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女兒
    劉琰心里還是不踏實,端著湯碗,不由自主就想轉頭朝外看。

    其實產室設在一處比較偏遠的宮室,坐在她現在這個位置,哪怕把脖子伸得象大鵝那么長也看不見。

    “母后,我能不能去看看三姐姐?”

    曹皇后給她舀了一勺肉羹:“你老老實實坐在這兒吧,可不要去添亂。”

    剛才英羅她們就擔心劉琰去“添亂”,曹皇后也說她只能“添亂”,劉琰只能老老實實的坐著了。

    大概……她去了也真的幫不上什么忙,只能是添亂了。

    劉琰只好陪著曹皇后坐著了。

    “別擔心,”曹皇后拍拍她的手背:“太醫說情形不壞,孩子一定會平平安安生下來的。”

    “我……”劉琰想說她不擔心,但是這明晃晃的謊話連她自己都騙不過去:“我就覺得,怎么要生這么久……”

    那得多疼,多累啊。

    劉琰知道生孩子是怎么一回事,那是硬生生把一團血肉從做母親的人身上割下來,太難了,也太可怕了。

    “不要緊的,不用怕。”曹皇后攬住女兒,好象又回到了她才兩三歲大的時候,輕輕拍著她的背:“你三姐姐肯定會沒事的。”

    劉琰剛才決定把自己做的夢就裝自己心里算了,可是對著母后,她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

    說完了她有些忐忑的問:“三姐姐那么想生個兒子,要是真生了女兒,她會很失望吧?”

    “不會的,無論是男是女,都是親生骨肉,哪會因為生了女兒就嫌棄呢?”

    劉琰笑了笑。

    她心里明白,雖然都是親生骨肉,還是有所不同的。

    外面雨淅淅瀝瀝一直下著,劉琰差不多日日都來宜蘭殿,可是今天才注意到宜蘭殿東面水池里栽了一大叢花,天已經黑了,離得也遠,劉琰能看見那花瓣落在水面上,薄薄的,零碎的浮著,雨滴落在花瓣的間隙中,濺出一個又一個圈圈。

    這么坐著,等待消息,時間好象被拉長了,每一刻都很難熬。

    曹皇后說:“你去看會兒書吧?還是我叫人來陪你玩牌戲解悶?”

    劉琰搖頭:“我想練會兒字。”

    心里不寧定的時候,怕是練不好字的。

    不過曹皇后沒有說破。

    劉琰對著飄著落花的水池和秋雨,寫了約摸小半個時辰的字。

    她抄的是佛經。

    雖然劉琰平時不大信這些,也總覺得人們有求所的時候才去拜佛上香,太功利了,可是在她什么忙也幫不上,又希望劉芳能平安無事的時候,她還是選擇了抄經。

    說來也奇怪,看經書的時候她總是犯困,但抄經的時候不會。

    抄經的時候,她心里很安靜。

    如果這世上真有神佛的話,希望神佛能庇佑三姐能順順利利的生下孩子。

    劉琰不貪心,她只求這一件事,沒有順便再求求讓劉芳能得個兒子。

    她寫完了這一篇的最后一筆,外頭忽然傳來喧鬧的聲音,桂圓急匆匆的進來,笑著說:“公主,三公主生了,母女平安。”

    劉琰握筆的手一松,那只筆落在了書案上,將劉琰才剛抄好的經文染上了一團墨漬。

    謝天謝地,平安就好。

    劉琰問:“駙馬還好嗎?”

    說到這個桂圓又笑了:“駙馬全身發僵,坐都坐不穩,想抱孩子,結果手伸出來之后倒把接生嬤嬤嚇了一跳,公主你猜怎么著?他的手指頭不知怎么并攏在一起,伸不直也展不開了。”

    “哎喲,別是真嚇出病來了吧?”

    “太醫說沒大礙,說讓他歇一會兒,再讓人扶著走動走動就好了。”

    說真的,桂圓也理解不了怎么有人能因為妻子生孩子就緊張到這個地步。以前聽人說會有人嚇得手足無措,魂不附體的,桂圓覺得那都是夸張的說法,沒想到今天真見著活生生的例子了。

    “趙駙馬還真是個……性情中人。”

    桂圓連忙附和:“公主說得是,趙駙馬和三公主真是恩愛,要不是關心情切,趙駙馬哪會急成這個樣子,這可做不得假,太醫都叫他嚇壞了,一面盯著產室里的三公主,一面還要盯著產室外的這位駙馬呢。”

    可憐的太醫,不過相信回頭曹皇后會給他一份絕對不薄的賞賜。

    畢竟三公主給皇上和皇后又添了個外孫女嘛。

    劉琰第二天才看見這個小外甥女。

    這孩子看起來還有些皺巴巴的,頭發稀疏,皮膚發紅,眼睛緊緊閉著,呼吸的時候小鼻孔一張一張的。

    不如二姐姐的女兒好看——

    曹皇后倒是很高興:“這孩子生得秀氣,你看,鼻子嘴巴都小小的,臉龐生得也好。”

    劉琰去探望劉芳。

    劉芳精神倒還好,笑吟吟的靠坐在榻邊,趙磊笨手笨腳的端著一碗湯喂她。不過這活兒他顯然做得不熟,舀起湯來吹了吹——湯被吹回碗里去不少,可能還滴灑出去不少,最后喂到劉芳嘴里的時候還要再灑個幾滴。

    這么下來一碗湯劉芳能不能喝到一半都難說。

    但是劉芳看起來就很高興,瞧她的樣子,這湯是什么滋味兒根本不重要,哪怕趙磊這會兒給她喂的是白水,她大概也喝得有滋有味的。

    劉琰覺得自己這會兒進去……挺多余的,于是她在門外頭站了一站,就轉身原路回去了。

    從上到下,人人都喜氣洋洋的,沒誰不開眼的提起三公主一心想要兒子卻得了女兒這件事。

    劉芳是這么和劉琰說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就這么睡在我旁邊,我就這么盯著她看,一看好半天連眨眼都忘了。以前只聽說,什么捧在手里怕碰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現在我算是明白了,我就不知道該怎么對她好,就想把我所有的全給她。”

    別人都沒提起的事情,劉芳自己倒是說出來了:“一開始我就想要個兒子,可是生的時候我就在想,只要能好好的生下來,孩子也太太平平沒災沒病的,那兒子或是女兒都無所謂。等到現在看著她,抱過她了,就算誰給我十個兒子跟我換,我也不能換走她。”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