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史上最狂贅婿 > 第一百三十二章:要狠一點
    低下頭,桌子底下的情況,只要不瞎,就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于是,秦家從上到下,就都看到了,桌子底下,秦茵的腿,正被葉冷抓著。

    一時間,秦家眾人都愣住了,然后,都抬起了頭,看向了秦茵。

    好好的,你把腿伸到人家葉冷那兒干嘛?

    秦茵的臉,已經憋得通紅,腦子亂成了漿糊,她從沒見過葉冷這樣的男人,不是說,男人都是喜歡偷腥的嗎,為什么葉冷,竟然就選擇把她爆光了?

    “你們知道的,我腳抽筋了,有些不舒服,所以,我就伸了伸腿,無意中碰到了葉冷……”秦茵努力地,讓自己鎮定了下來,說道。

    這個解釋,有些牽強,但是,卻也說得過去。

    “腳不舒服,你早點說啊,趕緊回房休息一下。”秦超立即說道。

    既然女兒已經說了理由,那么,無論這個理由是真是假,秦超都會當成真的。

    因為,不當成真的,難道繼續問下去,讓女兒出丑么。

    秦茵連忙點了點頭,然后站了起來,快步離開了,這里,她是呆不下去了,今天,丟人丟得太大。

    不過,走了幾步,秦茵忍不住回頭,狠狠盯了葉冷一眼。

    她是想引誘葉冷沒錯,本來讓她引以為傲的錢鋒,在葉冷面前,卻如喪家之犬般,被嚇得急匆匆走了,這讓她心有不甘,于是,心里一動,便想到了引誘葉冷。

    但凡是個有能力的男人,自然都會對女人充滿著吸引力,這年頭,有本事的人,從來就不差錢和女人。

    很明顯,葉冷能力很突出,一個電話就能把李東山老爺子和劉老爺子叫來,這種能量,不可想像。

    因此,誘惑葉冷,在秦茵看來,實在是值得做一做的事。

    但該死的,葉冷竟如此不解風情,讓秦茵恨得咬牙切齒,不過,現在她哪敢還多說什么,迫不及待地回房了。

    “葉先生,對不起,小茵她是無意碰到你的,你別往心里去。”秦超看著葉冷,誠懇地說道。

    葉冷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我的反應太激烈了,被碰了一下,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說了,吃飽,我和素素回房。”

    說完,葉冷已經站了起來,推著秦素素,便離開了飯廳。

    之前,葉冷已經問清楚秦素素住的是那個房間,因此現在,他便直接推著秦素素回了房。

    飯廳里,秦超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也吃飽了,爸,你們繼續吃,我去看看小茵。”

    說完,秦超已經起身,不到半分鐘,便到了他女兒秦茵的房間。

    推門走進去,秦茵正在化妝臺前坐著,看到秦超,立即低下頭,叫了一聲爸。

    秦超點了點頭,然后,把門關上,并且反鎖了。

    “剛才是怎么回事?”秦超沒有廢話,直接問道。

    事實上,他并不信自己女兒剛才是無意中伸腳碰到了葉冷,知女莫如父,他對自己這個女兒,挺了解的,剛才那個解釋,根本就是在說慌。

    秦茵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自然,低著頭,半天說不出話。

    她能說什么,難道說,想勾引葉冷?這種話,如何說得出口。

    秦超來回踱步,數分鐘后,說道:“你是想引誘葉冷吧?”

    秦茵臉上,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不過,秦超已繼續說道:“不用難為情,說起來,你的選擇是對的,如果你能引誘得了葉冷,那么,對我們來說,好處不小。”

    說到這里,秦超嘆了口氣,說道:“之前,你爺爺應該已經決定讓我當新的家主了,現在卻很難了,秦安有了葉冷這個女婿,那么,你爺爺毫無疑問,會改變主意的,如果讓秦安當了家主,我們一家的日子,都不會好過的。”

    秦超說完,忍不住嘆了口氣,該死的,他和秦安爭了這么久,難道最后只能認輸嗎?

