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保障
    潘才人的死就是這么一件無足輕重的事,馮尚宮也并沒有放在心上。

    “還有一件事兒,”小宮女才想起來:“二**讓人送了貼子來,說邀**去賞花。”

    “哪天?”

    “好象就是后日。”

    馮尚宮又問:“是連四**和我們**一塊兒請的嗎?”

    小宮女猶豫了下:“這個,奴婢就不知道了,想來應該是一塊兒請的吧。”

    馮尚宮也覺得自己問的多余。

    只怕四**才是人家要請的主客,麓景軒也送張貼子不過是順帶的。不送的話,怕會讓人說閑話,說她厚此薄彼,同是姐妹卻處事不公。

    反正送了,自家**也未必去。

    馮尚宮覺得她還是好生勸勸五**,該有的應酬還是應該有。

    結果馮尚宮才進后殿,就看見可晴領著幾個宮女,捧著一撂新衣裳出來。一見著馮尚宮,小宮女們紛紛問好

    可晴把手里的衣裳交給玉茹,囑咐她:“小心收好,別落了灰,也別壓皺了。”騰出手來扶了一把馮尚宮:“馮姑姑怎么過來了?今天身子可好些?”

    “好,好多了。起來走了幾步,也沒覺得有多累。”馮尚宮問:“**這是預備要出門?”

    不然怎么試了這么些套衣裳。

    可晴扶馮尚宮坐下:“是預備**后日去二**府上穿的,**把新做的衣裳都試了一遍呢,選了一套出來。”

    五**聽見她們說話的聲音,問了一句:“馮姑姑過來了?請進來吧。”

    馮尚宮還有些意外。

    她本來還以為要費些口舌才能勸動五**出去呢,沒想到五**連去賞花的衣裳都挑好了。

    可晴扶著馮尚宮繞過屏風,劉雨正坐在妝臺前,綠翠正替她梳頭。

    妝臺旁邊的架子上搭著一套新衣裳,淺米色裙幅上繡著綻開的的桃花,看著**嫩的十分悅目。

    馮尚宮對這套衣裳很認可。

    五**正是姑娘家一生之中最好的年華,原是該好生打扮的時候。現在不打扮,將來等年華已逝,再回想起來該多懊悔。

    劉雨側過頭來微微一笑:“快給馮姑姑搬張椅子來。”

    馮尚宮笑著謝了一句,坐的時候也很小心。她今年身子不大好,腿疼,這是年輕時就落下的毛病,也沒有什么好辦法。腰還閃過一次,前陣子又臥病,直到今天都沒斷了藥。

    雖然都不算大病,但是馮尚宮從來沒有這么清楚的感覺到,她在變老了。

    衰老來的那么快,那么無聲無息,任誰都無法抵擋。

    “**是打算去賞花時梳這發髻?”

    綠翠笑著問:“馮姑姑看這樣梳還成嗎?”

    馮尚宮點了點頭:“不錯,既大方又貴氣,還不會太過繁復。這套衣裳選的也好,與**很相襯,就是不知道四**那天打算穿什么衣裳去,若是選得重了,那倒不好。”

    可晴被馮尚宮一說才想起這茬來:“姑姑說的是,要是和四**穿的一樣就不太合適了。要不奴婢讓人去打聽打聽,看四**打算那天穿什么?”

    綠翠替劉雨將頭發又散了下來,銅鏡里頭映出來的人面容清秀,頭發半披散著,彎而精致的眉毛,就是唇色淡了些,看著有些蒼白,象是一張有些褪了色又泛黃的仕女畫。

    “打聽不打聽都一樣,不用多費這個功夫。”劉雨示意綠翠退下,可晴過去接手繼續替她梳頭。

    “針工局的人精乖著呢,送來麓景軒的秋裝和送到安和宮的肯定不會重樣,我就是想和四姐姐撞次衫都難。”

    她說起這事口氣輕松,但是可晴和馮尚宮聽著未免有些心酸。

    是啊,宮里人哪個不明白?安和宮那是需要捧著敬著極力討好的,他們麓景軒這里不過是應付差事,全是按著例來的,不多也不少,挑不出什么大毛病,可也沒什么額外的奉承。

    馮尚宮之前因為五**倉促決定了終身大事,而且還選了田霖做為駙馬,是很有些不滿的。

    但是現在她多少體會著了五**的心思。

    她想早些出嫁,出宮之后自己就可以在**府里當家作主,不用象現在一樣,處處看人眼色,一忍再忍。

    況且,不選田霖,依著皇上對**的冷淡,也未必會給她選個什么優秀的人才做駙馬。

    田霖是沒有家世,可**本身是天之驕女,婆家再怎么顯赫還能顯赫過娘家嗎?重要的是,人是**自己挑的,**自己喜歡才重要,將來日子能過得舒心愜意。倘若讓皇上決斷,最后要跟個情不投意不合的人將就一輩子,那才叫真難受。

    明年此時她們可就不在宮中了,想必日子一定會過得比現在更好。

    “后日**去赴宴,說不定還能騰出半日的空來去**府看看。也不知道那些人修繕得怎么樣了,可別又存了壞心給偷工減料。房子可不比旁的,可得結實嚴整才好。”

    劉雨倒不擔心這個。

    “前些日子才被整治過,他們不敢在這個時候做手腳,再愛錢也得有命花。”

    要沒有前次鬧的事,那這些人肯定會無所顧忌,以次充好,偷梁換柱那是肯定的。劉雨拼著狠狠得罪他們一次也值了,畢竟這**府是她以后的地盤,嫁妝更是一輩子就這么一回,她得著了實惠,不虧。

    馮尚宮是沒法兒跟著出宮去看**府的,她之前只看過圖樣——可圖樣是圖樣,對著圖樣她也沒法兒真的想象出**府是個什么樣子。

    五**之前就曾經說過,**府西北角上有一處小院子很清靜,到時候給馮尚宮住,那里最宜靜養。

    這話里的意思馮尚宮不會聽不出來。

    五**這是承諾給她養老送終。

    其他人對馮尚宮可是羨慕不已。在宮里伺候的人,不管現在看著多風光,心中都隱憂——擔心老了以后沒有著落,晚景凄涼。宮人、尚宮們還好些,太監們最擔心這個,所以他們也最在意錢財,似乎多抓些錢在手里,將來就有了保障一樣。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