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四百零六章 晉封
    李尚宮的消息很準確,第二天陳美人和王嬪兩個人晉位的旨意就下來了。

    陳美人晉陳嬪,王嬪晉王昭儀。

    她們兩人穿著禮服前往皇后宮中謝恩。王昭儀身子漸漸康復,只是還虛弱,那一身兒衣裳看樣子都快把她壓垮了,跪拜行禮的時候,兩邊一左一右各有一個宮人攙扶著,不然她一個人恐怕根本完成不了三跪九叩的大禮。

    一旁陳嬪也不能太厚此薄彼,她身邊也有兩個宮人攙扶。不過陳美人壓根兒用不著她們,她頂著沉甸甸的吉冠禮服走動行禮,臉不紅氣不喘的,根本沒當一回事兒。

    這次其實不止她們兩個人得了晉封,其實還有另外兩個人也得了。不過她們位份低微,不招人注意。

    這兩個人是由宮女晉封,一個是潘才人,一個是鄧才人。

    按說晉封是好事,但她們兩個人的神情中卻看不出多少歡喜之意。

    她倆的住處也定下來了,離陳嬪和王昭儀住處不遠。

    一出宜蘭殿,陳嬪就大步走過來,扶著王昭儀,一面吩咐人:“沒眼色的,快把輦轎抬過來,沒見你家主子這都站不住了嗎?”

    王昭儀幾乎是半夜就起來讓人伺候著梳妝更衣,到現在為止,只喝了兩口湯,吃了一小口糕餅,這會兒真是撐不住了。陳嬪比宮人可有勁兒多了,靠著她,王昭儀也覺得自己站得穩當些。

    “別,別興師動眾的,讓人背后說閑話。”

    王昭儀和陳嬪性子不一樣,平時她就覺得陳嬪張揚。今天才得晉封,怕是有人會在背后說她們得志就猖狂。

    “你就歇一歇,緩口氣兒吧。”陳嬪從宮人手里接過帕子,替她擦汗。

    臘月里頭出這么些汗,也是難得。陳嬪也出了汗,那純粹是行頭太重,又要跪又要叩折騰的。王昭儀就不一樣,她這純粹是虛汗。

    轎輦很快抬來了,不光有王昭儀的,還有陳嬪的一乘。

    按她倆的品階,乘轎輦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不過對于跟在后頭出來的潘才人和鄧才人兩個人來說,她們還遠沒有這個殊榮。旁人或許覺得晉封是好事,哪怕是最低等的才人名分,那也是翻身做了主子,再不是奴婢了,有名分,有宮室,有俸祿,不用再勞作,反而有人伺候她們——雖然才人的品階低些吧,但也有兩個宮女兩個太監呢。

    一下子從伺候人的人,變成了讓人伺候的人。

    要是有了孩子,那更不得了。

    可是潘才人和鄧才人兩個人都歡喜不起來。

    若是能選擇,她們情愿不做才人,還做宮女。

    她們做宮女,伺候的是皇上啊,而且是貼身伺候。能伺候皇上過夜,這是多榮耀的事兒?雖然沒有名分,可是旁人見了她們可不得恭敬客氣的稱一聲姑娘?她們的吃穿用度樣樣不差,更沒有什么粗重活計要干,連姚公公都對她們笑臉相迎。

    沒名分怕什么?后宮有名分的那兩個擺設比她們差遠了。

    她們既有皇上的寵眷,又有體面……

    可這一切全都毀了。

    都毀在那個賤人手上。

    原本她們三個人受皇上寵幸的日子差不多,可那一個春然覺得自己生得好,覺得皇上偏寵她,平時對潘、鄧二人就不客氣,拿腔捏調,那做作樣子看得人惡心。

    如果只是這樣那也就罷了,她們三個人私下鬧一鬧,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不出格,尚宮們不會管,姚公公就更不會管了。

    其實夏天的時候,那賤人就有些不對勁了。她懶懶的,見人不愛說話。不過她以前對旁人也不熱絡。

    后來她干脆躲屋里不見人了。

    潘才人覺得她的舉動不尋常,悄悄留心著,還發現她居然在偷偷吃藥。

    當時潘才人沒想到懷孕不懷孕——皇上沒打算讓她們懷孕,起碼這些年不會,潘才人也早就死了那個心。她只以為春然是有病了,瞞著人多半是不想挪出去。

    要知道出去容易再回來可就難比登天了,換成潘才人,她若有了什么小病,她也一定要瞞著,硬扛也要扛過去,不能讓人發現,要不然,有病的人怎么能伺候皇上呢?這可不是小小私心,這是危害龍體啊!要是把病過給了皇上,那她死一百次都不夠填罪的。

    潘才人沒猶豫多久,就決定向尚宮告發她。

    春然這個人實在太招她討厭了,如果這一下能把她趕走,那再好不過。

    不過舉告她之后,潘才人又有些后悔。

    既然抓到了春然的把柄,那趕走她一定不成問題。

    問題是,趕走了她之后,她空出來的位置怎么辦?會不會,姚公公會再挑一個宮女出來填補春然留下的空缺?

    那可不是件好事。

    春然比她們兩個長得都好看點兒,但是她們在皇上身邊都幾年了,好看不好看的,皇上看多了也早就不新鮮了。可是若來個新的那就不一樣了,認領一不喜新厭舊啊?萬一春然走了來個更年輕漂亮的,甚至不用更漂亮,皇上怎么也會更喜歡新鮮的吧?

    這么一想,潘才人能不后悔嗎?春然不好相處畢竟也相處了不短時間了,再來個新人能擔保比春然強?

    可潘才人萬萬沒想到,春然并未因為生病被趕出去,她作了個大死,順便連潘才人和鄧才人都一起拉下了水。

    春然居然鬧事鬧到了皇后娘娘面前,嚷著自己有了身孕,要讓皇后給她個說法。

    潘才人真沒想到她會干出這種事來。

    你哪怕找皇上哭一哭求一求,撒個嬌討個情也行啊。

    這下可好,為了皇后的體面,皇上干脆連她們也不留了,直接都交給了皇后發落。

    皇后娘娘一向有寬厚的名聲,沒有要她們的命,反而給了她們才人的位份。

    對事情一知半解的人,誰不夸皇后娘娘行事大度,說她們福氣好。

    可是潘才人和鄧才人兩個人都明白,她們下半輩子,大概也就跟住了冷宮一樣了。皇上不會再召幸她們,她們在宮里頭,也就象從前的陳、王二人一樣,無聲無息的當個擺設。過個五年十年的,皇后娘娘可能想起來給她們晉一次位份,然后呢?繼續熬日子,一直熬到死。

    她們后悔嗎?

    潘才人不后悔當時伺候皇上過夜,她是自己爭來的機會。

    但是……她今年才二十多歲,往后幾十年都要在這宮墻內慢慢消磨,活著同死了又有什么區別?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