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奮斗在2005 > 第二十四章 家事
    林楓這次也算開了眼,見識了老媽譚素英的真正彪悍。

    妯娌之間本來就會有一些不和諧,但是演變到破臉動手地步的不算太少見吧,老大家的敢破口瞎罵,譚素英這個脾氣就敢大嘴巴抽人。

    至于老大本人林文義是真的不敢動手的,先不說他不敢動譚家女,更因為一米八四的林楓擋在母親面前,血氣方剛的大后生,真要激怒他不保證就敢把你揍個生活不能自理,事后有譚家出面,這母子倆惹不上多大麻煩。

    無論從哪個方面考慮,老大林文義都覺得不能把事態鬧的更大。

    老二林文忠和他婆娘已經置身事外了,在譚素英發火兒之后他們就偃旗息鼓退到了較安全的位置,三個姑姑這時就是和稀泥的角色,拉拉架。

    “媽,我去路口接大雄哥他們進來……”

    林家這種丑事不可能鬧更大了,剛才沒大鬧就鬧不起來了。

    這是真正的家丑!

    他也不怕大伯他們真的敢動自己老媽。

    倒是左鄰右舍的都知道老林頭兒的子女們是什么德性。該笑話的都早就笑話過了,鬧成什么樣也不算太意外,在他們看來基本還算是正常呢。

    林楓是真看出來了,爺爺再不接走,怕是給折騰的沒幾天好活了。

    譚素英也把這情況看的一目了然,她倒不是沖著這老宅子來的,別說她現在不缺錢,以前缺錢的時候也沒把這點財產放眼里,偏偏老大老二他們說話太難聽,譚素英為了一口氣,也要和他們爭下,壞了他們的好事。

    對付這種人,就得用更壞一點的手段,不然他們不知道‘疼’。

    此時,老大家的還在哭嚷,但已經被三個姑子連拉帶拖的弄院里去了,老大林文義一看這事態不好收場,就有了退走的心思,因為譚素英一發火,有些事就不能按照他的意愿來發展,肯定商量不出一個好結果。

    他嘆了口氣,人就出去了,老二和他家婆娘也走去了院子里,真不好招來左鄰右舍看這個笑話,都勸老大家的不要再哭嗥了……

    挨了大嘴巴的老大媳婦肯定是不甘心的,“叫我兒子來,叫我兩條兒子來給我作主,他們老娘快給人打死了,我不信我兒子就不管我……”

    老大林文義是有兩條兒子,不過真來了也沒什么用,他們敢對譚素英無禮,林楓第一時間把他們放倒,肯定不會講半點情面的。

    就算再加上他們老爹林文義三個人一起上,都未必是林楓自己的對手。

    當然,家里的事還沒到了動全武行來解決的地步。

    老大家的嘴太臭,被抽大嘴巴那是活該,老二家的說話也難聽,但人家不會沖著譚素英罵那種話,人家很有心計的,知道誰能惹,誰不能惹。

    所以從林楓譚素英母子倆入門,老二家的幾乎就閉了嘴。

    “激怒老三家的沒好處,那譚素英是個硬柴頭,吃軟不吃硬的主兒。”

    老二家的附唇在丈夫耳邊說悄悄,意思是這事我們別插手。

    老大家那個沒文化、沒素質,嘴還臭,招來禍也是她自己尋的,怪誰?三個閨女過來其實是湊個鬧,能分就分點,和稀泥也有和稀泥的好處。

    事真鬧大了,她們還能退一步,不象老大他們是沒有退路的,真叫他們放棄了分老宅的心思,他們肝兒都能疼抽了,那絕對不會放棄的。

    本來不臭嘴招禍,老三家的都未必會來跟你爭,人家日子窮困也窮的有骨頭,看不上你這點東西,但把人弄火兒了,那就不好說了。

    所以,在策略上,老二家的認為老大家的把事給搞復雜了,挺好的局面讓她臭嘴幾句就攪和了,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豬一樣的隊友。

    如今老大家的挨了抽,老二家的自然揪著丈夫,不讓他多嘴說話,活該啊,賤嘴只會招禍,你還能做點啥?凡事慢慢商量嘛,真是豬頭腦袋。

    在這以前,譚素英脾氣壞是壞,但是沒有動過手,林文漢活著的時候,他還是能‘壓’住譚素英的刁蠻脾氣,但現在林文漢不在了嘛,誰還能壓得住譚家女的刁蠻性子?不抽你是真的對不起你。

    譚素英小時候見過的大場面,比老大家的這一輩子見的還要多。

    “媽,你坐,手疼不疼?”

    林楓讓老媽在炕沿邊搭了半個屁股,先坐下消消火兒,這貨也是個逗比,居然問他老媽手疼不疼,打人的手,別人疼,她也有點疼吧?