    他不甘心,明明,他已經無限接近家主這個位置了,如何肯放棄。

    秦茵自然也明白自己父親的處境,因此,也忍不住皺起了眉,說道:“爸,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秦超又沉默了很久,才看著秦茵,語氣嚴肅地說道:“葉冷,是個不錯的年輕人,得到他,便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因此,你繼續引誘他,把他搶過來,那樣,秦安便失去了唯一的依仗了。”

    秦茵臉色紅了紅,然后,又露出了不忿之色,說道:“可是,葉冷那個人,簡直不是男人,他剛才竟然,竟然……”

    竟然什么,秦茵說不下去了,畢竟,在飯桌之下引誘葉冷,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小茵,有時侯做事,得心狠一點,對別人狠,也對自己狠,既然引誘不行,那么,便想其他辦法……”秦超瞇著眼說道。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低了下來,又對秦茵說了幾句,秦茵的臉色,頓時變得猶豫不決,但最后,卻是咬牙,點了點頭。

    …………

    這邊,葉冷推著秦素素,也回到了房間之中,今晚和秦素素睡一間房,讓葉冷興奮得發抖。

    “剛才,到底是怎么回事,說吧。”秦素素盯著葉冷,問道。

    葉冷撇了撇嘴,說道:“還用問嗎,你那個表姐想引誘我唄,她的腿故意伸到了我腿上,嘖嘖,挺刺激的,不過,我心里只有你,別的女人,我哪能看得上眼。”

    秦素素自動忽略了葉冷說心里只有她的廢話,想了想,說道:“看來,你一個電話,便把李東山老爺子和劉老爺子請了過來,倒是讓別人,對你動心了。”

    “還說這些干啥,我敢發誓,你那個表姐,我看不上眼,另外,現在也不適合說她,素素啊,我這是第一次和你睡一個房,那啥,春宵一刻值千金……”葉冷瞇著眼笑道。

    秦素素的身子,猛地僵住了,心臟也狂跳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說道:“今晩,我睡床,你睡地板,敢有什么邪惡的念頭,你就試試。”

    說完,秦素素冷笑著,伸手在輪椅的某個位置,摸出了一把閃爍著寒光的剪刀,然后,瞄了葉冷某個部位一眼,還拿著剪刀,做了個剪掉的姿勢。

    葉冷猛地覺得胯下一涼,忍不住跳腳怒道:“姓秦的,你竟然隨身帶著一把剪刀……”

    “肯定帶著呀,以防有些人圖謀不軌,總之,誰不老實,我就讓誰做不成男人。”秦素素說道。

    葉冷滿臉悲憤,然后,他服了,面對著一個隨時想剪了你的女人,誰他娘的敢硬一個看看?

    “姓秦的,我為了你,拒絕了多少誘惑啊,你咋不知道珍惜呢,你這樣,會失去我的啊。”葉冷嘆氣道。

    讓他睡地板,不得不說,這女人真狠啊。

    “要不,你可以去找秦茵,反正嗎,她也打算引誘你,我不攔著。”秦素素說道。

    葉冷翻了個白眼,心里想,去找秦茵,我還不如去找你妹秦雨呢,但我是那種人嗎,我不是。

    當然,這種話,葉冷只敢在心里想想,萬萬不敢說出來。

    把秦素素抱上了床,葉冷老老實實地打了個地鋪,然后躺了下來。

    原本想著能發生點什么美妙的事,現在卻只能打地鋪,葉冷心里,一時間實在是苦得很。

    不過,聽著秦素素很輕,卻有點急促的呼吸聲,大概是怕他不老實,葉冷忍不住無聲笑了笑,雖然不能干啥,但是,聽著秦素素的呼吸聲,他竟就覺得挺滿足了。

    因為,原本,他也沒打算對秦素素干什么的,畢竟秦素素的腿還沒好,就算再想,現在,也終究還不是時侯。

    想著想著,葉冷倒是很快便睡著了,心里沒有什么不純潔的想法,他還是睡得著的。

    房間里,頓時變得寂靜了下來,一個多小時后,一縷青煙,卻是悄無聲息地,飄進了房間之中。

    房間門外,秦超和秦茵,相視了一眼,臉上,都有著激動之色,那縷青煙,是極為劇烈的迷藥,只要吸入一點,那么,葉冷和秦素素,便任由他們擺布了。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