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時光
    這個夏天的雨特別多,雨一多了,公主府的修繕就要被耽誤。

    劉琰倒不急,慢慢修著唄。反正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在五公主之前出嫁了。

    公主府修繕過程中還有點小插曲。

    陸軼悄悄告訴她,說公主府下面有地道。

    有地道不稀奇,不管大戶人家還是平常人家,都會往自家地下挖一挖。鄉下人家挖的坑多數是用來當了菜窖,至于城里頭,挖地道密室除了存物、貯財,很多時候還會用來避禍,或是掩藏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公主府下頭的這地道,是在加固冰窖的時候發現的,修砌得格外堅實牢固,還特別大,有密室,地道四通八達,簡直象是在地下又蓋了一座宅子。

    陸軼花了大半天功夫把這些地道摸了一遍,沒假手旁人——密道密道,讓人旁人去探那還叫密道嗎?

    探完之后陸軼給劉琰畫了張簡圖送來。

    劉琰第一眼看見圖,還以為這是個蜘蛛網呢,一點兒沒想起來這是地道。

    等她回過神兒來,就對這張圖嘆為觀止了。

    準確的說,是對這地道嘆為觀止。

    這宅子下面一半都挖空了啊,真的不會塌嗎?

    她立馬鋪開紙給陸軼回信,問他知道不知道挖這個地道的人是誰,干嘛要把地道挖成這樣。

    算算建這個宅子的時間,應該就是前朝最后兩任皇帝那個時候,天下差不多已經亂起來了。

    是為了躲避戰亂?

    看圖上陸軼特意標出來的,地下有水井,有儲糧的地方,有通風口,有可以住的地方,還有能活動的區域。

    這規劃很周全,準備做得也充分。真準備了足夠的糧食,在里面躲個一年半載不成問題。

    信送出宮去,陸軼的回信很快就到了。

    他說,這應該不是為了躲戰亂才修建的地道,可能是為了囤兵。

    又隔了一日,他打聽了到了更確鑿的消息,特意來告訴劉琰。

    修建這個宅子的人是前朝的一個權臣,姓吳,攢了不少錢財,也得罪了不少人。為什么他要在靠近皇宮的地方修個這樣的宅子,修完之后想做什么用途,這個就不好判斷了。因為宅子快修好的時候,姓吳的就倒臺了。那會兒朝政亂得很,你方唱罷我登場,據說最多的時候半年換了三個丞相,朝臣們惶惶不可終日,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這種情況下,姓吳的那個人肯定千方百計想自保。

    但是那種時候,不是養幾個死士,囤幾套盔甲就能解決問題的。

    覆巢之下無完卵,整個京城都亂起來了,整個天下也亂起來了,地道修得再牢固又有什么用呢?

    豆羹這兩天來回跑著送信,腿都跑細了,臉也曬得比冬天時黑多了,如果說冬天的時候豆羹還是個小白臉兒,那現在活脫兒就是抹了一臉醬油。

    桂圓還是挺體恤他的,沒忘了多給他留兩碗綠豆湯,里面還給他擱了兩粒冰糖。

    豆羹忙歸忙,其實忙得還挺高興。

    旁人覺得大熱天跑腿是苦差事,豆羹還挺喜歡的。他喜歡出宮,宮外自在,而且人人都捧著他。有時候路過茶館兒他也進去坐一坐喝一碗茶,聽一段書。外面的茶是劣的,點心粗糙,茶館里格外嘈雜,三教九流都有。

    豆羹喜歡這樣的地方,坐在那兒,他有時候都忘了自己是個太監,他覺得自己和周圍的人都一樣,就是很普通的人,做的也是很普通的事。

    豆羹跑腿傳信的次數多了,跟陸軼身邊兒人也都混熟了,大家稱兄道弟的,那些人也沒有因為他是太監就看不起他。

    公主要是能早些成親就好了。

    照豆羹看,宮外的日子比宮里快活一百倍。

    但是有那么多人削尖了腦袋想往宮里扎。

    安和宮今天又忙了一天。

    四公主這兒三五不時就能收著賀禮,有的當然是親朋友故舊送的,有的就是拐彎抹角的間接關系。

    比如,表姐吳小惠的夫家,她妯娌嫂子的娘家也打發人來送禮。

    劉琰壓根兒沒見過她們,如果李尚宮不解釋,她根本想不起這幾家人是什么人。

    就這種拐彎抹角的,他們能算是親戚?劉琰覺得不能算。

    但人家自己覺得算。

    夏天仿佛很短暫,眨一眨眼,炎熱的時光就飛逝而去。劉琰有些舍不得這個夏天。

    她覺得這個夏天過得很快活。

    忙忙碌碌的,甚至她都沒怎么覺得熱,夏天怎么就過完了呢?

    劉琰也開始量尺寸,做吉服了。

    送來讓她挑撿的都是好料子,紅得特別正,顏色特別濃,料子握在水里象是掬了一捧水,一松開手,料子就真跟水一樣輕快的從手里流淌落下。

    “這個是做裙子的,公主可喜歡?”

    只要劉琰說句不喜歡,這料子就算廢了,她不穿,這顏色旁人也穿不上。

    “挺好的,留下吧。”

    針工局的人就笑著應了。

    看著這大紅的綢緞,劉琰以前一直不知道為什么成親就要穿紅,現在有些明白了。

    這顏色就象是要燒起來一樣,那么熱烈,那么歡騰。

    被這么燒過一回,以后的日子似乎也多了更多的期盼。

    冬至那日,五公主劉雨出嫁了。

    曹皇后特別從太醫院指派了人來,怕劉雨身子虛弱,成親這一天的折騰她捱不下來。到時候新娘子暈厥在花轎里,那得嚇壞人了。

    劉琰安安心心坐在一旁看熱鬧。

    劉雨光梳妝就用了兩個時辰!劉琰看著有些心驚,到時候這樣的罪她也得照樣受一回。

    劉雨去宜蘭殿拜別了曹皇后。

    這一次拜是三跪九叩的大禮。

    劉雨穿著那么厚重的一身吉服,頭冠怕不有十幾斤重,那實打實全是實心金飾,上面又綴滿了珠寶流蘇。她每次拜下去,劉琰都怕那鳳冠把她的小細脖子給墜斷了。

    外頭的人喜氣洋洋的湊趣,齊聲喊著:“駙馬進殿了!”

    曹皇后按禮說完了囑咐誡勉的話,劉雨身旁的人連忙把她攙扶起來。

    今天伺候在旁邊的宮人和尚宮大概是特意挑過的,看著都有一膀子力氣,劉雨被她們簇擁扶持著,怕是連路都不用自己走了。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