    譚素英白了兒子一眼,不過她剛抽完人,兒子第一時間擋在身前,怕他大伯暴起傷了自己母親,這做法令譚素英心暖,到底是我兒子,心疼我。

    這會兒還問我手疼不疼?這個小魂淡……

    看他嘻皮笑臉的模樣,怕是沒把他老媽抽別人的事太上心呢。

    其實林楓是大力支持老媽的,抽的好,他都想動手呢,但是對方畢竟是長輩,是名義上的大伯母,林楓做為侄子,這個‘手’還真不好動。

    不過老媽動手就不一樣了,她們是平輩的,撕破了臉動了手,正常。

    林老爺子目光也是亮了幾許,這個三媳婦是這樣的脾氣,但她對長輩還是孝敬的,她能說出接自己去住,就是替林文漢敬孝。

    其實上很多現實中的情況是,兒子都死了,兒媳婦會更難融入這個家,甚至會另嫁,眼睛珠子都沒了,眼眶骨有沒有,誰還在乎呢?

    隔了輩的孫子們,更不懂的世故情份,甚至他們都還不懂‘事’呢。

    林楓就算是懂事的好孩子了。

    “媽,我爺爺真的接走了,不然照這情況,老爺子還不給折騰死?”

    “嗯,今天就接走,誰攔著也不行,林文漢不在了,我譚素英還在,我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的鬼,老公公肯定得管……”

    這話聽的林老爺子默默淚下,老三家的,懂仁義,知情義!

    “爸,跟我和您孫子一起住吧,我們搬家了,如今新房子寬敞,您要住不慣樓房,我給您找平房,反正啊,您別在這住了,至于老宅子,你想給誰就給誰,我和林楓不要,我們娘兒倆不缺這,您孫子剛買的車就上百萬,不差分宅這倆錢的,但是呢,老大老二這么做有悖孝道,我看不慣他們,父母親這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還不都是為了子女們,如今他們為了這點破房產,連您的命不顧了,您臨了再落個沒下場,天都看不下去,跟我走吧,我替林文漢給您養老送終,有我譚素英一日,別人別想欺負您,過去一段時間,我還沉浸在文漢離世的傷悲中,現在我也看開了,他早死早投胎,我們活著的人還要活,我兒子都20多歲了,我將來還要抱孫子呢,您也好好活著,說不定您能看到重孫子呢,咱們一家人四世同堂。”

    說著,譚素英抹了抹眼淚。

    林楓趕忙籠住老媽的肩頭,她一流淚,就知道她又想起她丈夫了。

    譚素英含著淚微微頜首朝兒子一笑,“媽沒事,你去接人吧。”

    林楓默默點頭,眼眶有些紅了,手用力攥了攥了老媽的肩頭。

    譚素英挨著兒子身上,覺得很溫暖,后半輩子只能指望自己兒子了,不過她知道,自己這個兒子能指望上,是個孝順的,懂得疼人的好孩子。

    “媽,我叫大雄他們過來,就是要把我爺爺接走呢,他們誰鬧也沒有用的,我爺爺再留在這,真要給他們折騰死了,我不允許,我爸在九泉之下也不允許別人折騰他老父親,我得替我爸把這件事辦好。”

    “媽心里有數,我兒子是好樣的,媽支持你呢!”

    “嗯,”林楓也落淚了,在老媽額頭上親了一口。

    譚素英一笑,“爸,您看這孩子……”

    其實老媽心里美孜孜的呢。

    她就這一個獨生子,疼得跟眼珠子似的,兒子如此孺慕情深,她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尤其沒了丈夫的女人,全部的愛都在兒子身上呢。

    老爺子微微頜首,“小楓,是個懂事的,象他爸爸,素英啊,爸老了,不想給你們娘兒倆添麻煩了,活幾天算幾天吧,老宅子,爸不準備給不孝的子女們,爸寧愿一把火燒了,也不給他們,這是爸心里的實話,你是譚家女兒,爸知道你家不缺錢,但要讓爸選擇,老宅我是想留給小楓的……”

    老爺子并沒有老的糊涂了,他心里什么都清楚,誰孝誰不孝都清楚。

    譚素英探過手,攥了攥老爺子的手,“爸,現在你不要做決定,再看看吧,老大老二他們都聽屋里人的,他們也不是大不孝,只是相對來說,有點令父母失望,將來啊,這老宅,您給他們的子女一人一份也行,我跟小楓您不用操心,最后日子里,誰肯在您這承認錯誤,您給誰留一份吧。”

    “素英,爸從來沒看錯過你,到底是大家豪門出來的,沒有小老百姓的小家子氣,爸知道你和小楓不缺錢,但是,爸肯定要給小楓一份,這是爸的一點心意,老林家窮,爸就這點東西,你別嫌少……”

    “爸,我不嫌,這些年我和文漢怎么過的,沒瞞您的眼,我啥苦也能吃,啥罪也能受,我跟著林文漢,我這輩子沒后悔過……”

    這個話題很沉重,譚素英和老爺子都淚汪汪的。

    聲音斷斷續續的傳到院子里,院子里也安靜了,幾個人臉紅脖子粗的,互相瞅瞅對方的尷尬臉色,都覺得沒臉再留下來了。

    “丟人現眼啊,回家!”

