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九十八章 歇息
    東苑一下子就變得冷清了。

    趙語熙在的時候,她的清意殿也是十分安靜的。趙語熙平素不出門,姐妹們在一起的時候,也幾乎從不主動說話,存在感可以說是非常低。

    可是她忽然一嫁了,劉琰又有好些天無精打采的。

    大姐姐嫁出去她就難受了好幾天,走過瓊華閣的時候總想拐彎,可每次腳一邁出去,她就會想起,大姐姐已經不住這里了。

    現在清意殿也空了,只有幾個粗使太監雜役留下來看院子。

    劉琰悶悶的說了句:“不回去了,我要去小哥那兒。”

    桂圓說:“公主,四皇子現在八成還在熙豐堂呢,咱們現在去怕是找不著人。”

    “那就去熙豐堂。”

    桂圓趕緊勸:“公主,熙豐堂還是別去了。聽說皇上這些日子看了不少宗室子弟的功課很不滿意,吩咐太傅加強管教,咱們這會兒要是過去,那些校書、講學們看見咱們,管又不是,不管又不是,太難為他們了。”

    桂圓的口才也是磨練出來了,很懂得怎么勸人。

    豆羹很是佩服。

    瞧瞧桂圓姐這話,說得多委婉,多好聽。

    要是換個說法,比如說,熙豐堂不算后宮,公主往前朝跑,少不了又有拘泥古板的人要在皇上那里上諫言。

    這種話勸公主是沒用的,不但沒用,說不定還會火上澆油。

    桂圓接著說:“公主,四皇子因病也誤了不少功課了,公主還是等四皇子下學或是休沐的日子再去尋他玩耍吧?”

    豆羹悄悄在心里給桂圓又豎了一根大拇指。

    “好吧。”劉琰確實不想難為熙豐堂的那些講官兒,她要是去了,他們不管算失職,管了……唉,何必為難這些人。

    “那回宜蘭殿吧。”

    “是。”

    桂圓這次應得又響又脆。

    回宜蘭殿好啊,回了宜蘭殿,有皇后娘娘看著,想必公主也折騰不起來。

    劉琰把宜蘭殿當成自己第二個窩——她在這兒混飯的次數約摸比在自己的安和宮用飯的次數還多。

    所以宜蘭殿的偏殿里還有單給她收拾出來的兩間宮室,一間可以看書寫功課,一間可以休息。以前劉琰曾經在宜蘭殿住過,這份兒待遇皇子皇女皇孫們都沒有,唯獨她一個。

    那會兒才進京不久,入冬之后劉琰咳嗽不止,整夜的咳,太醫說是不適應京城的氣候,寒氣侵體。喝湯藥,燒地龍,上熏籠這些招兒都使過了,不頂用。皇后娘娘心疼的不得了,就讓四公主住宜蘭殿,晚上她要親自照顧。

    也許是太醫們的藥終于起了效,也可能是皇后娘娘的親自照顧有用,公主的咳嗽還真的就漸漸好了。

    不過劉琰還是在宜蘭殿住滿了一冬,直到開春才搬回自己的宮苑去。第二年冬天她還是住在宜蘭殿的,后來身子漸漸好了,冬天不再咳嗽,才不再搬來搬去。

    別人看宜蘭殿滿是敬畏,劉琰來宜蘭殿跟自己的安和宮一樣。

    桂圓在宜蘭殿也是很有面子的,上上下下都對她很客氣,知道她是公主身邊最得用的宮女了。

    她知道公主心情不好,又嫁出去一位姐妹,心情怎么會好?

    還好這次公主沒怎么折騰,來宜蘭殿用了碗湯羹,就說倦了,桂圓趕緊服侍她歇下。

    睡了好啊,睡了不會惹事。再說,睡醒了沒準兒公主的心情就好了呢。

    她從殿門出來,外面兩個小太監笑著說:“姐姐有什么吩咐只管讓我們去做。”

    “不勞煩了,我去茶房。”

    雖然說人家給面子,桂圓也不會真傻乎乎不客氣的全盤收下,真支使宜蘭殿的人給自己跑腿兒。

    茶房門前的人也認得她,笑著招呼過,桂圓這才進門。

    “英羅姐姐?”桂圓沒想著在這兒碰見她:“你怎么在這兒?”

    按英羅的身份,這種沏茶倒水的活計早不必她親手做了,她除了貼身服侍皇后娘娘,也管著不少后宮的事兒呢。雖然沒有那個名分,可不少人都在背后叫她“二總管”。

    “皇上來了,正和娘娘說話兒呢,我也偷空躲會兒懶。”英羅朝她一笑:“你來得正好,我才沏好了一壺濃露茶,你也嘗嘗。”

    桂圓笑著應了一句:“那是我來得巧,嘗嘗姐姐的好茶。”

    主子們有時候好清靜,不喜歡奴婢們在跟前礙眼,這是常事。

    皇上的脾氣嘛,宮中許多人也都知道,他尤其不喜歡那么多人老在跟前圍著,在宜蘭殿里頭,就喜歡和娘娘獨處。皇后娘娘親手泡茶,桂圓甚至還聽說,皇上會給皇后娘娘揉肩捏腰呢。

    桂圓覺得,這不象天家帝后,倒象是尋常人家的夫妻一般。

    再說,如果皇上皇后說什么要緊的話,有奴婢在跟前,也不方便。英羅伺候得久了,最是識趣,知道什么時候用得著她,什么時候她得避開。

    茶沏好了,桂圓哪能讓英羅給自己斟茶,連忙過來幫忙。

    英羅看她燙杯、分茶的動作,笑著問:“你這手本事,是李尚宮教的?”

    “是,李尚宮得閑兒時會指點我們幾個。”桂圓說:“可惜我粗手笨腳,李尚宮說我不開竅,教了兩回不肯教了。我們公主平時都不大喝茶,更不講究這些規矩儀范,就算我學了也用不上。”

    “已經不錯了。”

    英羅端起茶杯,目光穿過半扇敞開的門,望向后殿的方向。

    宜蘭殿后殿東側殿是曹皇后日常起居之所。她一向不喜歡在屋里熏香,皇上也不喜歡,總說聞著不舒坦。

    這對夫妻在許多事情上還都和過去一樣,保留著進宮前的習慣。

    皇上痛痛快快把腳上的靴子踢掉,只穿內衫往榻上一仰:“世珠,你也來歇會兒。”

    曹皇后應了一聲:“好。”

    她把頭上的釵子拔了,也在榻上靠著,跟皇上頭并頭。

    “今天早朝上差點兒睡著,葛老頭兒那長篇大論沒完沒了的,說到激動處胡子亂抖,我真怕他一口氣上不來就這么過去了。”

    “葛大人是老臣,皇上應該多給點體面。”

    “是啊。”皇上無奈的說:“朕怕他真一頭栽倒了,讓人搬把椅子來,讓他坐下說,他偏不坐。”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