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十章 身份尷尬
    有句話叫樹欲靜而風不止,劉琰這會兒沒心思找事,架不住事來找她。

    比如眼下。

    劉琰到梧桐苑的時候,二公主趙語熙已經到了。一聽名姓就知道這倆不是親姐妹。趙語熙是前朝宗室女,要是前朝未亡,她說不定連個郡君、縣君的封號也撈不著。到了老劉家這里,為了顯示大度倒是給了她個公主的名號,可身份著實尷尬,平時能不出門就不出門,能不出聲就不出聲,恨不得在臉上頂著“請無視我”這幾個字。劉琰進來的時候,論年紀她居長,可趙語熙哪里坐得住,站起身來招呼劉琰:“四妹妹來了。”

    劉琰笑著拉著她手:“二姐總是來得比我早,這兩天沒去看你,聽徐尚宮說你這兩天身上不好?”

    “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天兒熱沒胃口,也懶得動彈。”

    趙語熙身子弱,到了夏天別人還好,她得受整整一季的罪。什么都吃不下,夜間也睡不安穩,一夏天過完半條命都快沒了,讓不知情的人一看,還以為趙語熙過得日子多么困苦難捱,一點兒也不象錦衣玉食中嬌養出來的。

    看程先生還沒來,趙語熙輕聲問:“聽說你這兩天被程先生罰了?有沒有什么我能幫忙的?”

    二姐姐就是善解人意!

    以前她沒少替劉琰當槍手寫功課,除了實在不能替她的琴和棋,書畫兩樣趙語熙可是給劉琰幫了不少忙。

    “這次程先生看著我寫的……”劉琰苦著臉說:“手腕都要斷了,好歹是搪塞過去,下次再找二姐姐幫我忙。”

    趙語熙抿嘴一笑,她今年也已經十五歲,到九月里就十六了,容貌是她們姐妹之中最嬌柔秀麗的一個:“好啊。其實寫字不難,我上次同你說,你握筆不要太緊,越是用力,就越寫不好,還容易累。”

    “寫字還好說,今天還要畫畫,這個更要命了。”

    “這不難,我跟你講幾個容易畫的,練兩回保證能上手……”

    說話功夫,三公主也來了。

    三公主劉芳也不是皇上皇后的親生女,是侄女,生母沒了之后由曹皇后養大的,后來也就順理成章跟著成了公主。她比趙語熙小半歲,可身量卻比趙語熙高出半頭。

    她一進來就擠到劉琰的坐位邊:“四妹,聽說老五讓人打了膳房的兩個太監?”

    這事兒該知道的肯定都已經知道了,可人家趙語熙就很識趣,對此事絕口不提,跟沒這回事一樣,絕不象劉芳似的,哪壺不開提哪壺。

    “好象有這么回事。”

    “那你呢?就讓她白打了不成?”劉芳很不喜歡五公主,實在是她那個性子讓人喜歡不起來,跟她說話特別累,不知道哪句話就得罪她了,馬上就撂臉子,淌眼抹淚的使性子。劉琰和她過不去的話,劉芳鐵定是站在劉琰這邊啊。就不說交情,劉琰是皇后親生的,劉雨她算什么?她娘沒名沒分,那個嬪還是皇上登基以后追封的。劉芳聽宜蘭殿的宮人說過,要不是皇后相勸,皇上只怕壓根兒想不起劉雨的娘是誰了,連個嬪只怕都混不上。聽聽名字就知道了,因為生在個下雨天就隨口取名叫雨了,可見她有多不受待見。

    “我和她鬧什么?難道又叫人說我以大欺小?”

    劉芳撇了撇嘴:“娘娘就是太賢惠了,這樣不懂事的丫頭就該重罰,收拾她兩回包管就老實了,老這么忍著縱著,她越發會蹬鼻子上臉。”

    五公主劉雨是來的最晚的一個,在殿門外就聽見劉芳的聲音。

    雖然沒聽見她們說什么,可是一見劉芳和劉琰湊在一處,劉雨本能的就斷定她們一定是在說自己的壞話。

    她陰著一張臉進來,瞪著劉芳和劉琰兩個。

    劉芳才不在乎她高興不高興,抬頭瞅了一眼,信手揮了揮:“你擋著亮了,往旁邊站站。”

    劉雨眼圈兒頓時就紅了:“你欺負人!”

    劉芳懶洋洋的瞥她一眼:“誰欺負你了?你不會連自己該坐哪兒都忘了吧?再說,你的規矩怎么學的,見了面一點禮數都沒有,還敢跟姐姐頂嘴了?”

    劉雨被氣的不輕,臉漲得通紅,摸出帕子捂著臉就哭起來,抽抽噎噎的說:“你們合起伙來欺負人……”

    劉琰從頭到尾一個字都沒說,甚至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真不知道這欺負二字從何說起。劉芳對她這一哭二鬧的把戲也早看膩了,一見她開哭,就扭開頭裝看不見。

    最不自在的是趙語熙。

    按年紀來說,四個人里她最大。按身份,人家都是劉家人,她是外姓人,本來就矮一頭。現在劉雨哭成這樣,她不管不好。可是要管的話……

    趙語熙才想起身過去,劉芳就扯住了她的袖子朝她搖頭,示意她別去管這閑事。

    反正管也管不了,哄也哄不好,越是管她她反倒越是來勁。

    趙語熙一臉為難,看看劉芳又看看越哭越厲害的劉雨,一時間進退兩難。

    還是劉琰出聲打了個岔,喚趙語熙的貼身宮女過來:“二姐姐臉色不大好,怕是又中暑了,你快扶她到窗邊坐下歇歇,讓人取些薄荷油和溫水來。”

    趙語熙的宮女松香趕緊過來扶著趙語熙坐下,心里暗暗感激四公主給解圍。沒辦法,趙語熙身份實在太尷尬了,這事兒她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裝病真是個好辦法,反正眾所周知趙語熙身子就是弱嘛。

    看劉雨沒有要止啼的意思,劉琰提高一點聲音問:“什么時辰了?程先生到了沒?”

    宮女恭恭敬敬的回話:“程先生這就過來了。”

    劉雨哭聲頓時一滯,往門口看了一眼。

    時候不早,程先生只怕馬上就來。

    程先生為人古板嚴厲,等下見著她哭,只怕不會安慰反而會自討沒趣。劉雨恨恨的一甩帕子,走到后面自己位子上坐下。

    她才坐好,程先生就進來了。這么熱的天,程先生衣裳一件也不少穿,領子系得嚴嚴實實,頭上除了兩枚玉簪什么首飾也沒有,她一進來,連膽子最大的劉芳都不敢亂動了。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