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凌天神帝 > 第1369章 干他丫的!
    凌劍辰神色一頓,卻是沒有任何不悅,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來人:“我若不給呢?”

    那黑影身形壯碩而魁梧,漆黑的臉上同樣帶著似笑非笑的神色,手指輕輕摸了摸下巴,戲謔的目光在凌劍辰的身上上下打量著:“若是不給的話,那俺只能錢債肉償,今天晚上你就好好服侍本大爺吧!”

    “哈哈哈……”凌劍辰大笑三聲,一步上前,卻并未出手。

    而是與那魁梧身影緊緊擁抱在一起:“牛耿,你不在西部神域當你的城主,跑到這里來做什么?”

    這魁梧身影正是牛魔皇的兒子牛耿!凌劍辰與牛耿可謂是不打不相識,二人最初相遇時牛耿諸多挑釁,但經過了幾次生死經歷之后,他們早已經得到了對方的發自內心的認可。

    牛耿撓了撓腦袋上的兩根大牛角,眼神有些躲閃,打著哈哈道:“也沒啥……這不本想著去南部神域找你,但一想到你肯定要參加諸神之戰,必然會經過這里。

    俺便在這里等著你,已經等了大半年了!”

    凌劍辰微微皺眉。

    他如何看不出牛耿有心事,顯然不是他所說的這般簡單。

    但既然牛耿不說,凌劍辰也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隱私,哪怕是親兄弟之間同樣不可能如透明人一般置身于對方的面前,凌劍辰笑道:“你也要參加諸神之戰嗎?”

    牛耿點點頭:“本不想去,但俺那老子非要逼俺去!”

    凌劍辰笑道:“既然如此,那不如你我同行!”

    見牛耿點頭,凌劍辰繼續說道,“我還要買一些東西,你且隨我在這里逛逛,等我把東西買好了,咱哥倆好好喝一頓。

    正好我有幾個朋友,也要介紹給你認識!”

    “好!”

    牛耿臉上憨笑依舊,但那眼神中卻有著難以掩飾的憂愁和重重心事。

    凌劍辰看在眼里,卻也知曉急不來。

    當即帶著牛耿在至尊寶閣內逛了起來,他所需要尋找的煉制身外化身的材料屬于比較罕見的材料,在地攤區這便卻是不可能找到。

    二人便是進入到商鋪區,幾經周轉找到了除卻醒魂石之外所有材料。

    制服了三億中品神石,凌劍辰看著面前堆滿了笑容的掌柜:“掌柜的,可知道哪里有醒魂石?”

    三億中品神石可是一筆大買賣。

    其中利潤足可以比得上他大半年的收入,掌柜的態度自然是熱情的很,想了想道:“醒魂石屬于珍貴材料,一般來說各方勢力得到都會自己珍藏起來。

    不過,貴賓區今天會有一場拍賣會,也許里面會有醒魂石,您可以去看看!”

    “有勞!”

    凌劍辰當即前往貴賓區。

    不過……他們卻是在貴賓區入口處被人攔下,對方沉聲道:“進入貴賓區必須擁有至尊貴賓的資格!”

    “至尊貴賓如何辦理?”

    凌劍辰問道。

    守衛沉聲道:“只有收到我至尊寶閣邀請的強者才能成為至尊貴賓,若是沒有邀請的話,哪怕有再多的錢也不能辦理。”

    牛耿緊皺著眉宇,悶聲如雷:“如何才能得到你們的邀請?

    你倒是把話說清楚些……”守衛斜著眼瞥了眼牛耿,縱然他的修為遠不如牛耿,但卻因背靠著至尊寶閣讓他無所畏懼,臉上神色淡然,語氣冷淡道:“有足夠的名望者自會收到我至尊寶閣的邀請,除此之外,你們也可以去闖闖鑒寶樓。

    但凡登上鑒寶樓十層以上,也能夠成為至尊貴賓!”

    “鑒寶樓?”

