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魚躍滄海 > 第二百四十四章:無蠟燭芯
    卻說江川,在被白眉玉尺射出的藍光擊中后,極致的寒氣瞬間就把身體表層冰封,皮下卻并沒有多少寒氣侵入,江川此時也完全昏死了過去,自然也斷絕了燃魂秘法的持續運轉。

    隨后緊跟而來的掌力看似威猛,實則并無多少傷害力,反而加速推動江川,向冰谷裂口的某一個位置急速射出。

    因為沒有了意識,再加上寒氣的封凍,江川飄搖的魂焰也得以自然散去,算是勉強吊住了最后一口氣息。

    白眉的寒氣并無主動破壞身體的舉動,更多的是起到封印作用,然而當江川的身影急墜,最終落入冰川上的巨大裂口之際。

    終年繚繞在裂口周邊的寒霧也同步發威,僅在從裂口到冰谷之底的這千多米距離,就把封住江川的冰塊加厚了數倍有余。

    好在此時白眉的封印無聲而動,內部藍光流轉之余,自然而然的將侵入的寒氣抵御在外,使其不得侵入分毫。

    不過這樣的狀況并沒有持續多久,以冰塊的速度,從裂口到谷底也只不過彈指一瞬,當其繼續斜墜,劃過成片自然生成的冰錐后,竟遙遙指向了遠處一口傾斜向下的巨大冰洞。

    冰洞入口已經基本被密集的冰錐封閉,封住江川的冰塊整個撞來,在轟聲巨響中,恰好撞出了一個橢圓形的大窟窿,并且一路轟然向前,直到末入洞內深處漂浮的一層淡藍色寒霧,這才在一處洞腔入口處,被一根橫生的藍色堅冰所阻,搖晃著歪倒在一旁。

    而在此時,洞穴入口也出現了胖老頭的身影,聽著深處傳來的動靜,胖老頭猶豫再三,最終還是頗為畏懼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藍色寒霧,一跺腳在暗恨聲中離了此地,身影拔高直沖上方筆直而去。

    隨著冰塊的落地和胖老頭的離去,玄冰谷內也再度陷入了極致的安靜,一些天生不畏嚴寒的生物也再度探出了頭顱,在沙沙聲中,使得靜到極致的谷內無形中也多出了一絲生氣。

    江川身處藍色寒霧中,原本尚能阻止寒氣侵入的封印冰塊,在絲絲寒氣的侵蝕下也慢慢消融,最終留下少許變了顏色的冰塊,轉而掉轉矛頭層層凝結下,竟向江川的臟腑間緩緩侵入。

    值此身死危機時刻,江川體內的塔中分魂也終于憑空生出一絲驚懼,連帶著整個塔身都輕微的顫抖起來。

    不過因為分魂過于弱小,意識也還處在朦朧狀態,雖然感應到了危機,卻并沒有把主體攝入塔內的能力。

    好在分魂的異動引起了琳兒的注意,加上先前便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此刻又感受到了塔身異動,琳兒第一時間便想起了身處外界的江川。

    “不好,哥哥出事了!”

    琳兒念動間,不及細思后果,第一時間便催動魂力,按照江川傳受的控塔法門打出一道道法印,看著身前形成的一道傳送漩渦,琳兒沒有絲毫猶豫抬腳便跨入了其中。

    同時在外界,巨大冰塊的邊緣一道漩渦憑空生成,當漩渦稍一穩定,便從中閃出一道嬌小的身影。

    剛剛現身的琳兒,第一時間便察覺到魂體一冷,似有某種堪比煞風力量影響魂體,使得自身有種行動異常遲緩的感覺。

    好在此地煞風不強,這冰冷麻木的感覺雖強,自己倒也能勉強支撐片刻,只是神識不知為何也被未知力量的影響,竟不能探出體外分毫。

    顧不上此地環境,琳兒艱難轉身,隨即便見到了已經厚達數米的冰塊,和其中隱約可見的江川身影。

    琳兒神魂劇顫,在這一瞬間幾乎達到了神魂潰散的程度,好在這些年的經歷并沒有白費,關鍵時刻琳兒還是強壓住了心頭的恐懼,奮起全部魂力想要撼動這拖延自己的詭異力量。

    然而事以愿違,琳兒的動作還是如同定格了一般,只能緩緩挪動。

    這般狀態不要說如何動作,就是施展開啟入塔的法決都無比艱難,救走江川更是想都不要想。

    因此稍一嘗試,琳兒便放棄了持續鼓動魂力的打算,咬牙間默念咒語,竟也施展出了從江川記憶中學來的燃魂之術。

    一點魂焰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內而外的逐漸擴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覆滿了全身,而琳兒的魂體卻在此時有些扭曲,一股強烈的如被抽魂煉魄的劇痛猛然襲來,差點便由此打散了琳兒好不容易燃起的魂焰。

    而在這同一時間,因為魂力被急速的抽取燃燒,魂體內剛剛生出的一絲無力感,卻轉眼便被燃燒魂力反饋而來的精煉魂力取代,實力也在這一瞬間暴漲數倍之多。

    借著這一股燃燒魂力形成的沖力,魂體扭曲的琳兒勉力撼動了眼前的冰塊,又勉力打出法決,在自身快要堅持不住的前一刻,終于托著冰塊急速縮小,成功鉆入了半空形成的漩渦中消失不見。

    到了一層空間,燃魂秘術剛一收回,琳兒便無聲的癱倒在黑霧里,同樣失去了任何知覺。

    而此時塔魂也適時而至,分別引導一清一黑兩道氣息,分別灌注于冰塊以及攤到的琳兒身上,塔內空間至此也勉強安穩了下來。

    冰塊的寒氣仍然在持續的侵入體內,現在江川的四肢已經被徹底凍僵,就在寒氣持續深入,達到臟腑邊緣之際,江川體內的小塔在分魂的勉力控制下,催生了一道暗淡的護膜遮住臟腑。

    然而這道護膜脆弱異常,在寒氣的持續侵襲下,支撐了僅有片刻時間,便徹底消散于無形。

    不過此刻藏于心臟竅穴中的金光焰,卻是悄然發力,散出了一股股熱力,在不傷及江川自身的同時勉力擋下了寒氣的侵入。

    金光焰的熱力只能勉強阻止寒氣,因為丹田元嬰的枯竭,在沒有靈力支撐的情況下,金光焰也不能發揮全力。

    這使得寒氣也只是比此前的侵入速度稍慢而已,如此堅持了一會功夫,在金光焰就要潰散當場的時候,分魂引導的靈氣及時降臨,順利補足了金光焰后繼無力的短板,光焰大漲之余,其熱力也堪堪守住了最后一塊陣地。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