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女總裁的貼身戰王 > 第40章 厲害的廢物!
    其實陳曉的心里是非常在意羅是非的,兩人從小就在一個學校。

    小的時候,陳曉長得并不出眾,修煉的天賦也沒有體現出來,常被人欺負。

    但是羅是非雖然不能修煉,但他小時候那會就已經是天生神力了。他經常都是充當著小霸王般的角色,嘗嘗會以霸氣凜然的架勢擋在陳曉的面前,幫她嚇退那些小朋友。

    那時候,陳曉是弱者,羅是非就是她心目中的英雄。雖然后來這角色對換了一下,陳曉丑小鴨變成天鵝了,羅是非這個小霸王卻變成了不能修煉廢物。

    不過陳曉的心中,對羅是非一直保留著一份希望。

    她希望羅是非的廢物只是暫時的,她希望他能像小時候那樣一直威風凜凜,她希望他有一天能夠完成這場華麗的逆轉。

    可是現在,就連希望都沒了。

    羅是非打了馬東,王彪肯定不會放過他,到時候羅是非肯定逃不過他們的報復。羅是非又怎么可能斗得贏眼前的這為二代少爺呢?

    除非……

    陳曉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找打莎狄。可是陳曉已經好多年沒有見到莎狄了。一想到這里,陳曉頓時覺得希望破滅。

    柳浪站在一樓走廊的拐角處,淡淡的說了一句,“我說,你們兩個這個校長當的也太不盡職了吧?那個元嬰期的小子該不會也是你們這里的學生吧?”

    “不是!我認識他,他是落日城城主的獨子王彪。”楚佳月臉色很不好看的說了一句,隨后拿出一道傳音符,甩了出去。

    莎狄俏臉很不好看,“這混小子,竟然欺負到老娘的頭上了?”說著,莎狄就要平地一聲吼。

    但還好柳浪一把拉住了她,示意她先不要插手。

    看著這些人不接受道歉,陳曉眼圈紅紅的,兩行清淚就落了下來。

    “呵呵!”柳浪噗嗤一笑,“這小丫頭很有意思啊,都金丹期的人了,竟然還會哭鼻子。”

    “喂,我說你有點正經可以不?人家還小呢,才十幾歲……”莎狄很不愿意的白了柳浪一眼 。

    陳曉哽咽著,彎腰就要撿起地上的錢。

    這時。

    “曉曉別動,讓他撿!”羅是非看著無助的陳曉,眼中寒意更深,他勾下身子,把陳曉拉在自己的身后。

    陳曉愣了一下,很快的便是驚恐,她的手在顫抖著。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羅是非又在說什么傻話!

    “王彪,對···對不起···”陳曉求助一樣的看向王彪,但是就在陳曉剛開口的時候,王彪已經看向了另外一邊。

    求饒的話,就如同被魚刺噎住了一般,咽回了肚子里。

    陳曉的眸里已經滿是淚水,她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她什么都幫不上忙。

    “小子,你說什么?”馬東臉上出現一絲戲謔,“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

    “哈哈,這小子還沒睡醒。”

    “我聽到了什么?”

    王彪身邊的狗腿子大笑著,仿佛聽到了什么笑話一般,唯有王彪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心想, 對,就是這樣。等到陳曉極致絕望的時候,自己再出面,到時候他們非但要感激自己,還會跪舔。那時候,陳曉這小妞兒,自己還不是一拿一個準?

    “馬東,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陳曉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

    王彪不理會自己,她就求馬東。

    原本對誰都不假顏色,生人勿進呆傻校花,在這一刻,放低了自己所有身段、堅持與自尊。

    “曉曉你干嘛?你干嘛道歉?”羅是非上前一步,他握緊了陳曉的手。

    正說著,怒氣恒生的羅是非陡然一揮手!

    “啪!”

    一道非常響亮的巴掌聲。

    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

    王彪一臉懵逼的看著羅是非,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左臉。

    被打了?自己一個元嬰期的修真者竟然被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扇了一耳光?

    王彪感覺自己在做夢。但是馬上,王彪就反應了過來,制止了身邊那些就要上前教訓羅是非的小弟們。

    “小子,有兩下子啊,連我都沒看清你是怎么動的手?”王彪舔了舔嘴唇,“這樣吧,你現在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我就放了你。而且,以后我罩著你不說,我還會讓我爹全力培養你。你看這個條件如何?”

    羅是非冷冷的看著王彪,斬釘截鐵的說道,“不可能!”

    王彪的臉頓時沉了下去,“小子,我給你面子你卻如此不知好歹。盡然這樣,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別!王彪,求你了,求求你別對他動手好不好?”陳曉哭的就像一個淚人,在一旁苦苦哀求。

    可能是看到陳曉此時的樣子太過可憐了,王彪說道, “看在曉曉的面子上,我不為難你,我一個元嬰期的人對你動手那是欺負你。但是,我這幫兄弟我可就管不著了。”

    陳曉臉色蒼白,她不停的搖著頭,嘴里低聲喃喃著什么,看著一直緊握著自己的手的羅是非,陳曉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他保護自己的那一刻。

    她覺得很安心,總感覺他站在自己的面前,這天不會塌!鬼使神差的,陳曉就任由羅是非把自己拉到了一邊。

    “站遠點,弄傷了可就不好了。”羅是非對著呆愣住的陳曉笑了笑,然后轉身,臉上霸氣凌絕。

    “讓一下!”

    羅是非提腳,似要往前踏出。

    他現在和馬東之間不過一米,也就是在話音剛落,羅是非前腳剛踏下去的時候,馬東就如同球一樣,被一巴掌扇的在地上來了一個翻滾。

    可怕,太可怕了!都沒有看到他的出手。

    一旁看戲一般的王彪頓時驚訝了。沒想到這個不能修煉的廢物竟然會如此的厲害。就他這伸手,恐怕就是一般的金丹期都奈何不了他。

    馬東哪里還有之前的囂張跋扈,捂著自己紅腫的臉,躺在地上,如一條狗一般。

    沒多大一會,七八個人就被羅是非給撂倒了,看樣子還傷的不輕。

    羅是非面無表情,眼眸淡然的掃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王彪。

    “廢物!”王彪哼了一聲,隨后對著羅是非揮了揮手,低聲說道,“抓住他,要敢反抗,直接廢了他!”

    王彪的話音剛落,他身邊站著的四人就已經沖了上去。

    “小子,讓我們家少爺,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吧?呵呵,可別以為我們是那個廢物。”一個人冷冷的說道。

    羅是非臉上淡然,只是輕輕一瞥說話的人,然后身形一動,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揚起自己的右手。

    “啪!”依舊是一巴掌,那人已是橫飛了出去。

    陳曉捂著嘴,羅是非什么時候,有了這樣的實力?這真的是以前那個他嗎?

    她驚住了,連忙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會看錯。

    圍觀的那群吃瓜群眾,也是瞪大了眼睛,那個小子,竟然一巴掌就扇飛了一個筑基期的人?這是真的?他又變得厲害了?

    再看場中,羅是非身影閃動之間,四個筑基期的人都已經倒在了地上。

    之前他們以為是巧合,馬東那個胖子本身就是個廢物,可是現在,他們才真的體會到眼前這個人的可怕之處。

    只有親身體會過,才能感覺到那種絕望。

    王彪看著地上倒著的狗腿子,面色很陰沉。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