    凌劍辰一愣。

    他倒是聽說過至尊寶閣的鑒寶樓,那是一座三十三層的寶塔。

    在每一座至尊寶閣中皆有設立。

    據說在里面有三十三樣絕世珍寶,但這些珍寶連至尊寶閣的鑒寶師都沒辦法認出是什么東西,更別說鑒別出它們的效果和功能。

    正因如此,至尊寶閣修建了鑒寶樓,只要支付一億下品神石即可闖鑒寶樓。

    但凡鑒別出里面珍寶的效果和功能,并且鑒別結果正確的話,就能得到該珍寶。

    至尊寶閣會再添加絕世珍寶補齊鑒寶樓三十三至寶。

    前世凌劍辰可是只要刷臉,就能得到十大商會最高規格待遇,自然沒有去闖過鑒寶樓。

    沒想到這一世卻是要去闖一闖了!二人一路來到了鑒寶樓。

    這三十三層高塔前早已經人山人海,凌劍辰在一旁支付了一億下品神石,領取了一份闖關令牌,但前面還有三名強者,他們二人只能在鑒寶樓外等候。

    正等著,突然,凌劍辰感覺到身邊的牛耿渾身緊繃,一股冰冷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周圍不少強者受到牛耿的氣息沖擊,神色戒備,不悅的目光看向他們二人。

    凌劍辰皺眉低喝一聲:“牛耿……”“啊?”

    牛耿回過神來,看向凌劍辰,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失態,雙拳緊握著低下了腦袋:“對不起……”“到底怎么回事?”

    凌劍辰剛問完,便是聽到一陣輕佻的聲音傳來:“哎呦喂,這不是大情圣牛耿嗎?

    你怎么這么陰魂不散的,飄飄早就跟你說過讓你不要纏著她了,你怎么還不死心呢?

    你好歹也是牛魔皇的兒子,老這么跟狗皮膏藥一樣纏著我家飄飄,未免不太好吧?”

    咯嘣!牛耿雙拳緊握著,生生將空氣捏爆了。

    他雙目一片赤紅。

    冰冷的目光死死瞪著那說話之人。

    凌劍辰也是劍眉微凝,抬頭朝著前方看去,這是一個頭頂獨角,皮膚白皙,俊朗不凡的青年。

    在他的懷中,一臉嫵媚的柳飄飄正依偎著他的胸膛,看向牛耿的目光帶著厭惡和冰冷。

    “柳飄飄?”

    凌劍辰一愣,隨即明白牛耿為何心事重重了,原來是柳飄飄給他戴綠帽了啊!當初牛耿為了柳飄飄,可是敢與整個青火城為敵啊!沒想到……這才過去幾年,柳飄飄就已經變心了。

    而牛耿這個癡情的家伙,顯然是受傷不輕。

    牛耿深吸口氣,血色的雙眸死死盯著那青年:“馬云峰,這是你我之間的事情,莫要牽扯到我父皇身上。”

    “嘁!”

    馬云峰嗤笑一聲,隨即看向懷中的柳飄飄,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挑釁的目光看著牛耿,“飄飄啊,到底是你馬哥哥厲害,還是這頭蠢牛厲害呢?”

    “當然是馬哥哥更厲害啊,馬哥哥讓人家欲生欲死呢!”

    柳飄飄嫵媚一笑,厭惡的目光打量著牛耿,不屑道,“蠢牛,我早說過你配不上我,你不要再纏著我了!我是馬哥哥的人……”“飄飄,你……”牛耿悲痛欲絕。

    馬云峰哈哈大笑道:“牛耿啊,要不今晚你到我酒樓去,本少爺跟飄飄表演個節目給你看看?

    親眼看著你真愛的女人,在本少面前承歡,這種感覺一定很刺激的,哈哈哈……”咯嘣!咯嘣!咯嘣!牛耿鋼牙緊咬,險些要將牙齒繃斷。

    啪嗒!凌劍辰一巴掌抽在牛耿的腦袋上,直把牛耿抽的懵了,他一臉茫然的看著凌劍辰:“你、你打我干嘛?”

    凌劍辰惱怒道:“干嘛?

    干他丫的啊!”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