求精,依然拍了三遍。

    “好,下一個鏡頭,舞池。”趙保剛言簡意賅。

    碰上好演員,導演幾乎成了看客,倒是攝像師,被他盯緊了。

    開始后,寧遠在舞池里搖頭晃腦,雖然也跳得很歡,但明顯跟別人狀態不一樣,帶著一種癲狂的肆意,這讓監視器前的趙保剛微微頷首。

    而旁邊的袁莉也不落下風,跳得心不在焉的,明顯有種做賊心虛的不斷張望,并不專心。

    這種對比,達到了趙保剛的要求。

    “很好,再來一遍,拍特寫部分!”

    兩人各自的特寫拍完后,趙保剛在那兒看回放,寧遠和袁莉也湊了過去。

    “可以呀寧遠,你這狀態,真的很到位了。”袁莉說道。

    寧遠好笑起來:“說得跟你見過似的。”

    “切,看不起人不是,我——”袁莉想說什么,但突然回過神:“要你管!”

    寧遠瞥了她一眼,見她眼神轉向別的地方,也沒再多問。

    這個圈子里的人,見得世面比普通人多,經歷的事情也比普通人復雜,但寧遠只覺得一點,自己的人生,自己得負責。

    你覺得自己壓力大,看看那些七八十歲的老人還在外面奔波的新聞,為了幾塊錢幾十塊錢壓彎了腰的艱辛,你就會發現,你那點壓力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不涉及生死,都特么是小事!

    如果覺得當演員壓力大,退圈不就完了,多大點兒事。

    有那些錢在哪兒不能過好日子——剛開始肯定也會有人打擾,但只要你自己安心下來,時間長了熱度消散,慢慢也就沒記者來找你了。

    他們,無非是既享受燈光下的榮耀和金錢,又不想被人窺探生活的指點,也就是說,我想讓你看到什么你就只能看什么,其他的別來煩老子。

    可人不都是這樣,選擇了一些總會失去一些,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爹媽,什么都得順著你。

    那些壓力,根本不是染獨的借口,甚至更多的,只是出于寂寞和閑得淡疼!

    當然,寧遠有這種領悟,也是看多了那種浮躁后的沉淀,曾經他壓力大的時候也挺多,不都一一挺過來了。

    從小被罵野種,考好了被罵書呆子,不好好學習被罵難成大器,賣燒餅的時候,生意不好被奚落這么大小伙子干什么不好干這個,火了又被罵你是賣餅還是賣臉?

    進入圈子后被科班出身的鄙夷,就像當年那位微博女王,被兩位女明星嘲弄:“看,那個演情景喜劇的!”

    同行也就算了,更多的質疑來自觀眾,演技差,除了耍帥一無是處,而當寧遠努力想更好,也被人譏笑費那個勁兒干嘛,光你這張臉就是招牌,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好好保養你的臉。

    直到成了腕兒,寧遠才體會到黃勃那句話:“成名了,身邊都是好人。”

    走到風輕云淡的時候,再回頭看看當年讓自己彷徨焦灼的那些經歷,就會覺得,也不過如此。

    人生哪有過不去的坎,欠了巨款就慢慢還,給人承諾,總不能要你的命吧,至于譏諷、群嘲什么的,只要你努力改變,或者不在意,更沒什么。

    古人就比我們豁達,所以才有那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接下來的戲份,寧遠一如既往的穩定。

    跳著跳著,寧遠捂著腦袋晃悠了一下,袁莉立刻扶住他,臉上掛著擔心和不安:“你怎么了肖童?”

    在舞池的或明或暗的燈光下,寧遠的臉色看不清,但卻一副痛苦的模樣:“我有點兒惡心。”

    內場的戲份拍攝結束后,就是夜總會外面。

    這一幕是用的大搖臂,從上而下的鏡頭,寧遠看不到臉,但也能看到寧遠整個重心架在袁莉身上,踉踉蹌蹌的來到袁莉的跑車旁邊。

    按照拍攝計劃,接下來就是袁莉扶著寧遠進車里,然后開車離開。

    可寧遠來到車旁邊時,猛地從袁莉身上掙脫開,像是突如其來的惡心,撐著車就彎腰干嘔起來!

    趙保剛一愣,但隨即就眼神一亮,啞然失笑:“這小子!”

    倒是袁莉沒有任何遲疑,隨手就拍了拍寧遠的背,顯然她知道這茬,應該是寧遠提前跟她溝通過。

    事后寧遠也解釋了:“第一次的反應有這個,而且很強烈。”

    “我倒是不反對加戲,不過以后你得提前跟我說,不能光跟你合作的演員溝通。”趙保剛道。

    寧遠點頭答應,其實他當然知道要跟導演溝通,但寧遠并不清楚趙保剛對這種事情的態度,所以先來個小的嘗試一下。

    要是先說了他不同意,連這個嘗試都沒了。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