    老大林文義終于發了句話,也不理他哭鬧的婆娘,扭身就走。

    “哎呀,你個窩囊肺,老三家的就要把死老頭兒接走了,你就放他們走啊?你給我站住,你給我站住……”老大家的爬起來去追林文義。

    其實,后來譚素英說的話,他們都聽見了,很留了情面,也告訴他們該怎么做了,誰認錯誰孝敬,也許能拿一份老宅的錢,我老三家不稀罕,你們要是繼續鬧,那半點別想分,老爺子畢竟也表態了,即使他們心不甘,還能把老爺子掐死了奪了老宅去?

    老二家的也戳了戳丈夫腰眼兒,意思是我們也走吧。

    “爸,老三家的,我們先走了。”

    老二林文忠也沒臉進屋了,就在院子里喊了一句,拉著婆娘走了。

    就剩下三個林家女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咱們不走?

    互相一使眼色,走吧,兒子們都走了,咱們留下來做什么呀?

    “爸,我們也走了……”

    她們也在院子里喊話,準備就這么走了,家產分不成了,不走待何?

    “大姐二姐,你們先走吧,文娟,你入來……”

    譚素英發話了,喊小姑子進去呢。

    林文娟比她小七八歲呢,今年才三十二三,她家孩子才上小學,日子也很一般,兩口子都普通人,如今也是給私企打工,鐵飯碗什么就沒端過。

    比起兩個哥哥家和兩個姐姐家,林文娟家算是最差的,她家男人早些年還被勞改過,后來釋放出來就不敢再瞎混了,才找上了林文娟。

    六個兄弟姊妹中,林文漢活著的時候,還算最疼小妹妹林文娟,他病重的最后期間,林文娟雖沒錢支援三哥看病,但是人還是隔三岔五過來幫三嫂做的活兒,和三哥坐坐什么的,出不了錢我來出點力,也是種態度。

    另外,林文娟很怕三嫂子,所以很多時候不敢登三哥家的門。

    林楓小的時候,小姑姑也曾看護過他一個時期,那個階段父母工作都忙,后來老媽吃了勞保不上班,小姑姑才騰出手有了屬于自己的自由。

    要說林家還有一個譚素英想照顧一下的人,就是小姑子林文娟了,姑娘嫁了個勞改釋放人員,親戚什么的都看不起她,但這個男人肯為了她拼命,所以林文娟就認定了他,想要跟他過一輩子,窮也樂意跟著他過。

    林楓也知道,小姑父也不是沒頭腦,但為人太義氣,曾也是社會上混的,吃了公家飯之后才知道混沒有下場,娶妻生子之后更收了心……

    林文漢活著時,對妹夫也不待見,誰叫你是勞改釋放人員?這算啥?但妹妹跟人家跑了,他也沒轍,想起自己不也拐跑了譚家女嗎?哎……

    小姑家很窮,當初林文漢查出癌癥,兄弟姊妹們一商量,一家出五百,林文娟都要悄悄去借這五百塊,家里柴米油鹽水電吃喝哪不要錢?可她和丈夫給人打工,就賺那點可憐錢,年輕時不懂事,還差點沒去夜場坐了臺,被譚素英追去抽了兩個耳光拉回來的。

    在林文娟心里,她最怕的人就是三嫂子。

    可她也知道,家里對她最好的就是三哥三嫂這兩位了。

    林楓把‘記憶’中關于小姑的情況回憶了一番,心里不覺微微一嘆。

    不能說小姑對她三哥哥沒兄妹情份,是她家實在太窮了。

    “三嫂,你叫我有事?”

    林文娟在三嫂子面前,乖得跟只小貓似的,她在家里也最小,也是慣出來的,可三嫂子抽她,家里真沒人敢為她做主,她親爹都假裝沒看見。

    倒是老爺子有一回跟林楓他爸說,‘讓你媳婦多管管小娟,那死丫頭沒人能管了,就怕她三嫂,’所以老三家的抽了林文娟,老爺子還挺高興。

    自從小姑子跟著勞改釋放人員私奔后,譚素英也氣的不想管她了。

    林楓記得有一回老媽和老爸說,‘你妹妹這一輩子窮根扎上了,子孫后代三輩子都可能翻不了身,除非有人扶那個勞改妹夫一把……’

    社會上對勞改釋放人員是用有色眼光看的,叫你合不了‘群’。

    “老爺子今兒搬家,文娟你跟去認個門兒!”

    “哦。”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