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小人物們 > 0420章:揚州炒飯
    ·

    包廂門被推開,薛洋眼光一滯,而詹仙仙正抬起頭來,單手拿著勺子,大口地嚼著吃食。

    揚州炒飯?

    額!

    “仙仙姐,你怎么在這兒!”薛洋好不尷尬,原本他以為只有王艷萍呢?

    “噗嗤。”詹仙仙放下勺子,頓時樂了:“這是我媽,我怎么不能在這兒。”她用另一只手指了指王艷萍。

    王艷萍熱情地揮了揮手:“來來來,坐!讓伯母好好看看你!”薛洋很不情愿地上前,在沙發上坐下。

    女服務員自然聽到他們談話,瞬間也就恍然大悟了!

    原來是一家人啊!

    于是,女服務上前兩步,略微傾斜身子問道:“王總,還需要上一杯咖啡嗎?”

    王艷萍贊賞地看了看女服務員:“來杯青瓜汁。”

    “好的,請稍等。”

    女服務員拿出隨身攜帶地筆記本,迅速記下:“還需要點一點別的東西嗎?”

    王艷萍揮了揮手,女服務員頓時會意,隨即后退兩步,反手拉上房門。

    “祝你們消費愉快。”

    房門關上,女服務員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心里缺想著:有錢人果然氣場不一樣。

    房間里,薛洋一直盯著詹仙仙吃揚州炒飯。

    “怎么?”詹仙仙好奇地看了看薛洋:“你也餓了么?”

    薛洋摸了摸肚子,確實他餓了,下午出門買衣服,晚上又去理發,一整天時間都沒閑著,好像今天只吃了早飯。

    “有點。”

    詹仙仙頓時放下盤子,嬉笑著把盤子往薛洋面前一推:“給你!”

    “我···”薛洋連忙搖頭:“你這是干啥···”

    “咋的,小時候經常搶我吃的。”詹仙仙嬉笑著:“現在給你吃,你還不敢了。”

    說到小時候啊,那可真是帶勁兒。

    每次薛洋媽媽拿出什么好吃的招待詹仙仙,必定會被薛洋捷足先登。

    薛洋還大言不慚:“你長得丑,不給你吃!”

    詹仙仙只是嘟嘟小嘴,王心雨則氣的哇哇大叫。

    薛洋頓時明白,詹仙仙定是報復自己了!他再落魄,也不可能吃別人剩下的東西。

    “得了,得了!我今天來是有正事的,沒跟你們開玩笑。”薛洋有些生氣。

    都什么時候了。

    姑奶奶還開玩笑呢。

    詹仙仙頓時露出奸計得逞地笑容,沖著薛洋吐了吐舌頭,模仿著薛洋小時候說話的樣子:“哼,你長得丑,不給你吃!”

    那語氣簡直像極了小時候。

    薛洋頓時苦笑不得。

    王艷萍看著她們倆鬧咳,也是笑開了花,都忍不住用手捂著嘴笑,但她笑得越兇,薛洋可就越尷尬了。

    媽的,小時候真跟個傻子似的。

    薛洋憤恨地想到。

    “王姨,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笑我啊!”薛洋搖頭苦笑。

    “你小子。”王艷萍笑道:“能有什么大事,不就是和父母吵架嗎!你們倆父子吵架還少了嗎,來我們家里住幾天不就好了。”

    薛洋可能是和父親性格不合,他們兩個人說氣話來都冒著火藥味,所以平時也沒少吵架,每次一吵架,薛洋必定來王艷萍家里來待著。

    等幾天,薛建軍氣消得差不多了,薛建軍又來王艷萍家里把薛洋接回家里去。

    說道小時候啊,那可是三天三夜都講不完。

    薛洋很惱火。

    “這次可不是開玩笑的,看我爸的情況,估計是鐵了心地要送我去國外念書了!”薛洋苦著臉:“可伯母你也知道,我從小就喜歡音樂,我對建筑壓根就不敢興趣。”

    “我爸非得讓我去學工程。”

    薛洋指了指自己的大退:“你看我這身材,能是干工地的料么?”

    “你啊!”王艷萍搖了搖頭:“你父親肯定是為了你好的。”

    “狗屁。”聽到這話,薛洋頓時怒了:“他從來都不考慮我的感受,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他的要求去辦,家里還要我洗碗,我看本書連坐姿他都要管。”

    “丫的,我真是受夠他了。”

    “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

    “你這小屁孩還有那么多道理。”對于薛洋,王艷萍還是比較頭疼,這家伙天資聰明,可惜偏偏用在歪門邪道上面。

    說,肯定是說不過薛洋的。薛洋有一堆歪理,說的王艷萍都沒辦法反駁。

    王艷萍時間有限,她可不想浪費時間,簡單直白最好。

    “你直說吧!到底犯了什么事情?”

    薛洋看了看詹仙仙,但一直沒開口。

    “咋的了,難不成你姐還不能聽么?”王艷萍有些不悅。

    薛洋尬笑道:“不是那個意思,反正我無所謂,就怕說出來會影我和仙仙姐的友誼?”

    然而,他剛說完。詹仙仙便惡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友誼的小船,哪有那么容易就翻的!你說吧···”

    “我··”

    王艷萍直勾勾地盯著薛洋,盯得薛洋心底有些發慌,而詹仙仙也用好餐,把盤子往旁邊一推。

    只見詹仙仙雙手撐著臉蛋,眼睛一眨一眨地盯著薛洋。

    薛洋好難受,壓根就開不了口。

    片刻沉默后。

    詹仙仙忽然一笑,宛若盛開的百合花,實在賞心悅目:“是不是你爸要送你去國外讀大學啊!”

    “你怎么知道。”薛洋頓時一驚。

    詹仙仙笑得花枝亂顫。

    “哈哈哈,劉店長都告訴我了!”

    “我勒個擦,他不是說誰都不講的么?”薛洋有種被出賣的感覺。

    此刻,王艷萍也嚴肅地點了點頭:“也跟我講了。”

    “我···”

    “你小子可以啊!”王艷萍贊賞地看了看薛洋,目光在他全身上下打量一番:“現在長大了,都學會談戀愛了。”

    “我了個去,這你也知道。”薛洋受驚不小。

    詹仙仙奸笑道:“媽,你不知道啊!前段時間薛洋一口一個小月月叫的可肉麻了!”

    “是嗎?”王艷萍頓時睜大了眼睛。

    薛洋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詹仙仙平時在外面的時候,基本上不會和他鬧什么別扭,開玩笑都很少。如果回到家里,各式各樣的調侃必定會隨之而來。

    “聽說對方是個很可愛的妹子,跟心雨很像!”

    “跟心雨很像?”王艷萍頓時來了興趣,連忙追問道:“有照片嗎,我看看。”

    不等薛洋開口,詹仙仙連忙拿著茶幾上的手機,熟練地解鎖,打開相冊,一張一張照片翻閱著。

    :。: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