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狂龍烈血 > 第173章 粉紅骷髏
    龍一凡隨即到了監控室,打開電腦呼喚出智慧超腦云兒。

    “云兒,馬上調出五小時地下停車場A、B兩個出口的監控視頻。”

    龍一凡命令道。

    “是,哥哥!”

    云兒很快調出兩個畫面,分別是A、B出口的監控畫面。

    龍一凡全神貫注地看著畫面,某一瞬間,他突然叫停,一輛黑色炎龍3型商務轎車出現畫面中。

    “放大這輛力轎車,查找這輛轎車的最后去處。”

    龍一凡冷靜分析道。

    云兒沒再說話,畫面在來回切換。

    對方確實詭異,好幾次行走在監控盲區,云兒跟根據當時車速和路程把幾個節點的車輛出現時間進行計算與對比。

    標出五個有時間差的路段節點。

    不用龍一凡吩咐,云兒自動調用炎衛到五個疑惑路段探查。

    這時龍一凡他發現了蒼云鼠的神識掃來,瞬間接觸,傳音道:“蒼云,是否有發現?”

    “老大,你終于舍得出關了,我怎么覺得你的神識強大了好多,似乎比我還要強上一分。”

    蒼云鼠發現是龍一凡的神識傳音,興奮過了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以后再和你說,有沒有發現慕云的情況?”

    龍一凡沒有和它廢話,再次問道。

    “暫時沒有發現,不過卻發現有一股隱密的異能曾經和慕云近距離接觸過,應該是島國人的氣息。”

    蒼云鼠也發現了異常。

    “通知所有蛇鼠軍團,全力查找,重點追查一輛黑色炎龍3型商務車。”

    蛇鼠軍團有著人類無法具有的能力,查找起來更加方便。

    “是,老大,不要著急,有我蛇鼠軍團在,很快就能找到慕云小妞的。”

    蒼云鼠感受到了龍一凡的焦慮,說道。

    “已經過去五個小時了,就算有靈器防護,總有破開的時候,而且,剛剛我檢查了一下慕云喝得那杯茶,似乎有問題,情況很不妙。”

    龍一凡很是擔憂。

    剛剛他神識掃過慕云的茶杯,殘余的茶水里有著一種極淡的異味。

    如果不是他的神識太過敏感和強大,還真感應不出來。

    那似乎是一種強烈地能夠激發人體欲望的藥物。

    這種藥物一旦激發,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必須盡快找到。

    “老大,這樣吧,我們神識足夠強大,一起對有疑惑的地方逐一排除,地下通道,讓蛇鼠軍團全犁一遍。”

    蒼云鼠得知情況非常危急,建議道。

    “好!”

    龍一凡移出會場,直接上了會場大樓的樓頂,無影無形的神識鋪散開來。

    席慕云周身墻壁污穢的畫面,她眼睛緊閉。

    眼睛能夠閉上,看不見畫面,可是糜蜚的聲音卻無法阻止傳進耳朵,還有更勁爆的,加藤鷹直接玩起了現場直播。

    幾個赤果果女人yin叫聲,笑聲,原始痛快聲,時刻沖擊著她的感觀。

    房間里彌散著汗水和雄性,雌性混合蜚糜味道。

    讓席慕云羞愧于死,臉上紅滴血,身體不停地在顫抖。

    這還不是最讓她難受的,她的體內似萬蟻撕咬,衣服下的皮膚如火炭般通紅,荷花體香更是不斷從體內發出。

    癡靈丹的藥效已經被催出來,身體的本能需要在這一刻被藥性激發,使得席慕云身體在扭動。

    越扭,身體本能越發激烈,皮膚越是滾燙。

    更想不到的是,席慕云某個地方似乎沽沽流水,羞愧難當,****!

    她很想此刻能暈過去,可惜并不能如愿。

    腦海里,龍一凡的影響越來越清淅,耳邊那個污穢的聲音好像也變成他的了。

    “席慕云,你別再堅持了……我是龍一凡,從了我吧……我會讓你體會人間極樂……

    從了我吧……

    從了吧……”

    耳邊的聲音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不,那不是龍一凡的聲音,我要堅持住,龍一凡,他一定會來救我的,這輩子我只屬于她。”

    席慕云咬著舌尖,咬著嘴唇,死死堅守著底線,試圖用痛感來減輕體內欲望。

    可是另一個聲音不由的從腦海里響起:

    “別傻了,你看他身邊那么多美女,從來就不曾正眼看過你,你在他身邊只不過是一粒微塵,微不足道,如果他真的在乎你,為何到了現在他還沒有出現?”

    “不,龍一凡一定在滿世界地找我,他是愛我的,只是他身邊的女人太多,還無法感受到我的愛,對,一定是這樣的……”

    席慕云堅定自語。

    這時她耳邊再次響起磁性男音:“云兒,我是龍一凡,看著你這么難受,我心里你更難受,放開心神吧,接受我吧,我一定會給你最深,最沉的愛。

    來吧,放開吧,寶貝,讓我好好愛你!”

    癡靈丹的作用下,讓席慕云產生了幻覺,說話的人就是她最心愛的男人。

    她漸漸放下防衛,呼吸也變得更急促了。

    “對的,就是這樣,放松,放松,撒下你的防護,我一定給你最美好的一晚,最甜密、最難忘的一晚,我愛你,云兒……”

    加藤鷹感覺到席慕云的放松,于是用極溫柔、極誘惑的語氣在她耳邊說道。

    項鏈墜部再度傳來一絲涼意。

    席慕云神情剎那清醒。

    “不對,他不是龍一凡,他從來沒有叫過我云兒,只會叫我慕云。”

    趁著剎那清醒,席慕云睜開了眼,一張看起來十分陽光的臉映入眼里。

    “你不是龍一凡,滾開,我寧愿被欲望爆裂而死,也不會讓你得到。滾!”

    最后一個“滾”字,幾乎盡了她全身力氣怒吼了出來。

    “哼,想死?到了我手上,你想死都難。

    還沒有我加藤鷹拿不下的女人,只要等我上了你后,我一定會讓你賞遍天下所有男人,讓你成為我們島國所有男人的奴隸,把你剝光了,給全世界男人現場直播。”

    加藤鷹見席慕云始終緊守,再也忍受不住露出丑惡嘴臉。

    席慕云再度閉眼,此時的加藤鷹全身赤著,勻稱的身材、雄性的味道對此刻的席慕云有著致命的誘惑。

    她還在堅持!

    如果不是這該死的防護罩,我早就把你征服在“黃金右手”之下了。加藤鷹惡狠狠地想到。

    外間的柳生神明和小泉神冊內心即是佩服又是痛恨。

    想不到在如此情況下,中了癡靈丹還沒有屈服,不得不說這個女子夠貞烈,島國女子遠不如也。

    為了使她屈服,柳生神明不得不使用手段,對著房間噴出一種粉紅色的塵霧。

    “粉紅骷髏”是一種極其烈性的藥物,只對女性有效。

    香甜的粉霧飄到席慕云跟前,吸入肺里。

    不到片刻,席慕云的呼吸明顯比剛剛要更急烈,臉上已經紅得發紫。

    在內外藥物,感、觸,聽覺之下,席慕云已經到了極限了。

    屋內的三個男人互看一眼,神色變得驚喜了,也許在下一秒,這個女人就屈服了。

    然而,還沒有等到女人的屈服,地下室的屋門像紙屑一樣飛散開來。

    一道爆烈、肆戾、恐怖的氣息出現在房間。

    接著外間兩人脖子同時一緊,被提在空中。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